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:王亭之風水專欄(1-5)│王亭之

1. 庭園風水

連日來王亭之後園賞花的人,絡繹不絕,許多人乘機問及風水設計,因為連種花草都關及風水,聽起來似乎很新鮮,而在江湖上行道之輩,恐怕亦只能支吾其詞,未必能找出一本古籍來做根據,且連古籍之名亦不知也。於是一聽到庭園風水,便覺得新鮮。

其實庭園風水,是形家兼玄空。形家也者,重高低開合,迴環來去,昔日江南名園,無一不經過風水名家指點。如今這門學問已經式微,蓋港台兩地都寸金尺土,還講究什麼花草庭園。社會無此需要,自然就沒人去研究,同時,胡說八道亦必不及此。

形家的學問,在於八宮八門,至於如何跟玄空配合,則另有訣法,王亭之在圖麟都遊園,唯覺「愛德華花園」合格,而許多大商場的花草布置,簡直可以說是壞風水。

如今樨樨已準備出山,王亭之鼓勵她寫一本專談庭園風水的書,若能圖文並茂,附圖表解釋,此書必可傳世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9月5日)

 

2. 螺旋梯,盤陀煞

樨樨打算回圖麟都定居後,忽然向王亭之提出一個問題:「許多住宅都犯盤陀煞,爸爸有沒有提出來談過?」

所謂「盤陀煞」,即是旋轉樓梯,轉的角度愈大,煞愈重,因為似是一個盤旋乏力,將要倒下的陀羅(廣府人稱為「定絡」)。

王亭之一向避談此煞,因為怕讀者胡亂請人去改風水。煞不動,為禍尚未必大,一動,反而必生事端。有資格去改動的人肯定不多,因為在圖麟都從來未見人提過「盤陀煞」,反而地產廣告還特意標榜「旋轉樓梯」,足見所謂名家勘定的住宅,亦不外如是。

樨樨卻不同意王亭之的意見,她認為提出這點,有可能影響新屋營建不再犯此煞。她替王亭之畫的住則藍圖,即是一個樓梯的典範,不螺旋。可是依然有氣勢,兼且上落自在。所以她說:「不公開提出,豈不是害了想蓋新屋的人?」

其說未嘗無理,有意蓋新屋的人應該請她飲茶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9月23日)

 

3. 何以會推廣「盤陀煞」?

談到螺旋樓梯,其實是古人一向禁忌的「盤陀煞」,王亭之其實有點感慨。

這種旋轉樓梯,不知是誰人提倡的傑作。香港、台灣、美國,都沒有什麼人用旋轉樓梯,唯獨圖麟都卻極喜歡用。用的原因,是避免門口對正樓梯,這其實已經值得討論。

假如生旺之星到向,大門對正樓梯,即可帶動生旺之氣,未知有何不妥。若向星衰敗,樓梯對正門口自然掉忌,但此宅本已有缺陷,豈獨關樓梯之事耶?當日力主樓梯不可對大門的人,未知可否提出古人的典籍作為證明,以開王亭之的茅塞?

好吧,就算要大門不對正樓梯,也有許多辦法,卻偏偏推廣「盤陀煞」,弄到建築商以為旋轉樓梯就是好風水,那真是積非成是,不得寧居。

不過如今開始改變樓梯形式尚為時未晚,因為南北向的屋,過三年盤陀煞才最惡,及時避免營建,尚可不傷「豪宅住戶」的元氣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9月24日)

 

4. 建築界反對螺旋梯

樨樨請客,一共五位建築師、一位建築系教授,皆主流社會知名之輩。王亭之作陪,居然還可以用英語來應酬,連樨樨都覺得奇怪。

席間談起「螺旋梯」,這回輪到王亭之覺得奇怪,原來座上客無人不反對用此設計,只是徇建築商要求,勉強設計應付。

這樣一來,事情便很明顯了。顯然是地產經紀影響建築商,然後建築商影響建築師。至於地產經紀受誰人影響,則不得而知矣。這就叫做「世間極成」,將少數人的概念,變成社會現象。

如果不是連二千多呎的屋都用螺旋梯,還不算社會現象,現在濫用至此,真的可謂氣數。倘如不急急停止此現象,恐怕華人的生活便更加難過,心情更易不安。

座上建築界,歷數「螺旋梯」的缺點,力稱其不合理,是則姑勿論風水矣,原來從建築原理來看,此實亦極劣的設計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10月16日)

 

5. 有「螺旋梯」且勿慌

樨樨向童松興透露「盤陀煞」之後,各方面反應強烈,王亭之因此須要將此問題逐步澄清,以免引起驚慌。

首先,家有「螺旋梯」的人不必吃驚,應先了解「盤陀煞」的克應。除非是凌空而起,居中矗立,而角度又大的螺旋,否則一般要住入三年之後才有克應。

此外,還有克應之期,那是發生普遍影響的年份。七運中第一次克應之期,是八九、九零、九一這三年;第二次克應之期,是一九九九至二零零三年,目前尚時間充裕得很。

所以,假如是一九九六年住入一間犯「盤陀煞」的屋,一般情下,至九八年才見大不利,目前僅可能是屋不聚丁,或三單生意中兩單皆生阻滯,諸如此類小問題而已。是故目前尚不必太心急。

不過一到公元二零零四年,交入八運,「盤陀煞」若入中宮,就會影響二十年不利,官司意外傷病叢生,此則亟須防止者矣。

(加拿大-明報1997年10月18日)

 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