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:《風水平談》(31-40)│王亭之

《風水平談》│王亭之

 

31. 「日者」之所以為「日」

董仲舒提出的「天人感應」,其原則立刻為術家接受,尋且演變為一的推算系統,那就比「圖宅五姓」之類要為進步了。所以到了漢代,陰陽家中實以曆法家最受重視,原因在於曆法跟人事的關係最密切,而且一切術數,都離不開曆法所用的干支五行。此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,那便是閱釋「天人感應」,最好的例子無過於曆法。

驚蟄而一切冬眠的蟲類甦醒,芒種而草木萌芽成葉,諸如此類與農事有關的節氣,無不跟曆法有關,於是一切自然生態的物候,便都可以用「天人感應」來解釋。

曆法的成立,基於測量日影。由冬至那天起,日影漸長,由夏至那天起,日影漸短,這即是一例。是故在漢代,一切術家又被稱為「日者」,足見「日」與「術」的關係。

傳說太陽中有一隻「靑烏」,因而風水家便有「靑烏子」出現。「靑烏」無非即是「日」的象徵。是故漢代的風水家,實在很重曆法與日影的測量。——中州派最重時差,號稱古派,便跟漢代的術數體制極有淵源。若明術數源流,對此當有會心之處。如今討論時差的術者,所言皆不着邊際,實在是不讀古書之過。

 

32. 陰陽交合是雌雄

上溯古代的陰陽思想,實在以日為基礎。陽光照得到的地方便是陽,陽光以外即相對為陰。所以陰陽可以視為相離,亦可視為合一。

在漢代,陰陽家的主流是認為陰陽相離,後來到了唐代,因為受到佛家思想的影響,於是便視陰陽為合一。這一點,是中國術數思想的一個重大轉變。

如今且說漢代,由於認為陰陽相離,所以善惡便不能調和,吉凶便亦成為絕對,金尅木,木M土,尅就是®,沒有唐人「反尅為生」那一套。

因此在漢代稱為「靑烏之術」的風水學,吉凶是十分絕對的。傳為靑烏子撰著的《葬經》,有一段說——

「不畜之穴,是謂腐骨;不及之穴,主人絕滅;騰漏之穴,翻棺敗構.,背囚之穴,寒泉滴瀝。」這即是說穴之「陰」。另一段說——

「東山起煙,西山起雲,穴吉而溫,富貴綿延。」這便是說墓穴的「陽」了。

喜陽惡陰,喜溫惡寒,是人之常情,因此得陽便是生氣,乘陰便為退氣,這即是由漢至魏晉的陰陽思想。皇帝必面南而坐,面南而居,即由此絕對的陰陽思想而來。

然而若光是朝陽得溫的便是好宅穴,這又未免太簡單了,因此漢人實在是承繼了戰國以來的術家傳統,將方術與星占全部融滙於陰陽之學中,利用董仲舒的「天人感應」、「天人合一」的原則,將自然現象拉到人事關係上去,如是便開展了風水術的新面目。

自然有陰陽,人事有男女;自然界山水的陰陽相交可令草木繁殖,人事上男女交合可以生育,因此,由靑烏子的《葬經》起,即便重視陰陽的相交。風水之術注重水口,至此便有了理論的根據。

所以《葬經》說——

「山川融結,峙流不絕。雙眸若無,烏乎其別。」這即是說山峙而見川流交合於水口,如是即融結而成眞穴。

玄空學的祖源雖在周代,但理論的萌芽則實在漢代。

「山川融結」,是一個很重要的槪念。玄空家並不把「陰陽」與「雌雄」視為同義詞。惝如不融結的山川,山為陽,水為陰;一旦融結,山便為雄,水便為雌了。因為陰陽是無機的,雌雄則是男女的交合,由交合而生育,因此是有機的。這是玄空風水學中一條很重要的原則。

 

33. 魏晉術士大行其道

天地山川有不融結的衰死氣,亦有融結而成的生旺氣,如何取穴定向,避衰死,迎生旺,那就是風水家的任務了。

由於山川形勢,不可能宅穴一律朝南,所以玄空家便不以陽光的向背為陰陽寒暖,而是以融結與否為取捨。這樣,就發展了周代以來土方氏的樸素玄空,成為更靈活的陰陽玄空。所以那時「圖宅五姓」之學,便已渐呈沒落之勢,至晉代,便出了一位風水大師郭璞。

魏晉之際,社會動盪不安,儒釋道三家思想都給士人接收,而且都取其消極的一面,而取自道家者尤多,道家的丹術,變成貴族製迷幻藥五石散的方術,此即是其一例。

吃過五石散的人,遍體生熱,所以要出外步行吹風,這做法至今還留下一個名稱,叫做「散步」,當時的人亦稱為「行散」。服五石散後皮膚又容易出血,所以魏晉文人非穿輕軟寬大的衣裳不可,他們甚至要裸體。

在這樣的文化背景後面,人自然寄望於不可知的命運,尤其是名士相繼被殺,殺一次令社會震驚一次,當時的士族除了祀禱鬼神之外,便唯有乞靈於術士,而術士亦應世而出,流傳了許多術數故事。

