讖書預言:王亭之談《光緒三十年乩文》│王亭之

光緒三十年乩文

讀者鄧羅潤珠女士寄來一函,提及多年前王亭之發表於他報的一段乩文,因亦不妨一談。並非有意惑亂人心,只是就事論事。

此乩文乃清光緒三十年正月初七日,降乩於北京高靜涵家。民國初年,此乩文即甚為哄動一時,因預言光緒之死,以及清廷滅亡,皆談言微中也。

其言光緒之死,曰:「二龍歸泥土塑彌猴」。光緒死於三十四年戊申,戊屬土,申屬猴,故曰「泥土塑彌猴」。

接云「三歲孩童三歲福,月中無主水東流」,此即指宣統,下句即為「清」字。

甚至連「孫文」的名字都提到,其言曰:「君作祖,質彬彬」,前句扣「孫」字,後句扣「文」字。

亦提到袁世凱,曰:「吉士懷柔,三十年變,豈凡人哉,曇花一現」(三十年為一世)。

乩文的特色,是和人名時兼及世事,此即為一例,用「變」字,可圈可點。

說及民國的事,提孫文,提袁世凱,十分合理。坊本《推背圖》卻不提此二人,編偏用整幅圖象去說黎元洪,實令人心有未安也。

降此乩文者,或乃道家的地仙、人仙之流,故其前知乃如是了了。據道家言,地仙人仙能知一百年世事,實不可謂為無稽也。

因此,乩文又居然提到「朱毛」二人。其言曰「二七交加,一牛雙尾」,前者為「毛」字,後者即「朱」字。

甚至還提到「文革」。乩文曰:「紅霞蔚,白云蒸,落花流水兩無情,四海水中皆赤色:白骨如丘滿岡陵,相將玉免潮東升」。「落花流水」扣「江」字;「兩無情」扣「青」字,盍無清即無心,「情」字無心即是「青」。

「四人幫」倒台於一九七五年歲次乙卯,故末句云云。

乩文於預言江青倒台之後,續曰─

「棺蓋定,功罪分,茫茫宇海見承平。百年大事渾如夢,南朝金粉太平春,萬裡河山處處青」。

乩交前半,謂毛澤東蓋棺定論,由「神」變為人,有功亦有罪。「見承平」句,末知是否扣鄧小平之「平」字。

至「百年大事」云云,實調承平不久,用「南朝金粉」來形容「經改」的局面,亦相當得之體,然而王亭之當日於他報撰文,介紹此乩詩時,將鄧小平看得過好,因此逐破「萬裡河山處處青」一句瞞過。

最後一段乩文,應即與日後世局有關──

「世宇三分,有聖八世,玄黃其冠,龍章其服,天地清明,處理萬物,四海謳歌,蔭受其福。」

中共目前的領導層未必穩定,且癒看癒似釀成分裂的局面,是則「世宇三分」,實在並非沒有可能。因此我們只能期待有聖人世」。──諸葛武侯乩詩之所謂「田間再出華盛頓」,「華盛頓」即「聖人」也矣。

讀者會發現,乩詩預言世事,與當時隔得癒近的世事」,癒說得詳盡,隔得稍遠,那便含糊,此實理所當然的事,因靈能亦有極限也,修道修密的人冥想觀察,只見得一幅幅畫面,有時前後次序甚至略為顛倒,亦是近事較詳,遠事即覺模糊,宜乎於江青之後,即癒說癒有交差之感,蓋由光緒三十年說到一九七五,已說了七十年世事,乩詩涵蓋一百年,後三十年難免就欠理想。未提及此次「民運」,令人覺得遺憾。

然而「南朝金粉」兩句,或令人對萬裡引起憧憬此亦未必不然,端的是──欲知後事如何,講看下回分解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