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:《王亭之談斗數與玄空》略談玄空(11-20)│王亭之

10. 中州派玄空學

王亭之在夷島,抽時間寫出一些中州派的玄空資料,交徒弟潘玟諾編成一書,名日《中州派玄空學》。

為甚麼王亭之不寫成全書,要叫潘玫諾編呢?

這是因為王亭之極之不耐煩寫「起例」的部分,這部分可謂枯燥無味得很,只敎人怎樣「安星」,怎樣「排龍」,無非只是呆法。——所以當年寫斗數的初級講義,「安星法」部分亦要叫蔣匡文代筆。

這部分是敎人怎樣依中州派的口訣,來排出一個星盤,包括「掌訣」在內,十分呆板。

潘玟諾編這本書,編得十分精細,除起例之外,還加上許多補充,務令全書完美,如今這本書已經開始在「紫微斗數學會」出售。售價甚昂,但收入則用來支持《佛家經論導讀叢書》的出版,是故取之亦不傷廉。

在《中州派玄空學》中,完全透露了中州派的「玄空三訣」。這三個訣,前人夢寐以求皆不能得,王亭之將之公開,其實原意亦不在於籌集出版經費。只是覺得自己已經潛心於佛學,倘如還像本門祖師那樣,一代只傳一人,自己已無如斯精力。

與其將秘訣保留,以致令許多人誤信不足信的風水,倒不如盡情公開,一者,讀者至少不會為人所誤;二者,如今還在害人的名家,亦可藉此改邪歸正。

11. 清代名家又靠估

由本篇起,王亭之打算根據《地理辨正》,介紹一些玄空古籍。

這本書,有很多字註釋、最有硏究價値的,當推《地理辨正直解》,此有蔣氏門人姜堯的註釋,故非同泛泛,只是不識玄空三訣的人,亦依然讀不明姜氏之說,那就是守秘之過。

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,若明三訣,則當覺姜堯的說法,實在頭頭是道,因此亦不能說姜堯有意誤導。

除姜堯註釋之外,本書還有「無心道人」的「直解」。

無心道人即是章仲山(章甫),他是玄空家「無常派」的領袖,稱為「無常」,是指無錫常州,非如佛家之說無常。此派玄空,知道蔣大鴻的秘密最多,因此也最接近正確。

書首有章仲山一篇序,說蔣大鴻獨得無極子真傳後,將世俗諸書辨是非真偽,於是輯成《地理辨正》一書,書出而玄空古籍始重露生機,然而蔣大鴻才去世未久,卻又有許多人註釋《地理辨正》,這些人只是冒昧地拿自己的推想來註釋,去蔣氏原意甚遠,為此特撰《直解》,即去偽存真之意。

由這篇序,可見淸代初葉時,玄空已成絕學,許多人自命為懂,但卻只是懂得估而已,估出來的東西,實離真相甚遠。

12. 「平砂玉尺」江湖書

《地理辨正》一書,收錄《靑囊經》’《靑囊序》、《靑囊奧語》、《天玉經》、§天寶照經》及蔣大鴻自撰之苹砂玉尺辨偽》。

前五篇為玄空古籍,後一篇乃蔣氏痛斥當時江湖術士之。

據蔣氏言,當日一些人讀過牢砂玉尺》一書,便自號勘輿家矣,於是「操人身家禍福之柄而不讓,拜人酒食金帛之賜而無慚」,甚至可以早上讀畢此書,晚上便離家走江湖。

於是乎便成為禍世之術。蔣氏所說的情形,可謂於今尤烈,江湖術士有術而無學,可是宣傳得法,利用傳播媒介,一旦打出名堂,於是乎大師就多過差佬,人人出而禍世,砠禍世之後,卻作諸般推搪,從來沒有人敢出來拍心口承擔,說自己睇錯風水。