晉代士族多信仰道家,那時道家的學說,已經將「天人感應」的理論發揮得淋漓盡致。例如說吃鴻雁便可以吸收月亮的精華,那便是將「天」與「人」的關係具體化,鴻雁即是二者之間的媒介。

由於鴻雁難得,於是又說鵝亦是鴻雁的一族,所以晉人便愛鵝。大書法家王羲之寫《黃庭經》來跟道士換鵝,即可證明道家跟鵝的關係密切。道士當然是道家,事實上王羲之自己亦是道家的信徒。

這種吃風流傳下來,至明代,富貴人家便多吃鵝,因為明代亦是道家盛行的時代,由皇帝帶頭修道家的房中術,官宦人家起而效尤,月為陰精,吃鵝便認為可以滋補,於是便弄到當時的筵席無鵝不歡。平民百姓不准吃鵝,他們擺酒,就要殺一隻鴨,再裝一個芋頭上去冒充鵝。

潮州人在明代曾當時得令,有一個時期,滿朝大官盡是潮人,他們便把吃擴的風氣帶回家鄕,如今便成為馳名的潮州鹵水鵝了。當我們吃鹵水鵝時,大槪沒想到這食制的淵源可以一直數至晉代,自然也$想到,鹵水鵝竟然跟風水亦有點關係。

 

34. 內外相乘風水自成

靑烏子的《葬經》提出一個理論,凡屬吉穴,一定是「內氣萌生,外氣成形」,如是「內外相乘,風水自成。」

甚麼叫做「內氣」和「外氣」呢?若以人體為譬喩,人本身的氣便是內氣,而自然界之氣則為外氣。人一天天老,內氣一天天衰,因此便要引自然界之氣來補養。吃鵝與鴻雁,因為能得月亮的精華,所以鵝與鴻雁就能補身。

是故晉代的風水家便追求「內外相乘」的吉穴吉地。內氣是穴地本身之氣,而外氣則是山川形勢,二者配合,便是「內外相乘」了。

因此他們相信,為月華陰精所鍾之地,內氣便足。可是鴻雁不居山嶺,鵝亦只為人家所豢養,然則,怎樣才能夠得到月華陰精的指標呢?於是他們便想到白鶴,認為它亦是鴻雁的一族。是故晉人便以鶴群聚集之地,作為吉地吉穴的表徵。

四川四明山,又稱為白鶴山,漢代名儒吳安曾住山中敎授生徒,後來此山群鶴遍集,是故得名。至東晉,士族南遷,便有不少人因此遷至四川,在鶴山附近卜宅。

這時候,鶴與神仙便又建立了關係起來。

 

35. 白鶴選穴生君主

就在這種信仰之下,晉人竟然認為白鶴可以化為人形,替人看風水。

晉末劉義慶《幽明錄》有一則故事說——漢代有一個名叫孫鍾的人,住在山中以種瓜為業。忽一日,有三個淸氣飄逸的人來到他家,孫鍾為人敦厚,見天氣熱怕他們口渴,便設瓜招待,主客一邊吃瓜一邊閒談。

良久,三位客人與辭,對孫鍾說:「我們吿辭了,多謝你的瓜,無以為報,只能指示你一幅上吉的葬地。你跟着我們去。」

孫鍾依着他們的吩咐,隨着他們走,到了山腰,三位客人便指着一塊地說:「這穴地將來你可以用來葬母。」孫鍾便依照指示,折樹枝插地,作了個臨時標記。

那三個客人於是對孫鍾說:「你可以下山了,但是要一直走一百步,不得回頭。」

孫鍾問:「你們就不下山了。」

客人搖頭道:「你這就別管了。」

孫鍾只好依言下山,可是才走了六十步,他就忍不住了,回頭一望,只見三個客人齊齊變成白鶴,正舉翼沖天而去。後來孫鍾果然將母親葬在這穴地上,於是生了孫堅,成為三國時吳國的開國君主。

 

36. 風水貫徹道家思想

孫鍾的故事發生在漢末,何以由漢至魏晉,一直沒人記載,而要至到晉亡之後才有人述說呢?這就顯然是附會之談。

但這附會亦有來歷,《後漢書》中便有一則關於袁安的故事,說袁安喪父,出外找尋墓葬之地,途中遇到三個書生,他們指着一塊地說:「這裏可以葬你的父親。」

袁安的故事,跟孫鍾的故事甚為相似,只是少了一些情節,顯然是《幽明錄》作者劉義慶的增益。至於說三個人化為白鶴,那就是晉人的風水思想了。月華——道家——神仙──鴻雁──白鶴,竟然可以聯成一條脈絡,影響了當時人對風水的看法,這一點,實在很值得我們的重視。

魏晉兩代的道家,重月華多於重日光,這或者即是老莊重陰輕陽的思想。莊子提出一個譬喩,說人的牙齒會掉,而口唇卻,這就證明剛不如柔,陽不如陰。這種思想恰恰跟儒家的重陽輕陰相反。

