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典籍:《天玉經》註釋(41-45)│王亭之

《內傳下》

 

四一、乾山乾向水朝乾,乾峰出狀元,

卯山卯向卯源水,驟富石崇比,

午山午向午來堂,大將值邊疆,

坤山坤向水坤流,富貴永無休。

此言到山到向之局,而向上又有水。龍,向,水三者皆得生旺。章解云,然非坐水之說,其訣可以一語破者,向上水上之星,即山上之星也,其說允。乾卯午坤,指四正卦天元言,然須到山到向水得零神。四孟之地元,四仲之人元,亦可類推。乾山乾向,卯山卯向,坤山坤向,皆可挨排得之。惟午山午向,則無其局,於是可知乾卯午坤,係一代名詞爾。只要旺星到山,旺星到向,向上又有水,是謂乾山乾向水朝乾是也。

乾山乾向水朝乾,以零神論,六運之乾山巽向是也。卯山卯向卯源水,七運之酉山卯向是也。用替卦,三運之子山午向兼壬丙,或兼癸丁,亦是卯山卯向卯源水。因離上天盤為七,七為三之零神也,餘類推。

談按﹕「乾山乾向水朝乾」云云,即一卦純清。純清即章氏屢言之「三般卦」,亦即所謂三吉,再詳言之,即「三陽六秀」。

得三陽六秀已吉,若水流形勢,雖曲折而不出卦,則更吉,「代代著緋衣」是也﹔然若向上更為零堂,便是大地。章氏所謂「一語破之」者,即指此種大地而言。

 

四二、辨得陰陽兩路行,五星要分明,

泥鰍浪裡跳龍門,渤海便翻身。

陰陽兩路行,五星要分明,此種字句,與上意複。兩路行,即山一片,向一片是也。不分明五星,焉能知陰逆陽順。泥鰍至賤之物,萬不能跳龍門。鰍至賤之物也,龍至貴之物也。鰍如龍,至賤而至極貴者也,如勾搭小地,倘到山到向,向上有水,與至貴之龍相同。苟大地,而山向遇上山下水,雖龍亦只可作鰍論也,如何能渤海反身。

 

四三、依得四神為第一,宮職無休息,

穴中八卦要知情,穴內卦裝清。

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。然不能勉強,欲富者不必能貴,欲貴者不必能富。欲富與貴,視挨排所得星辰何如。四神即向二神,水二神,如遇一四同宮,則功名可卜﹔土制水復生金,則田莊日隆,不容絲毫假借者也。若穴內得一四同宮,則主功名﹔若一二與六同宮,則發田莊。能裝清一卦,自然有根據矣。

談按﹕前節「辨得陰陽兩路行」,只言後天安星,本節「依得四神為第一」云云,則言排龍。故蔣註曰﹕「穴上八卦要知情,又從穴上逆推到來龍,以補四神之不及。」又云﹕「穴上是龍,穴內是向也」,已點破秘密。

沈註仍只論後天,故論四神是。將「穴上」改為「穴中」,則不是矣。

 

四四、要求富貴三般卦,出卦家貧乏,

寅申巳亥水來長,五行向中藏,

辰戌丑未叩金龍,動得永不窮,

若還借庫富後貧,自庫樂長春。

此節蔣注章解完全錯誤。溫解有可采語,然亦未能義嚴辭正。三般卦注已見前,可不贅,如一運立向,排水處有一二三之三般卦,有水渟蓄,則富貴可期,故曰要求富貴三般卦也,若出三般卦之外,則水無用,故曰出卦家貧乏也。倘立天元龍之向,而三般卦之水,在寅申巳亥人元中,或辰戌丑未地元中,即嫌差錯。世俗以寅申巳亥為四長生水,辰戌丑未為四庫水,皆誤也。借庫指城門言,自庫指向上有水,或排水與運星合三般卦內者,均謂之庫,並非以辰戌丑未四墓庫為庫也。

談按﹕借庫指城門﹔自庫指向上有水,沈說是。

本節乃承上文而言,「穴上八卦要知情」,是排龍吉﹔「穴內卦裝清」,是向水吉﹔「要求富貴三般卦」,是向水不出卦則吉。

 

四五、大都星起何方是,五行長生旺,

大旆相對起高岡,職位在學堂,

捍門官國華表起,山水亦同例,

水秀峰奇出大官,四位一般看。

四位者,即四神也。此言排水排山,前後左右之形局,處處須與理氣相合是也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