讖書預言:王亭之談預言│王亭之

鄧大人壽元

由於傳說鄧小平病重,因此王亭之客寓的電話甚忙,人均關心鄧大人的壽算也。有人且將其出生年月日資料,電傳來夷,囑王亭之一評其休咎云云。

電傳來的資料,並不準確,雖然有人據此資料推算「神數」,推得頭頭是道,但王亭之卻可以肯定其非真。 :

王亭之得到鄧大人的正確出生資料,蓋乃由於生平喜燒冷灶之故。有一個紅衛兵頭目,來到香港,入新聞界,頗受人冷遇,王亭之不忿世人多白眼,乃稍予助力,其人頗為惑激,時不時到王公館問候,因緣即種於此。

忽一日,其人來王公館,神神秘秘,出一生辰資料囑王亭之推算,云系受衙內之托,王亭之將其命盤起出,曰:「請衙內放心,此番既上,不會再落矣。」其人又問壽元,王亭之曰:「八十六歲,奴僕宮甚劣。」其人怪曰:「壽元關奴僕何事耶?」王亭之乃微笑不言。
後來王亭之曾將此盤,用來授徒,但囑不可泄漏。奴僕宮關乎壽元,道理其實甚為簡單,其八十六歲奴僕宮的星,恰為大運事業宮的星,遇煞忌會合,恰巧相同,如是而已,其實並無神秘。大人物的壽算,當然跟其事業有關,若不然,便不叫「公門之內好修行」矣。

有一日,有一左派新聞界上王亭之治事之所,見到王亭之正看鄧大人命盤,亦叩詢一二,王亭之告訴他,照計應該有糖尿,而且發展至排泄器官即那一抽「扶翅」有事,且目前應已不妥,其人曰:「未聞有事。」這位仁兄如今應該記得王亭之當日之言,如今未嘗不可作
為追查消息的根據也。

關於鄧大人壽元,王亭之只能說到這裹。然修德行仁,加上人參與「氣功」,則能見到「九七」香港特區成立亦不為奇。

 

七運不利中國

玄空七運,每多突如其來的變化,觀察世局,不可不信。

王亭之因此檢翻歷史,由唐代翻起,安史之亂的肇因、樑武帝為候景所弒、朱溫被弒、以迄崇禎縊死煤山,這些事件,都發生於七運之中;因不禁怵然而驚。

歐洲在七運亦風暴頻起,整個東歐卷起民主浪潮,其勢不可御,連老大哥蘇聯內部亦發生獨立運動,黑官戈仔為之頭痛不堪,是否會因之受保守派排擠,未敢必也。

這種變化,當然是好事。七運為兌卦,漢墓出土《帛書周易》則作「奪卦」,兌為決折之象,「奪」的涵義亦很貼切,去舊更新,世運如漸焉。

只是中國大陸的變化,卻變得很慘。流血之後要碰到打退堂豉,不「秋後算賬」卻於「冬後年結」,真的可謂自造亂局。徵諸歷史,七運其不利於中國耶?

王亭之近日有幸跟千家駒教授一晤,談及國是,他對「民陣」很悲觀,可是卻認為經濟可以逼現政權發生變化,始終要走市場經濟的路。他是經濟學家,其言如是,王亭之卻未敢苟同,因為如今大陸許多人已經感覺疲倦,中共收緊,他們一樣肯捱,捱到將近斷氣,只須放鬆少少,可以吸到空氣,立即就覺得走運,已經談不到什麼理想矣。

北京大學生的革新傳統,其實相當孤立,若不孤立,全民奮起,根本就不是目前這種局面。職是之故,王亭之行情看淡,並不認為經濟困難會逼中共改變政策也。至於香港,於七運面臨巨變,變好變壞,自己根本不能掌握,唯有希望大陸政治開明。然而於此,七運,其可得耶!

七運期間無好事王亭之還想用術數來印証一下世局。

由一九八四年起,依玄空風水的說法?是年入七運。大運則為三碧。如果翻查歷史,逢七運,中國照例多事。

對上一個七運,為一八○四年至一八二三年,即嘉慶至道光初年,期間有白蓮教作亂,甚至打入皇宮;英人鴉片大舉輸入。

再上一個七運,為一六二四年至一六四三年,乃明天啟、崇禎朝代,其時流寇大起,清皇太極即帝位,以迄明亡。

更上一個七運,為一四四四年至一四六三年,明英宗親征瓦刺,被虜,於謙立景宗;英宗還朝後五年,重登帝位,改元天順,廢景宗,殺於謙。

又上一個七運,為一二六四年至一二八三年,此為南宋末年,由賈似道當政起,以迄覆亡。

還數上去,則為一○八四年至二○三年,這算是最太平的一個七運,期間只有罷王安石新法,司馬光拜相;後來章為相,再行新法,以及立「元佑黨人碑」的新舊黨爭。不過期內卻有神宗、哲宗兩個,皇帝逝世。

再數則為九○四年至九二三年,期間朱全忠廢唐帝、立大樑;以及王友殺朱全忠,自立。僅一年,友被誅。以迄李存勖稱帝。

更數上去為七二四至七四三年,為唐開元天寶時代,表面太平盛世,然而卻坐大了一個安祿山。蓋大運為五黃,可以延遲七赤之兇燄也。

還數上去,為五四四年至五六三年,期間粱武帝失國,侯景陷台城。,總而言之,數來數去,七運期間沒有一,件好事。讀者不妨觀察至二○○三年,看今後有何大事發生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