而有目共睹者則是,有銀行倒閉,有名流惹官非,有上市公司破產,所有當事人,都是此輩大師的犧牲品。

按《平砂玉尺》一書,是形家之作,依照玄空家的說法,形不是不需看,但卻必以理氣為主,是謂「形理兼察」,若只重形,則必流於捨本逐末,所以蔣大鴻力闢該書「順水行龍」之說,蓋此說大悖玄空家「排龍」之訣,至於該書的「五行龍」,「四大水口」,在玄空家看來,簡直便是笑話。

13. 江湖偽術累蒼生

按苹砂玉尺》一書,乃明代中葉江湖術士之作,託名劉伯溫,實質此書只是掇拾玄空家的半言隻語,然後私心自用,妄加解釋,復以形家的觀點來穿鑿附會,其重要論點為「順水行龍」,恰恰跟玄空的主旨相反。

許多人以為看風水,只看陰陽二宅的坐向(即所謂山水),坐向吉則吉,坐向凶則凶。如果是這樣,就無法解釋同一條街,同一坐向的舖,為甚麼總會有一段旺,有一段衰,蓋論坐向則皆同也,坐向同而旺衰異,其理何在?

江湖術士於是用裝修佈置來解釋,殊不知裝修只是末節,更主要的便是「排龍」。

排龍之訣,一向秘密,但若像苹砂玉尺》那樣,只用「順水龍」的話,倘若用於陽宅,那豈不是只有十字路口的幾間舖位好?

一種術數的理論,假如只能用於陰宅而不能用於陽宅,或相反,只能用於陽宅而不能用於陰宅,那便顯然是胡說八道。古代的人重墓葬,於是牢砂玉尺》一書,便針對著陰宅來瞎說。

現代人重陽宅,於是「八宅」家便應時興起,又胡說八道連篇了,是則倘若蔣大鴻的時代要辟苹砂玉尺》,今時勘輿家應務之急,便是盡掃「八宅J、「奇門」、「三合」等等江湖偽術,這等術士,真如姜堯所云,是「蒼生毒藥」。

14. 「青囊經」只談理論

《地理辨正》輯錄的第一篇,是《靑囊經》。本經傳為漢代的黃石公著,不足信,大槪是晉人郭璞的著作,縱不然,亦應是郭璞所傳,是則亦可謂來源甚古。

全經一開首,便說河圖、洛書、八卦,這是玄空家的理論大綱,然後說「天有五星,地有五行」,以天星之氣應於山川,這是說明何以河洛八卦可以應用於地理。最後說明如何具體將此種種用於地理,即「地有四勢,氣從八方,外氣行形,內氣止生」一段。

全經雖分上中下三篇,其實篇幅不多,只是提綱挈領說明玄空的原理,完全不提及玄空的實際應用訣法。但無論如何,這總是玄空家經典之作。

然而,毛病卻正出在未明說訣法,所以就容易給人穿鑿附會,後來許多創立門派的人,著書立說,往往便拿著《靑囊經》的一言半語,作為自己立說的根據。這些著作,似乎說得頭頭是道,完全用《靑囊經》的說法,太極陰陽八卦,河圖洛書,將之說得玄之又玄。

但卻很容易拆穿他們的西洋鏡,只需請他們說明看風水的程序,每一程序的理論根據,如何與「先天河圖」、「後天洛書」,先後天八卦等配合,然後又怎樣根據理論去改造風水,倘若只含糊其詞,或故作神秘,則必為偽術。

