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典籍:《天玉經》註釋(21-25)│王亭之

廿一、五行若然翻值向,百年子孫旺,

陰陽配合亦同論,富貴此中尋。

此四句,皆指向言。蔣注謂此節亦上二句言山上龍神,下二句言水裡龍神,殊謬。章解較當。翻即翻天倒地之翻,翻值向即水裡龍神到向。若蔣注以為山上龍神翻值向,即為山裡下水,焉能使百年子孫旺哉。第三句,言水裡排龍,能得三星五吉,亦與翻值向同論也。

 

廿二、東西父母三般卦,算值千金價,

二十四路出高官,緋紫入長安,

父母不是未為好,無官只豪富。

溫解略說三般卦,未能道其原委。東西即顛倒,章解是也。父母即陰陽,章解非也。三般卦,溫解以三般卦為即二十四卦爻之父母子息,分為天地人三元之三卦,各得其八爻也。數之三般者,即洛書一四七,二五八,三六九之九氣,分為天地人三元之三般也。其解界限不清,溫氏言天地人三元之三卦,尤誤。天地人無三元,更無三卦之可言,只有天元龍,地元龍,人元龍之說,其所分天地人三元,實不合理,沿用已久,只好仍之。

至於父母三般卦,一四七,二五八,三六九,經四位父母,其說是也。然此節天地,一事也,父母,二事也,三般卦,三事也。是言三般卦,非言父母三般也。而溫解未能分清,亦誤也。何以故,因第三句言二十四路出高官,則非隔四路起父母,鑿鑿可證者也。此言三般卦者,在一運為一二三,在二運二三四,在三運為三四五,在四運為四五六,在五運為五六七,在六運為六七八,在七運為七八九,在八運為八九一,在九運為九一二,與一四七,二五八,三六九之父母三般卦,不相涉也。

父母是指天元龍。若天元龍,而人元地元駁雜,未能一卦純清,故曰未為好。此種地不能富貴雙全,或有富而無貴,或有貴而無富,故曰無官只豪富,反言之,即有官而亦貧乏也。

談按﹕昔日師傳此句,斷句曰﹕「東西、父母、三般卦」,正合沈氏。沈氏能穎悟及此,真堪稱宗師。

依本門傳授,沈氏說亦可補正──東西乃指地元龍,人元龍而言,父母則指天元龍,必須水上安星生旺,或雖不生旺而合三般卦雙全,故曰「千金價」。若僅得天元龍好,則多為對沖水,或射脅水,是則富而不貴。然今人重富,亦不拘也。沈言有官亦貧,非是。

 

廿三、父母排來看左右,向首分休咎,

雙山雙向水零神,富貴永無貧,

若遇正神須敗絕,五行當分別,

隔向一神仲子當,千萬細推詳。

如一卦三山,以坎卦論,坎中壬子癸,子為父母,壬癸即左右。《都天寶照經》云﹕「子字出脈子字尋」,言龍氣不可駁雜也。若穴已尋獲,則其地必為午向,以午字挨排,如令星到向首,其地必吉,無有休咎。

雙山雙向者,如現在二運,用丑山未向,為到山到向之局,而向上有水,又為零神,其地無休咎矣。倘坐山之後,又有大山,向水之前,又有明水,局勢寬大,故以雙山雙向形容之。言到山者不止一山,到向者不止一水也,則其地之富貴可卜。

此種地向上遇正神,如上文所謂龍中交戰水中裝,便是正龍傷,故曰敗絕。因正神用於山上,非用於向首也。敗絕之禍,應在隔向一神,曰仲子,言房分不齊也。此節蔣注章溫二解非是。

所謂雙山雙向者,係指水外更有水,山上更有山,屈折重疊,言形局之美。世俗以雙山雙向作兼向論,以向兼左兼右,為一向得兩向之用,即謂之雙向,失之甚矣。豈知兼向用替卦,仍歸于一,不當誤為雙山雙向也。若淺人誤以兼向解雙山雙向,而又欲水得零神者,則排盡替卦,實無有也。此不能好學深思,探頤索原,故作稱心之談,若將每運每山向之替卦,一一挨排,則其誤自明矣。考其致誤之因,由於蔣注云﹕「若雙山雙向,卦氣錯雜」﹔章解云﹕「界乎半陰半陽之間」﹔溫云﹔「左右指兼向」而言。諸說皆含混其辭,讀者不察,乃成大謬,故今三致意焉。

