讖書預言:王亭之談《諸葛武侯乩詩》│王亭之

諸葛武侯乩詩

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。

 

五十五年前舊乩文

四十年前,如果有人說中共會鎮壓學生運動,會逮捕民主人士,沒有人會相信。那時候,中共正發起學生運動,反對國民黨,而且聲援被捕的民主人士,如以沈鈞儒為首的「六君子」。

四十年前,如果有人說中共會提倡怪力亂神,亦一定沒有人相信。那時候,有個楊妹自稱可以辟谷,《華商報》就譏為國之將亡的妖孽。至於在「紅區」鬥神巫之事,更見之於報告文學矣,最著名的一篇,是《小二黑結婚》作者趙樹理因之紅極一時。

可是,只不過四十年,好好一門練氣強身的氣功,竟然受到中共提倡,走江湖到處炫耀,而且標奇立異,極怪力亂神之能事。

其時北京尚未有學運,王亭之在販文認可區即憂之日:按諸歷史,大凡世亂,必有兩事,一是怪力亂神,一是學生運動。豈料話口未完,學運便立即發生,而中共竟出動軍隊,企圖鎮壓。由搞學運變成鎮壓學運,亦不過是前後四十年間事耳。

王亭之遊溫哥華,見佛教前輩馮公夏居士,談及北京學運,馮公嘆日:「學生只是要求對話耳,有乜難。」話題提起,便談及民國廿二年的一次扶乩。

這次扶乩的乩文,王亭之曾在他報販文認可區談及,其時亦當世亂,故怪力亂神實不足為奇。馮公言,那次扶乩他亦在場,且對乩文印象深刻,以其奇準也。

這段乩文,不但能預言第二次世界大戰各參戰國,且能預言日本投降,國民黨撤出大陸,中共立國,如今一一覆按,可謂若全符節。

如今因北京學運,導致中共政變,王亭之便想將乩文再提出一談,因為乩文後半段,分明即指今日的世局,不妨提出分析,以侯高明指正。

這次扶乩分兩日,即民國廿二年十二月十二及十三日。第一日乩文曾發表於十五日的《工商日報》有讀者曾查富報,向王亭之証實。降乩者則署「諸葛孔明下降」六字。

乩文第一段,預言大戰必然爆發──

「天數茫茫不可知,鸞台暫說泉生知。世界幹戈終爆發,鼠尾牛頭發現時(按,指一九三六歲次丙子,一九三七歲次丁醜);此次戰禍非小可,鳶飛魚躍也愁眉。天下生靈西復東,可憐遍地是哀鴻(按,此指東西半球皆有戰事);填溝壑無人拾,血染山川滿地紅。」
於一九三三年即能預言世界大戰,且能預言日寇侵華年份,此絕非靠估可致。

乩文第二段,預言各參戰國──

「天下重武不重文,那怪鑲球亂紛紛。人我太陽爭北土(指俄日兩國參戰),美人東渡海波生(指美國參戰,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發生);十四一心人發奮(『十四一心人』指德國),水去西方巷戰爭(『水去』指法國。德國攻法,歐戰啟端),普有出頭寧坐視(指普魯士,即意大利),中央生草不堪耘(『央生草』指英國)。」

這段乩文且能道出大戰初期各國勝負,洵屬難得。至乩文第三段,則專及中國情況矣言國共之爭,亦甚準確──

「切齒仇喜今始復,堅固金城一旦傾(按金城疑指金陵,即南京),除非攜乎馬先生(應是指當日調停國共和談之馬歇爾),馬騰四海似蘇秦,遊說辯才世罕見,掉他六寸舌風生。得與聯軍說事因,東人首肯易調停。青天白日由西落(國民黨失敗),五色旗幟向東生。二蔣相爭一蔣傷,兩陳相遇一陳亡,東土不如西土樂,五羊風雨見悲傷。水巷依然是樂邦(『水巷』指香港),諸生不用走忙忙。錢財散盡猶小事,性命安全謝上蒼。今宵說盡言和語,留待明朝話短長。」

第二日的乩文,劈頭即曰:「紅日落完白日落,五星燦爛文明國」,可謂奇準,紅日指日本,白日指國民黨。至於「五星」云云,恐怕中共當日亦不知將來會有五星旗。

然而這首乩文,卻有故意倒置之處,不似第一日的乩文井然有序,此蓋天機不可盡泄之意耶。因此王亭之亦只能散抄一些重要的句子,並約加按語。

「強反弱兮弱反強,金陵王氣黯然盡。」這自然是指國共的消長興衰。然後乩文便提到江青矣

「佳人絕色自西來,弄權竊國氣驕溢。狐兔成霆功狗烹,倒亂君臣誰與匹。太陰沈去霧云散,萬國低頭拜彌勒。」

「彌勒」似指鄧小平,不但形似,而且四川盛行紅燈教,而奉彌勒佛。下云──

「治亂循環有定時,根樹生枝唯四七」。

後一句不甚可解,唯前一句,則顯然未寸以鄧小平時代為「治世」也。

乩文又云:「木子楊花真武興,小小天罡何足論」。

到如今,王亭之以為是指李鵬與楊尚昆矣。老鄧在上,他們當然只是「小小天罡」。至「真武」云云:蓋指北方水神,王震,薄一波的名字非雨即水,蓋亦「天罡」之一耶。
其後云「此時國趾一齊消,物歸原主非其事。」這兩句自然是指香港。