15. 「雌雄」不同「陰陽」i

《地理辨正》輯錄的第二篇,是《靑囊序》,傳為唐代曾求己所著,這篇著作,實際談到玄空家的秘訣,真可謂字字珠璣。

然而他卻未洩露秘訣,談而不洩,不知訣者便一頭霧水。

在此篇中,發句即云:「楊公養老看雌雄,天下諸書對不同。」即是說,楊筠松所傳的玄空,跟「天下諸書」有別,亦即是說,「天下諸書」都只是胡猜瞎說。

而且,首先標明「雌雄」二字,真可謂點破秘密。表面看起來,「陰陽」跟「雌雄」無異,其實在玄空家,兩詞大有分別,王亭之可以將此秘密點破——

言「陰陽」,是說其本體,但一說到「雌雄」,便是說陰陽的功用。再坦白一點來說,即陰陽交媾然後才能稱為雌雄。所以,陰陽是死的,雌雄才是活的。

在應用上,當用「排龍訣」來擇地定向之時,便發揮「雌雄」的作用了。如貪狼穴,一定是破軍水,便是已起作用的陰陽。

關於這點,筆者已在《中州派玄空學》中詳細說出,潘玟諾弟子且為之詳補圖例。

蔣大鴻解雌雄二字,呑呑吐吐,但若參考王亭之此說,便知甚麼叫做「陰自為陰,陽自為陽」,以及「觀雌必有雄以應」。

16. 天地雌雄的應用

蔣大鴻解「雌雄」二字,又說:「山河大地,其可見之形皆陰也,實有不可見之陽以應之,所謂雌雄者也。」

這一段文字,亦屬洩露秘密,其意若曰,要找「來龍」,只能用有形之陰來求,因為「來龍」只是無形之陽氣。

章仲山的「直解」,補充說:「世俗諸書但知有地,不知有天,皆因天之氣無形可見,地之形有跡可尋耳。」便是說一味按地形來尋「龍脈」,簡直不知所謂。

章氏接著說:「善看雌雄者,以有形可見之地,測無形可見之天;再以無形可見之天,合有形可見之地。」這便即是說明「排龍」的應用。

一塊地,可以立種種向,即受天然地勢限制,亦至少有三四個向可立,要選擇哪一個向,便先要「排龍」,由「排龍」即可否定掉一些向。

再剩下來的向,即用後天的「挨星」來衡量,看是否能挨到生旺之到山到水,如若不能,則此地便不能用。

章氏說以地測天,說的便是「排龍」;以天合地,說的便是「挨星」。

這樣一點破,就明白《靑囊序》的秘奧,實在「雌雄」二字4

而如何應用「雌雄」,秘密無非在此,王亭之在此已盡洩秘密。

17. 三叉水口定來龍

《靑囊序》接著說:「先看金龍動不動,次察血脈認來龍。」本已點破玄空秘密。

秘密在於「血脈」兩字,下文即說「水是山家血脈精」,那便等如說,「次看水認來龍」,此已洩盡秘密,毫無隱藏。

可是蔣大鴻卻將此兩句註得玄之又玄,讀者反而如墮五里霧中。是故苦心孤詣如沈竹扔,亦參不破此兩句,以為依然說的是挨星。

「排龍」之訣,在於看水,由水而定來龍,並不像世俗風水家,要沿山來看「龍脈」。所以《靑囊序》才說:「水對三叉細認踪J。此即是說,定來龍唯憑三叉水口。

在現代城市,三叉水口便是十字路口。由十字路口量度,便得來龍何在,依此「排龍」,立刻便知道屋宇所在地段,排到甚麼星(星其實只是代名詞,實不必拘鑿其名)。如果排龍好,屋宇的先天就好,否則便已無風水可言。

然而將「排龍」在現代應用,實在受到很大限制,因為古人是擇地安墳建屋,而現代人則是於大厦建成之後才看風水,因此當看風水,明知其「排龍」不好,亦便只能作後天補救,根本無法改變大厦的方向。局限性如此之大,是故王亭之根本無看風水的興趣。

只是憑三叉水口定來龍之訣,卻實非今人所知,許多自命名家的人,對此無非昧昧。

18. 四十有八局

脅囊序》有兩句話:三十四山分順逆,共成四十有八局。」這兩句話,後人紛紛猜測,許多人著書立說,畫出「四十八局」圖,看在識者眼中,無非都是夢話。

其實「四十八局」是說「排龍」,並不是說後天的「挨星」,說者用挨星來定四十八局,是故便根本搔不著癢處。

排龍是將二十四山分成十二宮,即如紫微斗數星盤的排法,每宮有兩山。此即下文所謂「二十四山雙雙起,少有時師通此義」。

將每宮兩山分定之後,一陰一陽,陰陽又分順逆而行,再加「出入」,於是便有四十八局,此一按「排龍圖」便知。近人著述之中,唯吳師靑的《地學鐵骨秘》知其奧義,可是吳氏卻將之稱「挨星」,而未知此實屬「排龍」。

