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斗數與玄空》縱談斗數(21-30)│王亭之

21. 地運的影響

其實決定人的命運,除了天運外,還會受地運與人運的影響。

這種說法相當科學,天運者,乃基本命運趨勢,實與當局者的性格傾向有關。地運者,則是社會背景。人運者,即是人際關係。

算斗數只能算出天運,至於發生甚麼事件,事件如何發展,則星盤相同的人亦不一樣,蓋人運與地運有別也。

譬如說一個生在香港,一個生在大陸,即是「地運」不同;一個早婚,一個遲結婚,即是「人運」不同。

談到「地運」可以影響人的際遇,不妨舉一個實例。

王亭之替一位新移民推算過命運,他所行的「大限」,見太陽化祿與巨門同度。這是一.組徵驗訊號,主受異國人或異鄕人提拔。

對這「大限」的前幾年流年運程,王亭之很感興趣,因為其時他尙人在大陸,是則「地運」對這組星的性質,會可能有甚麼反應呢?詢之,則曰:「很對。那時我在鄕下,本地幹部對我還不怎樣,但外省來的幹部,卻對我特別關照。」

這就是「地運」影響命運的實例。因為假如其時此人在香港,對他特別關照的,就會是外國人而不是外省幹部了。

22. 一同一分鐘出生的兩條命

在宋人及明淸兩代的筆記中,可以發現許多硏究術數的資料,特別是那些同時誕生的記錄。往往同時誕生者,命運完全不一樣,持宿命論者,對此往往無可解釋。

故「宿命」之說最不可靠。人一生的實際遭遇,除了本身的動態之外,還有人事與環境的影響,所以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的人,動態則有其基本趨向,但實際遭遇則絕不雷同。

曾有一對越南籍的海外人士,托人請王亭之吃飯,只想請敎一個問題—他們是同年、同月、同日、同時,而且同一分鐘出生於同一個產房,其時恰當元旦,所以此事曾經登過報紙。

但此甲乙兩人,近十餘年的命運卻絕不相同,阿甲一早就順利移居海外,在海外亦有房產與生意,阿乙則要「投奔怒海」,間接始得居海外,拍手無塵,現在是阿甲的伙記。旣然同一分鐘出生,何以如今命運卻判若鴻泥,這問題,即甲乙二人所急欲知道者。

王亭之起出他們的命盤,推算一番,乃語之曰:「事情恐怕就發生在一九六六年矣。」

他們兩個都是背井離鄕的命,於一九六六年已交入丙午大運,命宮無正曜,遷移宮則為「天同太陰」。六六年歲次丙午,太陰與天同皆有吉化,利於在外地興創事業。可是,大運與流年的「田宅宮」卻為「廉貞破軍」在酉宮,得巳宮的兩顆祿存照會,所以亦可以買田置產。

問題在於下一步大運,原局田宅宮的太陰化祿變成化忌,冲會巨門化忌,自然主產業動搖,可是遷移宮卻為天府得祿,主守現成事業。因此甲乙二人,於六六年起,一定是一個投資海外,一個是投資本土的地產,由是後運便產生分別。

甲乙二人點頭稱是,一步棋行差行對,影響了後半生的際遇。由此例子可見,世事絕無「整定」,如果「整定」,阿乙就不會抉擇錯誤。

術數對人的最大利益,亦決不是將「整定」的事算出來,而是要估計整個命運的趨勢。假如以為萬事已經前定,有一個印版將人的際遇印出來,那未免將術數的作用看得太大了。

23. 六十年甲子重逢的相同命盤

依據「紫微斗數」安星法去排命盤,同月同日同時生的人,每六十年就可排出相同的星盤,那豈不是命運亦完全相同耶。

這個問題,凡對「斗數」生疑的人,都有同一想法。

按中州派師傳,「紫微斗數」與「玄空」風水乃同出一門,而且可能是由明代以後始分途。唯習斗數的人亦習玄空,習玄空的人亦習斗數,只不過各師各法各有輕重而已。

若明白這個道理,便知「玄空」有所謂「三|兀」,每元六十年,上中下元共一百八十年:而斗數則有天地人盤,每一元運,各有一盤為根基,因此斗數盤的義,便不是六十年而是一百八十年矣。

歷一百八十年,整個社會已經變化,人事關係亦完全變異(如人倫觀念即有不同),所以由斗數推出來的的命運傾向則一,但配合社會環境與人事,人之窮通得失便大異其趣矣。

24. 命運與風水

有人問王亭之一個問題:到底命運重要,抑或風水重要:命中註定十年大富大貴的人,會不會因風水即頓然改變命運;反之,若命定貧賤的人,又可不可以因風水而突成富貴?

