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:《王亭之談斗數與玄空》略談玄空(21-30)│王亭之

21. 出版玄學志在籌款

《中州玄空學》一書的出版,亦原非有一套計劃,只是由於幾個門人力請,潘玫諾且自願負責編排,然後才由他承乏,將王亭之已發表的文章,及未發表的文章,加上圖表,編成三卷,並將出售此書之款,則用以支持王亭之一個計劃一B版《佛家經論導讀叢書》。

出版這套叢書,是王亭之晚年唯一的心願,蓋有感於現今神棍佛棍林立,何以有許多人附和,則皆緣佛敎徒欠缺正信,只須給人用「行善」來作為號召,便立刻皈依膜拜,再加上一些花樣把戲,他們便更加目迷五色。

正本淸源之道,在使有心信佛的人能夠自己閱讀佛家經論。不過現代人閱讀古人的文字,確有實際困難,所以便須要加以「導讀」。

「導讀」的意思,是將一本經論的主題點出,其目的是為了甚麼,在甚麼歷史背景下會出現這種思想。

以《金剛經》為例,全經主題是幫助學小乘佛敎的人,破除「法執」。目的即是弘揚大乘的空性思想,其歷史背景,則是在大小乘分立時代,用以啓發小乘行人。

倘如能明白這個主題,在讀《金剛經》時,心中便有把握。因而就有可能改變唸經不讀經的習慣。經論多讀,自能確立正信。

王亭之區區苦心,諒必蒙佛敎大德支持。

22. 知天知地更知時

許多看風水的人,都犯一個錯誤,一間舖旺,便以為隔壁的店舖亦一定旺。

因為同一坐向,又同一地段。

還有些人,以為有財主佳在此發跡的店舖,亦一定旺,因為有例在先,風水豈會不好?

殊不知犯了兩大毛病。

前一例是不知天;後一例是不知時。

所謂天,即指先天。先天有兩個因素:一是排龍以擇地,排龍的「龍」,便是先天來龍;一是先天河圖數。先天河圖數,即一六水、二七火、三八木、四九金、五十土。

因二數相減皆餘五數,所以又稱為「合五」。

此數的應用,是用來定層數與間數。所以同一大厦,有某層吉而某層不吉者,同大厦的同一層,有此間吉而彼間則不吉者,其吉凶皆依河圖數以決定。

所以同一大厦,同梯是臨街兩個舖位,可能一旺一衰,其原因可能與排龍有關,亦可能與先天河圖數有關。

至於「知時」,更是玄空的後天要訣。即元氣隨時變易,可以由衰變旺,亦可以由旺變衰,因此別人發跡的舖,未必能令閣下沾光。

先天後天同參,後天更論時空(即時間與地),即是玄空的要領。

23. 以往日敍香園為例

談到這裏,還可以一談排龍的「出入」。這個問題,在談四十八局時已經提過,但卻未予解釋,如今則作補充。

二十抑山分十二宮,每宮一陰一陽。

排龍排在哪一宮,哪一位,是陰是陽,完全由先天決定,後天人事無可更改。

例如你的店舖,距十字路口多遠,成甚麼角度,根本已成定局,任何看風水的人都無法改變,此即所謂先天。

所謂「出入」,則是宅穴跟來龍的關係。龍在陽位,宅穴在陽位,則稱為「陽入陽出」;若龍在陽位,宅穴在陰位,是名「陽入陰出」:龍在陰位時,亦如是分「陰入陽出」、「陰入陰出」兩局。由是二十四山便有四十八局,此即千古無人揭破之秘。

王亭之見談「四十八局」的書,超過三十種,無一書能搔著癢處,此即只知後天不知先天之過。

明乎此,便可以解釋,全條馬師道,為甚麼當年只發近當舖那邊的大牌檔,而不發對面馬路的檔口。此即因為排龍有異。全條駱克道,為甚麼當年只發敍香園左右三家,一過了那幾家,盛衰即有別,對面馬路更無可比擬,此即亦是排龍之故。

因為由敍香園往西數十步,排龍便成另一局,先天不佳,後天即使設法即已大打折扣。

24. 有錢買地亦徒然

有人屢屢問王亭之一個問題:如果我有錢,買一塊地夠大,大到可以開私家路,又可以隨便定屋向,那麼,是不是一定可以建成風水一流的屋?

王亭之屢答不是,其人總不朋白,然而問題卻很難說得淸。加上有一位自命名家的人,見到有錢佬便說好異水的屋很容易蓋,只要地夠大,任他擺,其說與王亭之的說法不同,是故其人便不厭其煩,屢屢相問。

問題的關鍵,即在於人只能改變後天,卻不能改變先天,是故風水便永遠沒有十全十美。如若不然,明太祖朱元璋篤信風水,京城改建,即由劉伯溫擇日定線,大內皇宮的興建,亦由一衆懂風水的大臣會商決定方向與形制。

即然如此,則自應千年萬載永保皇位,焉有崇鎖吊死煤山之事耶?

