讖書預言:王亭之談《萬年歌》│王亭之

《萬年歌》作偽

傳為姜子牙所撰的《萬年歷理數歌》今坊本稱為《呂望萬年歌》者,此歌最堪作為後世刪改的典型。

此歌用七言詩的體栽,作偽的痕跡本已很明顯,在周代,那裹有道種詩體耶?──不過寡歡拗頸的人,卻可以說,呂望預知後世有這種詩體,一如邵康節預知後世有人抽姻,在其「秘本皇極經世」已提到抽姻這回事,那王亭之便無話可說。

這首歌,明代以前的事,靈驗十足,如云「而今天下一歸周,禮樂文章八百秋,串無中直傳天下,卻是春禾換日頭」,秦始皇乃呂不韋的私生子,故云「串無中直」(即呂字);又如「天命由來不自由,三十年間不能守,卯坐金頭帶直刀,削平天下水羊首」,第三句拆「劉」字,劉邦於乙未年尊「漢王」號,作偽者誤為癸未年故云「水羊」耳。

作偽的人還要做張做致,於預言王莽篡漢,光武中興之後特意說:「此驗過事,後來察理辨情」,將注擇算是東漢人所作。

於是注「四百年來更世界,日上一曲懷毒害,一支流落去西川,三分社稷傳兩代」一詩,便曰:「日上一曲曹字也,漢後有曹氏承立天下,又有劉氏為西川主,三分天下矣。」靈過鬼也矣哉!

說到明末,則云「十八孩兒跳出來,胡天又在魏蘇團」,注云「朱氏天下必李氏橫亂,有一胡人得主中華」,亦居然預測準確。

可是接下來說,「相繼春秋二百年,五湖云擾又風顛,人丁口取江南地,京國重新又一遷。』注云「必何氏出爭江南地」,那便可謂離譜。有人夾硬說指何應欽,穿鑿到極。 ,

前事靈驗,忽然不靈,是知此詩必清人偽作無疑。以此為例,其余的讖書亦可據此例推,實在無謂因此死腦細胞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