談按﹕此節「雙山雙向」,乃指排龍圖一宮二神而言。如「子癸」,龍可子兼癸,亦可癸兼子,但又可子兼隔宮之壬,癸兼隔宮之丑,都是雙山。

凡來龍兼線者,水口亦必兼線,定宅穴之向亦必兼線,然後始合自然形勢,否則宅穴歪斜矣,故曰雙向。

若雙山雙向之宅穴,必須零神在向,則為富貴之局。若正神在向,便主敗絕。然或有五行可以解正神之凶,則不在敗絕之例。

「隔向一神仲子當」,乃言「公位」,略示一例以概其餘,故下節即言「若行公位看順逆」。──隔向一神者,其實乃向首隔璧。如午向,則丁為「隔向一神」。

沈氏言﹕「若淺人誤以兼向解雙山雙向,又欲水得零神者,則排盡替卦,實無有也。」誤。沈氏蓋未知陽兼陽,陰兼陰在卦內則不替之理。故子兼癸,癸兼子,皆可得雙山雙向而零神又在向之局。如《沈氏玄空學》卷三,「陰宅秘斷」,上虞鯉魚山錢氏祖墓,為辛乙兼酉卯,星盤亦不用替﹔然嵇中堂祖墓,為子午兼壬丙,卻用替星,即是明證,沈氏不明章仲山起星盤法,乃誤為逢兼必替,故有「實無有也」之言,非是。

 

廿四、若行公位看順逆,接得方奇特,

公位若來見逆龍,男女失其蹤。

此順逆兩字,與順排逆排之順逆不同。蔣注,生氣為順,死氣為逆,指山星言。若水裡排龍,則又以生氣為逆,死氣為順。所謂水用逆,山用順,與此節意相同。

溫解云,此公位,即上文所云之公位,孟仲季也。卦有乾領三男,坤領三女,一卦之中,亦有孟仲季之分﹔數亦有一卦中之三爻,為一四七,二五八,三六九之分,一元三吉,亦可云孟仲季。總要從玄空流行之中,山上水裡,排到有權有力之處,得生旺為奇特。若得衰死之氣,即為逆龍,丁財兩衰,則男女失其蹤矣,此說允當。然其用法,溫氏亦未揭明。

是以卦言,則乾坤震巽為長房,坎離為次房,艮兌為三房,四房視長房,五房視二房,六房視三房,餘類推。以數言一四七為長房,二五八為二房,三六九為三房。

若二運見一字,即為逆龍,若三四字,即為接得。惟公位之說,實不足拘,余見一墳,以公位挨排,戊子年長房四房七月當孕,明年當添丁。豈知明年次三兩房添丁,長四兩房,杳無所間,余深訝其非,其父云,長四兩兒,赴秋闈,其妻如何能受孕,次三兩房,正回家收租,其妻故受孕。於是悟得到山到向之地,未入囚者,無公位之可言。

至逆龍二字,以山順不可見逆,逆則為逆龍。其穴前後左右,形勢凶頑者,亦逆龍也,雖得生氣,亦不能發。

談按﹕沈註「公位」,甚是。真揭玄空之秘也。

 

廿五、更看父母下三吉,三般卦第一。

三般卦即三吉,即二運排得二三四是也,說已見前,與父母三般卦異。此云更看父母是一意義,下三吉又一意義,非父母三般卦明矣,章解誤。三般卦指上文接得而言。

談按:沈註是。父母即天元龍,已見前說﹔何以以天元龍為吉,蓋天元可接地人二元龍之水,若人元龍,則易接他卦之水,出卦則不純矣。

明清兩代,百姓不得蓋子午向房舍,賜宅則屬例外,正是重天元龍之意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