這便證明,人力只是後天,即以帝王之力亦不能移山倒河,改變先天形勢,是故風水便有局限,並不是有錢買大塊地就可以為所欲為,永保千年富貴。

然而有時候,先天亦會改變,如當年隋煬帝開運河,如今中國大陸計劃起長江三峽水庫,這種改變,真的叫做氣數。,

將來三峽水庫工程一成型,整個中國大陸的風水必有劇變,廣西可能變成有大事發生的省份。

25. 建築形制大有相干

除了先天後天,時與空之外,建築形制亦不能隨意決定。蓋此亦受先天限制之故。

建築形制基本上分兩類:開敞式,隱蔽式。所謂開敞,即門前開揚,入門後地堂亦寬敞,毫無阻攔遮蔽。所謂隱蔽,即門深有阻隔,門前雖有開揚之地,亦必加以掩蔽。

在玄空學上,前者叫做「出煞」,後者叫做「收山」。香港的建築,一般傾向於前者,而外國的私人住宅,則多傾向於後者。

除了外型之外,廳堂內部間隔亦有收山與出煞之分。間隔開揚,即是出煞;間隔得迂迴曲折,層層掩閉,便是類似收山(日類似者,因為有些曲曲折折的間隔,只能遮斷生旺之氣,而非收入生旺之氣,外國私人住宅每多此類,所以能得小康已經不易)。

許多新移民,在美加買得住宅,必請人看風水,但風水先生卻只敎他們斬樹、養魚、用水泥塡草地、在屋外掛風鈴,盡投主人之所好,然而卻完全不管建築形制,連收山出煞都不知,只用十多個小動作,便欣然有得色,以為自己已經造福人類,於是乎那些新移民便心安理得住下去,亦未見有任何人有異常好景。

為甚麼不肯改建築形制呢?此即投主人之所好,因為十個有九個都不肯作大幅改動,寧可信養魚,尤其是養黑摩利。

26. 甚麽叫做「氣」?

許多人對風水之道,一知半解,但知有「氣」的名堂,於是便開口氣,閉口氣,居然開講座以惑女流無知之輩。

因為講「氣」,所以就到處掛鏡,一掛就一大幅,有時還三面皆鏡,令人甚為不自在。

王亭之不知宅主何以竟能在此安居。

這一套,亦居然有人受落,此蓋實緣宅主亦根本不知甚麼是氣,氣與鏡又有何關係。

如果說,四圍安鏡便是「通氣」,那便等於說氣是有形之物,可以受到折射。假如是這樣的話,氣跟光又有甚麼分別?

近幾年,此人已漸走下坡,因為三數十年積累下來的後果,已令信者一一心寒。

許多商戶倒閉,許多人家分崩離析,這些人想託人請王亭之補救,王亭之一律峻拒,蓋費事執手尾,而且是替此人的信徒執手尾,只吩咐遷地為良,不必戀棧。

其實玄空學上之所謂「氣」,是指「理氣」,理氣無形,亦不因有鏡便增強,無鏡便減弱。

例如「五黃」,七運五黃必在東,東方有鏡無鏡,五黃之氣仍在,如何將之運用,那才是風水之道。若籠統稱之為氣,卻不知氣有生旺衰死之別,有可用不可用之別,有宜收宜卸之別,於是乎貿貿然出而應世,那才真的叫做害人。

名頭愈大,遺禍愈深。

27. 可以自己睇風水

王亭之在洛杉磯比華利山見過一戶人家,請一位台灣風水佬看風水,此風水俺叫人家將大門移側半寸,年年如是,連續四年,大門歪斜難看之極,而宅主人則曾患重病,又破大財,兼且大門亦移無可移。

揣摸這位台灣名家之意,無非是用年星為主,按年替人搬動。此亦猶之乎香港有人,按月替人佈置風水,搬床移櫈,掛鐘掛鏡,揷花養魚,風水居然包月,真的是千古奇聞。

這類江湖術士,由於懂得宣傳,又不怕出洋相,而且博人善忘,居然可以完全違反風水原則來搵食,亦唯有今日的香港人、台灣人才受落,是真可謂時代寵兒。

王亭之奉勸相信風水的人,信不學無術的風水佬,倒不如信自己。入到一間屋,心平氣和地往屋中央一站,覺得舒服,則此屋必佳。

住下來以後,如果家人出外稍久,便心思思想回家,則此屋風水亦必佳,否則便可能有問題,實以遷地為良,根本不必請人看風水。

為甚麼以遷地為良呢?

