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斗數與玄空》縱談斗數(51-60)│王亭之

51. 閏月生人的問題

閏月出生的人,星盤又如何定呢?

閏月出生的人,星盤的安立亦似流月,即將上半月屬於前一個月,下半月屬於後一個月。

因此一九九三年(癸酉)閏三月初一至十五出生的人,便作為三月生,十六至廿九出生的人,便作為四月生。

讀者寄來一些資料,則有斗數家更將十五那一天分成兩半,由子至巳,屬上半,由午至寅屬下半(其實如果要這樣分,則應該將由早子至午時上半作一份,由午時下半至夜子作一份,那才合理,此是常識問題而已)。

然而無論怎樣分,一個月變成四十五日,或變成四十四日半,總令人覺得然。

可是閏年卻實際上有十三度月圓月缺(即有十三次朔望的循環),因此便亦無法可想。

倘如照《全書》的說法,將閏月全屬下一個月來安命宮,那亦並非徹底的解決,蓋如今年四月份便將多了二十九日,那便更不自然。

王亭之曾對此作過一點硏究,但依然無合理的解決辦法,因此依然只能照祖師爺傳下來的辦法來起盤。

不過在實際推斷上,卻發現中州派的一些徵驗,放在閏月生人的星盤上,便不是那麼百分之百準確了,只是性質類似的克應而已。

以為是動手術,誰知是生瘡,諸如此類,總令人覺得閏月生人的問題,始終是問題。

52. 紫微斗數之「數」

有兩三位讀者,很有興趣想知道,紫微斗數的「數」,到底是甚麼一回事。

這個問題很有點深度,因為星曜依「斗」而佈,可是「數」則究竟如何,似乎從來未有人硏究過。

在《全書》中,有一篇「論星格數高下」,看起來,似乎說得頭頭是道,他說:

「凡星得上格,而數得上格為第一位:凡星得上格而數得中格為第二,位至三公;凡星得上格而數得下格為第三,位至六卿……」

可是這樣說了,卻實際等如未說,因為始終未提到甚麼是數。此篇簡陋,必為後代江湖術士所增補者無疑。

在他們心目中,大槪亦同樣有一個疑點,斗數斗數,豈可有斗無數,因此便因斗而論星格,星格以外便勉強弄出一個上中下數的數格出來,可是卻又語焉不詳。

其實這樣勉強凑拚,無非自作聰明,絕非古人的原意。

古人原意,實在《太微賦》總括之中。這篇文字,《全集》與《全書》都有。

《全集》說:「其星分於十二垣,其數定乎六十三位。」《全書》則說:「其星分佈一十二垣,數定乎三十六位。」二說次致相同。

53. 靜則為斗動則有數

首先,到底是「三十六位」抑或是「六十三位」,是一個問題。

應該是六十三位。

大槪編《全書》的人,覺得六十三這個數字很怪(六十四、七十二、三十六、二十四、十二、九、七,這些數字就一點也不怪,詳說起來,都有它們的文化根源),於是就改為「三十六位」。這樣隨手一改,似乎很像樣,但卻無法指得出是哪三十六位。

六十三位,即是「六十星系」,加上所處宮垣的三方。

舉例說:「帝居動則列宿奔馳,貪守空而財源盡失,各司其職,不可參差,苟或不察其機,更忘其變,則數之造化遠矣。」

可見「數之造化」,便是看甚麼星系,碰到甚麼環境。

例如紫微不宜動,是故不宜於三方見天馬、火星之類。

假如將這意念推廣,那就是中州派的推斷原則了。例如原局紫微在命宮,便不宜大限或小限的命宮星曜動盪。

這些推理法則,已儘量詳列於《中州派紫微斗數》一書之內。

換而言之,當星曜靜止不動時,則其顯示者為「斗」(星格),星盤一且飛動{看大限小限之類),則其
所顯示者即為「數」(數格,亦即原局星系與大小限星系會合時的反應)。

54. 斗數用五行嗎?