乩文有一段大堪注意──

「稱雄東土日已終,四海升平多告兆。異術殺人不用刀,偃武修文日月高。三教聖人同續世,妖魔鬼怪豈能逃。」

「日」是不是指趙紫陽呢?至於「四海升平」云云,乃乩文故弄玄虛耳。如言中共立國,乩文云「兩重火土甚光明,士農工商皆有作」,後句,指統一戰線的「四大階級」,然而卻未見工甚光明也。

若「木子楊花真武興」,以及「稱雄東土日已終」兩句,王亭之沒有解錯,則趙紫陽下台,李鵬楊尚昆得勢,似乎已成定局,學運想亦必黯然消散,在鎮壓下悲劇收場。

然而,人心向背實亦可知,故乩文接著說──

「老人星出現南方,紀念化為公正堂」。

「老人星現」本屬壽徽,可是聯兩句來看,卻大似指一場「國喪」。由「紀念」而化為「公正」,於是中國多事矣。

乩文云:「西南獨立曇花現,飛虎潛龍勢莫當。」

「西南」是什麼人的地盤,各位一定知道。當由「紀念」化為「公正」之時,即是人民再一次起來表態,由是導至「西南獨立」,現在猜想起來,莫謂不可能也。

可是西南的獨立,卻只曇花一現,因為「飛虎潛龍勢莫當」也。至於飛虎潛龍」究何所指,恐怕便要屆時才能揭盅矣。

然而「氣旺南方出豪傑,克定中原謀統一」。而且「聯軍東指成一氣,劍仙俠士有奇秘,水能克火火無功,炮火飛機何處避」,則或指將有「聯軍」來平定「西南獨立」也耶。

國勢發展至此,仍末克定。乩文接云

「可嘆草頭鏟不盡,野外春風吹又生,宮門伏劍除奸佞,白頭變作赤頭人」。

是則又有一場宮廷政變」。到什麼時候才能太平呢?乩文曰:

「田間再出華盛頓,造福人群是真命。本人原是紫微星,定國安民功德盛。執一字一定乾坤,巍巍盪盪奉堯舜。」言及「華盛頓」,甚奇。不過太平日子也不會很晚,乩文說是百年內事,則至遲亦只四十五年後耳。

(明報1990年).

根樹生枝唯四七

那首「諸葛武侯乩詩」,有兩句亦大堪玩味──「治亂循環有定時,根樹生枝唯四七」。照王亭之的意見,這兩句所指,應該是「小小天罡何足論」以後的事。 兩句乩詩,關鍵只在下句,然而卻有兩個疑問:「根樹生枝」何解?「唯四七」又是什麼意思。

王亭之不是食飯神仙,生平亦最厭穿鑿附會,更厭穿鑿之後還要強詞奪理,所以對這兩個疑問,只能提供一點私人意見。

「根樹生枝」,鄙見即是「木子」,根樹是木,生出來的枝便是木之子。這樣解未知合不合理。

至於「唯四七」,很難猜,說是四七二十八,乃最淺白的解法,然而王亭之卻不相信李鵬政權有二十八年之久。

然而解作四年七個月卻又覺得十分之牽強。

倘若用「先天數」,四為震卦,七為艮卦,將之配上下卦,成「雷山小過」卦,易以小過為飛鳥之象,時光亦只不過一瞬。

若配「後天數」,四為巽卦,七為兌卦,配成「風澤中孚」,卦象是四個陽爻,包著兩個陰爻在中間。比諸今日的中共,王亭之亦覺得很有趣。易曰:「中孚豚魚吉,利涉大川,利貞。」象曰:「澤上有風中孚,君子以議獄緩死。」二者皆可參考。

應注意此乩文乃降乩於香港,詩中每關照及港事,「豚」即是「邂」,而且「利涉大川」,其義甚明。

但若如此解時,那便象徵李鵬「武連長久」矣,點搞?

(明報1990年)

木子楊花真武興

於目前流行的許多預言中,王亭之最佩服的,乃民初以「諸葛武侯」名義降乩的乩文。

當年參加扶乩,如今尚健在的馮公夏前輩,謂此乃菩薩偶作示現,遊戲人間,王亭之信也。如若不然,豈有如是準繩之理耶。

王亭之解此乩文,注意到「木子楊花真武興,小小天罡何足論」兩句。當時解曰,此乃指李鵬楊尚昆,加上陳云及王震。因為陳王二人,名字都有「雨頭」,「真武」乃北方水神,故可如是解。

卻料不到,江澤民居然可以官拜黨總書記,其人姓名都有三點水,故消息發表之日,王亭之不禁長嘆一聲:「是真可謂氣數!」

此文撰於八月四日,於夷島晚上六時,收到一個長途電話,說鄧小平病重入院,唯尚未証實。王亭之下意識應日:「不必証索矣,此人生死如今實在已無關大局。」

鄧太上有冬瓜豆腐,固然是陳、王、楊、李四人幫得勢,即使方,只須臥病不能問事,新四人幫就絕對可以將之架空甚至,其病不重,依然坐得大梳化,食得人參,注射得胎盤素接受得氣功師傳氣,恐怕亦只有暇養病而無暇問政矣。

新四人幫掌握黨國大政,寧卜「木子楊花真武興」矣。唯一令人安心的,只是下文還有一句,「小小天罡何足論」耳。

「小小天罡」氣數不長,是則新四人幫把持黨國,大抵亦不成氣候。他們持政,恰足以造成大陸分裂。不過只要他們持政一日,生民多受一日荼炭,此則乃必然之事。觀乎王震,主張大整知識界,要殺一批、關一批、送一批去勞改,便知新四人幫的作為,真正江青之流耳。

「江山代有天罡出,各苦生民七八年」,那就已經夠羅命。

(明報1990年)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