事緣他聽聞有一位新聞人物出事,跟他算過斗數的人對外揚言,說他辦公室的風水不好,叫他改,他不改,難怪如此。可是此新聞人物的辦公室卻實在已經看過風水,那麼,這回出事,到底是關風水的事,抑或關命運的事?

對此問題,王亭之的體會是:人生並非宿命,往往一個契機,由於各人處事的態度不同,便會產生極不相同的變化。紫微斗數可以算出這些契機,而且亦可提供處事的參考,必須如是,術數然後對人才有益。若根本不知其人的命運已踏入關鍵性的契機,卻將責任委諸風水,則術者亦難辭其咎。

至於風水,不過是錦上添花,雪中送炭而已;可以改善人的際遇,但卻不能扭轉整個事端。所以當人處於關鍵性運程之際,千萬不可恃風水好,就對事情不深思熟慮。若風水果能扭轉吉凶禍福,則風水名家豈不代代繁昌耶。

故兩相比較,命運的基本趨勢應更加重要,絕不能謂風水可令人致禍。

25. 斗數「趨吉避凶」

紫微斗數最大的特色,是敎人學識一套星系組合的性質,然後憑其組合及流變,來推斷人的一生命運趨向。

但是,仍然有兩種力量可以左右人的實際境遇。一種是社會的力量,一種是個人的力量。所謂「趨吉避凶」,其實一點也不迷信,無非只是利用個人的力量,來適應「先天運勢」。

例如王亭之,由八零年便自動停止代理澳洲的黃金,而金業由是年起便走下坡,至今已前後卡年有餘,這即是趨避的一例。

人的際遇實在只繫於一念,冷與熱,進與退,便是禍福所倚的關鍵。「紫微斗數」本來最擅長推算這種關鍵性的命運趨勢,而且可以斬釘截鐵敎人以趨避之方。「趨吉避凶」無非如此而已。

王亭之可以再舉一個例,來說明人生吉凶的命運改變。

一位面臨自殺邊緣的靑年,由星盤顯示,他流年的十二宮,僅有「子女宮」好,王亭之所以便叫他參加與兒童活動有關的工作,一定可以改變命運。結果他去管理兒童圖書館,由「義工」做起,做到能夠找得一份穩定的工作,而且結識了女朋友。現在再叫他去自殺,他一定吿你謀殺。

因此,後天積德乃當然應做的事,不過若求改變命運,還以後天努力為宜。斗數星盤十二宮,絕不會十二宮都壞,一定有一個趨避的方向。如前例,利用「子女宮」即利用得相當成功也。

26. 「斗數」與「因果」

有這樣的一個問題:一個壞人,如果算過命,知道哪一段時期會撞板,於是暫時不做壞事,過了這段時期之後他又做壞事矣,然則算命的術者豈不是幫助了壞人,而且愈靈幫助愈大?

這個問題,相信是有頭腦之人都會想到的問題。王亭之的看法是,冥冥中自然有一種力量,可以使到壞人即使得到警吿,亦不會停止做壞事,除非他肯從此洗心革面,否則屆時他便有七百幾個理由來作藉口,繼續做壞事。結果依然逃不過報應。

人生原有許多選擇,但關鍵性的選擇,常常繫於人自己的一念。譬如說,有人引誘你走私,參加可以發達,不參加或者要捱窮,如何選擇,即由其人一念決定。這一念,便決定了以後命運的趨勢。

但作出這一念的抉擇,便與其人的家庭敎養、個人交遊、個人思想及後天修養等等有關。人的心裏常有善惡二念交戰,許多抉擇,往往即是善惡交戰的結果,深受上述諸般因素的影響。所以惡的積集,自然會令人凡事都抉擇惡道,而善的積集,則令人凡事都抉擇善道,因此即受善惡不同之報。

王亭之常常說,紫微斗數絕非宿命論,其實亦即是這個意思。

27. 「重業輕報」與「斗數」

用「紫微斗數」來推算未來發生的事,會不會破壞了「因果」?

王亭之認為不會。

譬如目前醫學昌明,可以由預防注射防止許多疾病,如霍亂、小兒麻痺之類。是則當小兒注射了防止小兒麻痺的藥劑之後,本來應受此病苦困的小孩,可以保持健康矣,這是否亦破壞了因果呢?