斗數用不用五行?這也是許多人關心的問題。

回答這個問題,真的要提防別人斷章取義,蓋今時風格卑下,有些人就專靠「捉字虱」來揚名立萬。王亭之的答覆是:斗數跟子平兩種術數的最大不同,即在於斗數的基礎在星,而子平的基礎則在五行。所以就其體系而言,可謂斗數實與五行無關,蓋其建立本不在於此。

但亦不是說斗數完全跟五行無關。因為每一星曜皆有五行所屬,如紫微屬土,天機屬木之類。只不過星曜雖有五行,卻並不是用五行的生剋制化來推斷吉凶(子平則非論五行的生剋制化不可),這便表示,五行之在斗數只佔很少的比重。這一部分,甚至忽略了它,亦無關乎宏旨。

五行影響斗數最大的,恐怕還在於「身主」之上——如前說,土命的人(即命宮納音為土的人,亦即土五局生人),巨門為身主,則巨門不作暗曜看,此即一例。

然而這一看法,亦非呆板者,一呆看,凡土命則不認為巨門為暗曜,往往大錯,倒不如中州派的說法:土五局巨門為身主者,則巨門的吉凶皆緊,這樣反而不會犯錯。但這樣一來,五行的關係也就更小了。

是故依比重而言,可以當斗數不用五行。

55. 星垣五行,穿鑿附會

前人傳下來一篇《星垣論》,專講斗數的五行。茲略抄一段如次:

「寅乃木之垣,乃三陽交泰之時,草木萌芽之所。至於卯位,其木旺矣,貪狼天機是廟樂。」

可是,按諸實際,貪狼在卯宮無非只是平閑,並非廟樂。足見寫此童垣論》的人,無非是牽合五行而立論,全無義理。

他接著說,要天相水、巨門土在卯宮疏通,「三方文曲水破軍水相會尤妙」。

那真的不知其意為何,破軍如何能在三方與巨門相會呢?揆其意,無非謂卯宮屬木,宜三方見水星,亦宜見土星(大槪因為木剋土為財),但這樣一來,星系相會的道理反而受到損害,因此王亭之對此說法,實期期以為不可。

大槪由明代起,五星之術沒落,子平勃興,於是五行之說便成為術數的主流,於是斗數家便不得不穿鑿附會,來這麼一篇《星垣論》,夾硬將星的五行來跟宮垣的五行配合。

這樣做,其實完全違背五行生剋制化之理。五行主中和,木雖喜水相生,但水多則木泛,反而不佳,是則豈有將一切水星歸之卯垣,且日「尤妙」之理耶。

無如歷代術士,通人少,惡人多,聲大夾惡就可以譁衆,於是乎便說斗數亦要重視五行矣。

56. 關於星曜的廟陷

有人問一個連王亭之都不懂的問題:諸星的廟旺利陷,到底如何訂定出來?

許多斗數書,包括《全書》與《全集》,只有正曜的廟旺利陷,獨中州派所傳,除正曜之外,連輔、佐、煞、化諸曜,都有廟旺利陷,這方面的資料,王亭之已予以公開。

不過說老實話,怎樣定出星曜的廟陷,王亭之並非完全知道,只是照師傅予以發表,照本宣科,毫無建樹。

有些廟旺利陷,師傅有說,如辰戌為南北斗的分野,是故紫微在辰宮落陷,在戌宮則休閑,又如祿存,不入四墓宮,以四長生為廟(即申寅巳亥四宮),以四旺宮為旺(即子午卯酉四宮)。

不過這方面的資料到底甚少。若以五行來定諸星的廟陷,並不是一條走得通的路,如武曲屬金,並不落陷於屬火的宮位(如巳午,或寅午戌三合火局),反而落陷於屬木的卯宮,於寅宮則休閑,何以寅卯木對武曲的性質不利呢?

王亭之想不通。

七殺同樣屬金,可是在寅宮卻入廟,在卯宮卻落陷,這又怎樣解釋?

因此,談到廟旺利陷,我們如今只能依照古人的說法,當成一種程式,這樣做,反而比自作聰明好。——如今硏究斗數的人,最大毛病即在於自作聰明,聰明反被聰明誤,由是又誤蒼生。

57. 大限從哪一宫起?

許多硏究斗數的人,都有一個疑問:到底大限是由命宮起,抑由命宮前後一宮起?這亦是許多人來信問及的問題。

若按中州派所傳,則是由命宮起大限,此殆無疑問。

只(全書》則云:「陽男陰女,從命前一宮起;陰男陽女,從命後一宮起。」

可是《全書》卷四附有許多命例,卻亦未見其遵守自定的規律。如蕭何之命,說云:「命限到擎羊,酉人忌之,小限流羊與命垣相冲,故六十歲而終。」蕭何己酉年生,擎羊在未宮,原局命宮丙子,為水二局,倘若依其起大限例,陰男由命後一宮起行,六十歲應已行至午宮;唯有從命宮起大限,六十歲才行至未宮見擎羊。