因為大厦的風水實在很難改,先天後天都受到限制,臨時應急,或可收一時之效,可是過一兩年便又可能有問題,兼且香港的大厦外圍環境變遷太大,例如連港督府都可以給大厦四面包圍,是則謀改風水倒不如搬遷為佳,至少可以節省一筆風水費。

28. 誼女明明的故事

王亭之有一個誼女明明,恰在王亭之移居夷島那一年買屋,王亭之乃令門人蔣匡文給她看風水裝修,住下來,丈夫生意順景,兼且生兒育女,應該滿意矣。

誰知不然,她的丈夫居然再找人看風水,其人問後知是王亭之的徒弟看過,笑曰:「功夫麻麻地咋噃。」

於是叫他滿屋掛銅鈴,銅鈴又要外邊噴黑漆,即是說,唯有他才有得賣,這是風水費外的一筆開支。至於移床添燈之類,當然動作多多。

風水一改,出事矣,明明的丈夫給廉記調査,生意亦走下坡,於是乎便哭著給王亭之來電話,將改動風水始末一一稟吿。

王亭之只好叫匡文替她搞掂。兩個月後,廉記撤銷調査,而生意又接到大單矣。

叫契爺的徒弟睇風水,因為免費,所以就不値錢,搵到兩個錢就身痕,寧願出錢叫人再睇,王亭之對此甚為撞火,但亦佩服出來搵食的人,真有他們的一套,居然連王亭之的契女婿都肯聽他點。

所以王亭之吩咐王亭婆,吿訴明明,只此一次,下不為例,以後如果再郁動一應裝修佈置,出了事,千萬不可再溫契爺,在電話那邊哭死都沒用。

這個故事,吿訴我們,風水可不看則不看,搞到古靈精怪,只是自找麻煩。

29. 好風水也要有福享

王亭之甚少替人看風水,在夷島,有一個銀行仔,因為跟王亭之有點世誼,在多方央求之下,王亭
之答應替他搵一間屋。

千辛萬苦,屋找到矣,內外格局一齊改裝,連由大門通過草地的路都設計妥當,王亭之認為是自己的得意傑作,可以做「示範單位」。

那銀行仔搬入去,才三個月,就找到一份工,工資為其現收入的七倍,職位亦已高昇,應該滿意矣。

誰知銀行仔識打算盤,一旦有高就,便要賣屋,屋價賺十萬番餅,已經心滿意足。王亭之勸他不可賣屋,他說:「不賣,我要納五十萬銀利息,每年支出三萬幾,賣掉,我收五十萬銀利息,每年收三萬,一來一回便是六萬幾,可以夠家用開銷矣。」

如此密底算盤,王亭之沒辦法,只好由之。誰知賣屋後半年,出事矣,損失百萬番餅,足是他密底算盤條數十五年收入,最慘的是失業,做過高職,很難再找新職,如今賦閑已吿兩年。

說也奇怪,買那銀行仔間屋的日本人,居然嫌屋小要擴建,三千幾方呎的屋都嫌小,便將王亭之設計的風水全部改掉。

所以好風水亦要有福來享,如果業力不佳,整頭整路都無法受得起。王亭之不熱心跟人看風水,部分原因即在於此。

30. 九成半與半成之比

王亭之眼見,信風水的人,大都不見其利。看錯風水者佔九成半,有半成,或者為江湖術士撞中,或者恰為有料之人所佈置(王亭之在前面提過的一位名家,即是有料之人,他跟梁多玲寫字樓看風水,三百多呎地,能收水火旣濟之效,足見有料,並非浪得虛名),然而半成與九成半相比,真可謂不成比例。

可是,風水看對,得利未必大;風水看錯,蒙害卻可能甚深,有些上市公司,一搞風水便立即崩敗,其例有目共睹,是即風水之為害也。無奈世人卻不察其害,這就叫做天意。

如今的風水佬,誤解前人的說話,前人云:「山管人丁水管財」,他們以為「人丁」只指添丁,於是便一味在發財方面下功夫,誰知發財則不足,損人丁則有,結果宅主夫妻離婚,或宅主夫妻有病,比比皆是,這便真的是風水不看好過看。

江湖術士多遁詞,人家家運不好,他便又跟人算命矣,結論是,不關風水的事,關命的事,於是乎便又敎人「趨吉避凶」。

又或者掉轉來,先跟人算命,照例大富大貴,出事矣,則說是風水有問題,結果卻又連風水都看
錯。

旣然情形如此,不看風水不算命,至少為中上之策,因為最少慳錢而不受害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