讖書預言:王亭之談《燒餅歌》│王亭之

關於《燒餅歌》

有署名「一讀者」者,函王亭之,問何以不談《燒餅歌》?好啦,談就談罷。不過談起來一定給人罵,因為王亭之認定,目前的「坊本」,絕非真本,蓋乃清人集明代讖文而成。這說法,一定有人反對,蓋這些人若有「秘本」,他的「秘本」就必天下第一,若無時,卻不許別人見到古鈔舊版,便說流行本最為真確,即是說,凡他擁有的版本,必真無疑。

王亭之說坊本不真,當然有根據,台灣中央圖書館藏有一本《鐵冠道人缺餅歌》若跟今之坊本《燒餅歌》比較便知前者即是祖本無疑。

《缺餅歌》開頭道:「半似日兮半似月,初被天狗咬一缺」,那是《燒餅歌》之「半似日兮半似月,曾被金龍咬一缺」。

《缺餅歌》的撰人鐵冠道人,在明代赫赫有名,姓張名中,撫州人,審遇異人授以太極數學,嘗後事往往奇中,因嘗戴鐵冠,故名,宋濂曾為之傳。後來撰《大明英烈傳》的人,別撰二鐵冠道人,共實非也。

然而中央圖書館又有一篇,署劉伯溫撰《東明歷》則謂明太祖一日召王長孫賜果,劉伯溫侍側,明太祖因而便跟他談起子孫的命運,以及王統的興替,因命其表呈以上。伯溫進表,取月明東升之意,故日《東明歷》焉。

坊本《燒餅歌》主要即是據此兩本,採摘其中一些詞句,加上已知的往事,又加上當時的謠讖,拉雜編成。

《燒餅歌》有一節云「黃牛山下有一洞,可投十萬八千眾」,即脫胎於《缺餅歌》之「黃陽山後有一洞,可救十萬八千眾」。舉此一例,即可知其余。王亭之不談《燒餅歌》,即因病其蕪雜耳,其價值實不高也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