風水:王亭之風水專欄(16-20)│王亭之

16. 香港富人不快樂

香港人重風水,連董特首都不例外。夫,董特首者,無非為中上富人耳,大富之家,當然更重風水。

可是這幾年,卻似乎沒有哪一家大富之家快快樂樂,一味出新聞,令人難受。

這證明什麼呢?證明風水師的工夫,未能令人安樂。

王亭之回想童年,老屋依「廣東玄空」布置,而先父則用學自高守中的「四川玄空」來布置自己的臥室以及王亭之的書房;不請風水師,反而安安樂樂,至少王亭之叫做能讀書,兼且安逸。

當年廣州的名風水師並不多,商二先生一派,高守中一派,總共無非五六人,而先父的好友嚴斗南乃其一焉。王亭之小時候即跟他學過「廣東玄空」。

如今香港的風水名家,多過米舖伙記,照理香港人應該家家富裕安逸才是,事實卻殊不然,富人既破財,又惹災,此究意為何耶?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12月27日)

 

17. 玄空的秘密

玄空的秘密,一向保存在中州派手上,一代一師傳一徒。然而在明末清初之際,忽然出了一位蔣大鴻,著書立說,廣宏玄空。並為此跟當時流行的「三合」派展開筆戰。此筆戰延綿百多年,至嘉慶、道光之際,無錫出了一個章仲山,遙接蔣大鴻衣缽,然後玄空派才定於一尊,從此人人玄空,而玄空的流派便一路增多,多到有如牛毛。

蔣氏章氏二人,雖說是廣宏玄空,但卻不肯將訣法說出,因為不敢洩露天機云云。所以看他們的書,除非得訣,否則神仙都難懂。但若得訣,一看即明其說。

這樣做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十分容易分辨玄空的真偽。凡偽者,不但解不通古籍,亦解不通蔣章二氏的書,夾硬解,那就是穿鑿附會。真者,依訣即可解,無一句不解得自自然然。王亭之曾以訣授門人四十人,加上樨樨,是四十一個。是故冒認為王亭之徒弟的人,一定無法應用真訣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12月29日)

 

18. 「大玄空」無益世道

王亭之計算大玄空,有「末日大難」之感。坦白說,今年飛星其實尚未大壞,只壞在東南亞而已,可是竟然波及全世界,連圖麟都亦受影響,此即今日社會結構不同古代之故。古代的祖師算「大玄空」,可以孤立一地一地來算,如今則要顧及整體,那就高難度許多,其難,非外人所能想像。

最可憐的應該是地產業,一入八運,即是再過五年,就有如七運時的珠寶業,二十年內慢慢消沉,只剩下個別有辦法的人在支持整體行業。不過珠寶業消沉,影響還不大,港台兩地的地產一旦走下坡,那就十分之影響經濟。相信那時加拿大的華人社會亦必受影響也。

所以王亭之近日頗為心情不安,不是為明年,而是為了幾年之後。

最要命的是,人只喜歡聽好話,如果說他居住的城市地運不佳,立即就反感,讚其好運,事後不準亦一樣開心,此即忠言逆耳也。所以算大玄空,愈來愈對公眾無益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12月30日)

 

19. 「王亭之師妹」往事

一直以來,都有「王亭之徒弟」在行走江湖。澳洲有過一個,羅省有過一個,據說紐約亦有一個,不過此人如今已轉口風,「聽過佢講,不過冇教」。

至於三藩巿,「王亭之徒弟」之興起,乃兩年間的事,此人居然上電台傳咒,加上風水,自稱為「王亭之大弟子」。雖非在電台上公開聲稱,可是他的客仔卻可以證明。

王亭之雖一再聲言,無任何弟子行走江湖,只可惜這訊息未必人人皆知,兼且人多健忘,是故「王亭之弟子」仍不絕出現。

十幾年前,有過一個「王亭之師妹」在香港搵食,後來其人際遇甚慘,乃來向王亭之求救,且流淚懺悔,自悔害人不淺。當時是由張立帶此人來見,王亭之感其誠,指點過她今後的行止,如今連張立都已經離開報界,人事變遷,「師妹」已不知下落。

何以不斷有人冒名,王亭之甚為奇怪,寫封信給《明報》就可知真相的事,他們都不幹,無可奈何也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8年1月3日)

 

20. 並非瘟疫提前到

依大玄空,今年許多地方有瘟疫。港、台皆然。然則香港的「禽流感」何以提前出現,王亭之百思不得其解,反覆推算,終難明其所以,以致通宵達旦。

樨樨卻提王亭之曰:「如果照從前的科學,可能直至今時今日還未知道有傳染病。如是拖到今年開春,疾病傳遍四處,那時才知道有瘟疫。所以並不是大玄空的法則有誤,亦不是瘟疫提前到來,只是人類科學昌明,提前知道瘟疫,於瘟疫未成災前就將之發現。」

樨樨這番說話,王亭之認為甚有理由。若如是,王亭之就放心矣。否則今年港台兩地如果有更大的病災,是非王亭之所願見也。

不過,台灣似乎應仍須小心,依大玄空,農曆八月,即交「白露」以後,為病星發作之期,會不會在八月前即被發現,屆時可以觀察。然而於交秋後注意健康與營養,即使王亭之推算有誤,亦不致害人也。

比較上圖麟都可算福地,瘟疫之星不到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8年1月6日)

 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