所謂「因果」,其實是一盤總賬,每個人都有多生以來積集的業力,這些業力便即是「宿因」。任何人的一生,都不能靠「果報」的形式將所有「宿因」一一報盡,所以佛家才有所謂「轉業」的說法。

I轉業」也者,並不是對因果律的否定。種瓜依舊得瓜,種豆依舊得豆,但憑修持來轉業,卻可以使苦瓜不萌芽,甜豆長得美。是則「宿因」猶在,而人卻可以有時間來懺悔多生以來的罪孽,企求重業得以輕報,或者藉修持佛法得大解脫,轉識成智,了結多生以來所積集的,一盤善善惡惡的總賬。

這就當真是「時間」的問題了。倘因斗數的推算而避過凶事,就可以爭取更多的修持時間,希望得到解脫,或思其次,得以重業輕報。即是靠修持來改進自己的品德修養,以及心境苦樂的改變,影響到際遇的改變也。如是即不得謂斗之推算為破壞因果也。

佛家許「重業輕報」,其實非常之有積極意義,人生不是宿命,即從這個意念而來。蓋所謂「重業輕報」者,即是前生所作之惡業,縱使罪大彌天,今生應受非常慘酷的報應,但其人今生若能向善,一心懺悔,即藉此一念之善,其人亦可受較輕的惡報。

28. 平平無奇説推理

王亭之對中州派紫微斗數的最大貢獻,是將一些以歌訣形式留傳下來的槪念,全盤整理,變成以六十星系為基礎的邏輯推理系統。

因此,本來機械的敎條,便變成有生命力。

《中州派紫微斗數》一書,化了王亭之許多年硏究的心血,前後亦北了三年時間然後寫成。

寫時有如閉關,起初躱在澳門寫,後來躲在夷島寫,其時在夷島無人識王亭之,因此便無交際應酬打斷思路,生活雖然不便,但到底能一氣呵成。

這本書,對中州派所傳固已傾囊而授,但更重要的是邏輯推理的意旨,能得此意的讀者,於推算斗數時自能不翼而飛。

提到邏輯推理,更顯得中州派的客觀了。

本派的推斷法則,有一訣名為「星曜互涉」,命宮好的人,即使兄弟宮不好,有時亦會影響人生。兄弟宮的意義,包括合作伙伴在內,倘如其人不愼跟本不宜合作的人合作,有時便會影響命宮的星。

在推斷這種星盤時,便須注意,某一年當事人可能合作錯誤,術者即應耳提面命,囑當事人是年不可跟人合作,然後進一步推算,哪一年可能因合作而生麻煩,這麻煩的程度如何,倘不幸發生,解決的方向又應如何。

這樣推算,當事人可能認為平平無奇,卻不知其實已收益甚大。

29. 自己算更勝找人算

有些讀者寫信來問的問題,其實即涉及邏輯推理。

譬如說,有些事功敗垂成,而事情揭盅失敗那一年,流年命宮的三方四正卻十分好,反而前一年則比較差,讀者於是懷疑,為甚麼星命不好的一年,事情反而進行得順利,而星命好的一年,助力反而會變成阻力。

王亭之可以說,有這疑問,正因缺乏推理的槪念,如果有,便不會只集中精神來看命宮、財帛宮、事業宮。事機成敗,豈只能由這三個宮垣來決定耶!

所以王亭之相當重視福德宮。

福德宮可以看出人的情緒,如果情緒好,那便可以假設為成功的徵兆(當然,情緒好並非一定意味成功)。因此若連續兩三年命宮好的人,倘接下來的年份,命宮、事業宮、財帛宮,雖不怎麽好,可是福德宮好,那便可能反而是成功的徵兆。

這樣的邏輯推理,無非小焉者矣,但功效卻往往甚大。

舉此為例,希望一些心有疑問的讀者,能循此路綫,再硏究一下星盤,那便可能悟出推算之法。

當然,社會人事複雜,而斗數卻非萬能,是故有些細節不能在星盤有所顯示,但能推知總的趨勢,則到底有益於決定事機。

此所以斗數宜於自學也。

30. 怎樣進行推理

面對著一個星盤,怎樣推理,是許多人寫信來問的問題。

關於這個問題,王亭之於《安星法及推斷實例》及《中州派紫微斗數》兩書中,其實已透露。前者說出三個法則,後者詳說推理的原理。

依王亭之原來的估計,讀者於讀過這兩本書之後,已經可以將推理方法全部掌握,以後神而明之,則存乎其人,跟原理法則已經無關。

卻料不到,依然有二三十封來信,還是問這方面的問題。

問題其實很簡單。三個法則是:借星安宮、星曜互涉、見星尋偶。這是應用方面的法則。所謂「秘訣」,無非就是這三句。

法則跟原理有甚麼不同呢?

法則可以說是工具。

三個法則即是三個工具或武器。有了它們,就可以根據原理去推理。

推理的辦法其實亦很簡單,只有一個法門,就是要留意星系之間的反應。甲星系碰著乙星系,會有些甚麼特殊情形發生,此即用以推理的依據。

這一點,古人原來亦略有透露,如《全集》中的「星垣論」,說太陽「更逢囚暗破軍,一生勞碌,衣祿有欠,如此忌星阻自有傷。」這段文字,真可謂洩露天機,只可惜不懂的人,卻以為印錯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