同時二.十四山分十二宮的安排,吳氏所分,與中州派所傳,又有一個位置的差異。

不過縱然如此,吳氏的著作,在近代已可稱為接近正宗,比其餘不知所謂的著述,高出許多頭地。

《靑囊序》下文接著又點出一個秘密:「只要龍神得生旺,陰陽卻與穴中移」,這即是說,「排龍」的陰陽,不同「挨星」的陰陽,這裏雖交待得明明白白,可是若不知有「排龍」與「挨星」之分的人,便根本不知所云,此所以雖沈氏玄空,定四十八局亦大誤也。

19. 「青囊序」全説排龍

《靑囊序》在識者眼中,真可謂天機洩露殆盡,如云:「天上星辰似織羅,水交三八要相過;水發城門須要會,卻如湖裏雁交鵝。」

這一段文字,沈氏以挨星釋之,故不著邊際,其實正是點出「排龍」要秘。

「水交三八」是指三八二十四,亦即指二十四山(有人用河圖三八木來解釋,穿鑿附會,莫此為甚),亦即言於二十四山上,山山都有二水交叉的可能,此交叉點,在那一山,便即以山作為「城門」。

城門一訣,是玄空家的要訣,先天排龍由此定,後天挨星由此生變化,沈氏玄寵知後天的城門,而不知城門在先天亦有用也。

蔣大鴻註釋說:「故二十四山之水,其間必有交道相會,合成三叉而出,所謂城門者是也。」一這裏雖已說明先天城門即是三叉水,但卻未說明排龍,因此難免引起誤會。他只說:「詳言水龍審脈之法,而立穴之妙在其中矣。」這樣半呑半吐,於是又引起後人許多猜測,誰知愈猜測愈錯,如李默齋先生的著述,即受蔣大鴻誤導,此即聰明之累。

《靑囊序》全文,實以言「排龍」為主,這是對《靑囊奧語》說挨星的補充。蔣大鴻深明此意,故將之列在《奧語》之前,此即按次第而不按時代分先後也。只是後人多不察此意。

20. 洩露秘密•實出衷誠

談到這裏,王亭之須要揷幾句閑話。

排龍一訣,實為中州派玄空的最大秘密,尤其是當。沈氏玄空學》破解了「挨星」之後,此排龍訣的秘密性便更加重要。

一旦知過,便能與沈氏玄空合參,洞悉中州派的秘奧,而沈氏玄空的錯誤,亦應得到糾正。

照王亭之估計,港台兩地風水家林立,而真能知「排龍」與「挨星」兩訣者,恐怕只有一位香港名家。

這位先生,跟王亭之未見過面,但王亭之卻知道,有一些人在他那裏學得一鱗半爪,便已出頭露角,到處揚名立萬,相信這位先生會很激氣。

至於玄空三訣中的「收山出煞訣」,這位先生是否知道,王亭之則存疑,因為看香港大厦單位的風水,這個訣很難用得上,即使王亭之本人,雖得訣亦無法可施,所以看他的佈局未用此訣,亦#不能說他不懂得此訣。

因此,王亭之在《中州派玄空學》中,將秘密全盤托出,甚至詳述起例,在這位識者眼中,可能會覺得洩露太多秘密,甚至如今點出《靑囊序》的秘密,亦屬過分。

但王亭之的想法卻正是想,任何人有興趣,都可懂得中州派的玄空,偷這位先生師的人,到處害人,若此術一旦公開,人即不能為其害,區區衷誠,料必為知者所諒解也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