又如趙高之命,說他五十二歲死,是大限夾地遇陀羅。是則指子宮為羊陀夾地,若在亥宮則僅能說遇陀羅而不能謂之「夾地」。

由是可見,《全書》的命例可謂漫無標準,而且簡陋不堪,是故王亭之不信其命宮前後一宮起大限之說。

讀者寄來一些資料,謂有些斗數家力主此說,然而王亭之讀過這些資料後,亦不見得其說服力強也。

其實問題很容易解決,但憑徵驗,即可知大限從哪一宮起。

讀者有興趣,可拿兩書皆有的嚴嵩命盤來硏究。

58. 流年派與小限派

看斗數似乎分成兩派,一派看流年,一派看小限。

流年者,按年支來訂定宮位,作為流年命宮。如一九九三年癸酉年,則無論任何人都以酉宮作為命宮,然後照排十二宮。但四化則依是年的天干「如是年癸酉,則不論誰人,都依「癸年破巨陰貪」的四化。其餘流曜仿此。

小限者,依起星例定出一歲小限在哪一宮,以後便逐年移一宮,男順行,女逆行。因為小限無干支,因此便無此系的流曜(包括流四化)。

但據說有一「小限派」,居然小限亦有干支,則此顯然為現代聰明人的發明,有如發明「哈雷彗星」入斗數盤。

據讀者說,「流年派」跟「小限派」甚有爭論,因此弄到許多初學斗數的人,不知如何抉擇,不曉得是算流年好,還是算小限好。

若依中州派傳授,則其要點如下:流年有午支,有流曜,而且有十二宮(命宮、兄弟、夫妻……以至父母宮)。小限則無干支、無流曜,亦無十二宮。小限行到哪一宮,便只按該宮的三方四正來看,除此即無飛動變化。任何變化皆非古法。

因此,中州派顯然著重流年。至於小限,且認為陰男陰女,比陽男陽女為重。甚至認為陽男陽女根
本不必看小限。

59. 陰男陰女始重小限

為甚麼小限只對陰男陰女重要呢?

師門的解釋是:陰男的大限逆行,而小限則順行,由是一順一逆,有後天的變化。若為陽男,則大限旣順行,小限亦順行,無後天變化,是故不足重視。

同理,陽女大限逆行,而小限亦逆行,無後天變化,唯陰女大限順行,小限逆行,始有後天變化,所以小限只對陰女重要。

所謂重要,其實亦無非只是參考。若流年十二宮有何徵兆,用小限可以幫助決定。換而言之,流年為主,小限為輔。

用流年其實很有理由,蓋唯有流年始有十二宮,因此便可以看出當年關於夫妻、兄弟、父母的事,若用小限則無此功能。若硬說小限亦有十二宮,那便非王亭之所知矣。

還有一個理由,試看安星之例,只有流年的煞星,如太歲、晦氣之類,連將前十二星、博士十二星,皆依年起,若不重流年而重小限,這些星即無意義。

然而何以《全集》及《全書》卻只有起小限例而無起流年例呢?

很簡單,流年根本無起例,不同小限,要按生年來定小限由哪一宮起行。

至於小兒童限,本派所傳為:一命二財三疾厄,四歲夫妻五福德。頂多至六歲便已入局,可依流年算。

60. 童限如何推算

《全集》的童限訣,比中州派多兩句:「六歲官祿順流行,七八九歲無間隔。」兩句話,其實只多一個六歲童限,然而彼此的分別卻十分大。

他們的意思是,由一至六歲,一律依命宮、財帛宮、疾厄宮、夫妻宮、福德宮、官祿宮(事業宮)的順序來看小限。

中州派卻不是這樣,未入局,依童限算,已入局,則照小限算。如水二局的人,只一歲以命宮為小限,到兩歲,已經入局,即依原來的小限計。

是故最多便只有五歲童限,蓋到六歲時,無論如何都必已入局。

後人不知此意,硬凑一個官祿宮上去,作為六歲童限,大槪以為旣有火六局,便必有六歲童限,卻
不知入局與未入局的分S’。

然而《全集》在「定小兒童限訣」後,還有一段註文:「每宮依吉凶星利,要看流年太歲有月吉凶神臨。」

這段註文必有錯字,可能是「每宮依吉凶星判,要看流年太歲有何吉凶神臨」。

但無論如何,註文已透露了消息,即是除童限之外,還要看「流年太歲」。由此亦可知中州派以流年為主,在《全集》中並非沒有提到。

《全集》內容比較確實,《全書》則已有淸人的改動,故前者價値實較高也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