讖書預言:王亭之談《西藏古老預言》│王亭之

西藏古老預言

大抵各個民族都有他自己的預言,西藏亦不例外。

王亭之數月前曾跟一白教喇嘛談及,喇嘛即告訴王亭之一預言的故事──

據西藏一本古老的預言書,謂西藏於「陽鐵虎年」起有災難,除非是在拉薩的四方建四座塔,請紅教法王開光,修除障法,然後才可以禳解。

此預言書在達賴喇嘛手上,只可惜當時黃教喇嘛雖知此預言,卻認為請紅教喇嘛是丟自己的臉,因此不肯建塔。

及至西元一九四九年,即「陰土牛年」,離「陽鐵虎年」只有一年,而且中共已有揮軍入藏的準備,那些主持權柄的黃教大喇嘛,才匆匆建成一塔,請紅教法王敦珠寧波車開光及除障,因此如今西藏有四分一人口始能逃離西藏云云。

這個故事,其實王亭之已知。然而王亭之卻不知預言的下半截。

據說預言云,如果災難不能避免,則延至「陽火鼠年」才能停止。「陽火鼠年」者,即是「丙子」,時為西元一九九六年。

於是王亭之便想起舊鈔本《推背圖》的一首讖詩,此時今坊本亦有,只不過有數字改動。詩云:「赤鼠時同運不同,中原好景不為功,西方又見南軍至,剛到金蛇運已終」。

「赤鼠」亦即是「丙子」,丙為火,赤色,子的生肖屬鼠。

漢藏兩族的古代預言,同時提到這個年份,則是年蓋必屬值得注意的一年無疑。到底發生何事,屆時或可打破這個「赤鼠」悶葫蘆。

其言「時同運不同」者,或者參考上一個丙子的世事,其年乃西元一九三六年,即民國廿五年,老讀者或可於此得到靈感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