玄空風水在晉代相信已經成立,傳說郭璞即是一,而郭壤本身亦是道流,這亦是風水學上很重要的關鍵。

道家主張逆修,因此玄空的飛星亦以逆為貴。

道家的修煉,目的是令人長生不老。長生違反自然規律,因為人一定會死;不老亦違反自然規律,因為人一定會衰老。所以道家的修煉原則,實在是向自然規律挑戰。

怎樣才能戰勝自然規律呢?《黃庭經》魏華存夫人一派,主張盡量保存人的元氣,然後吸收自然界的能量作為滋補,旣然重陰輕陽,因此便以吸月華為主。

到了《參同契》魏伯陽一派,便更進一步,將月的盈虧過程,比附於《周易》卦交的變化,由是創成了一套理論,如何修氣以養成「內丹」,這就比《黃庭經》一派多了一些理論上的根據。

旣然人體是這樣修氣,因此地氣的變化便亦跟月華有關。太陽所主者僅為「外氣」,外氣可以影響山川的形狀,而月華所影響者則為「內氣」,穴宅之地本身的元氣旺弱盛衰,便完全由內氣決定。

山川的形勢容易見,內氣則無形,仙人指示、白鶴指示的傳說即由此而生。但仙人不可常得,由是玄空家便有一套依易理的飛星規律,用此以計算內氣的生旺衰死。星以逆飛為貴,蓋這亦是道家逆修逆煉的思想也。

 

37. 天地雌雄,生化萬物

道家「逆煉」的思想,據說大成於「鍾呂派」。鍾是指鍾離權,呂是指呂洞賓。由於鍾離權自稱「天下都散漢鍾離權」,後人便把他稱為「漢鍾離」,甚或誤會他是漢代的人,實際上「天下都散漢」,是以「散漢」的頭頭自命而已,「都」是總的意思,即是普天下散漢的老總,蓋屬自嘲之詞,他是唐代人,跟漢代離天百丈遠。

然而於「鍾呂派」之前,道家本已有逆煉的思想,鍾呂不過將之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已。逆煉是於煉氣之時「逆運河車」,由是在旣老之軀體中重新培養出一個「嬰兒」出來。他們的理論其實是基於房中術,將精氣逆運回軀體,由是「結胎」,所謂「奇中奇,男人體內長嬰兒」即是此意,亦即「逆天行道」。

這種思想究竟於何時萌芽?無文獻根據,但若謂其承接魏伯陽《參同契》的思想而來,應該大致上不會離譜。這樣說來,「逆煉」的想法大槪稍早於郭璞的《靑囊經》。

在《靑囊經》中,提出化育的槪念,這便是以天地為雌雄,由是生長化育萬物,風水要得生旺氣為佳,那種生旺之氣,便亦即道家所謂能結胎之氣。彼此原理相通,是故便都主逆。

 

38. 晉代著名的凶宅

重生旺之氣,古人有許多例證。

於三國時,吳主孫皓將宿將丁奉一家流徙,及至晉代,丁奉的舊宅有多姓名人入居,相繼人為周顗、蘇竣、袁眞、司馬秀,結果一一相繼凶敗。後來有一個名叫减燾的人,想去入住,親友皆勸吿他不宜住此犯重大官非的凶宅,他卻不信,終於遷住入去,結果家人相繼凶病死亡,連忙遷出。

其後,名士王僧綽又不信邪,他認為「正達」的人不會受風水影響,於是便計劃裝修入住,誰知一動工,他立刻就被罷官,連「正達」都沒有用。

這座由三國至晉代的著名凶宅,據說即是因為納衰敗之氣的緣故。

怎樣才叫得生旺之氣呢?

玄空家以「當元」為旺氣,例如目前為七運,七赤即為旺氣;七運之後為八運,所以八白便是七運的未來旺氣,是為生氣。

這樣一來,便可以按「洛書九宮」來飛星,若「山水」皆得生旺之氣,而且又能溝通,那便即為吉宅,否則便是凶宅。

然而若要山水生旺,星則非逆飛不可,若順飛,便容易見山水失宜之局,此即以逆為貴。

 

39. 風水貴乎有機

風水的原理發展到這個階段,顯然就比「陰陽」思想高一層次。

陰陽是死板板的,在周代公劉的時代,只知道山是向陽背陰、水是背陽向陰,山水的陰陽恰恰相反。

可是一旦提到陰陽生化萬物,那就是「雌雄」而不是「陰陽」了,因為唯有能起化育生養萬物作用的陰陽,才能稱為雌雄。

這就即是道家的理論,氣本來存在於天地之中,亦存在於人體之內,可是,要怎樣才能發揮氣的作用呢?那就是要用其能生長化育之氣,由是煉精化氣,煉氣化神,神也者,即是有生化作用之謂,亦即所謂生機。

人的生機在,人即可以長生;地的生機在,地便可以令宅墓吉祥,重點即在於生機而已。

後來楊箱松傳授弟子以玄空術,其弟子記曰:「楊公養老看雌雄」,這其實即是一句很重要的口訣。日「養老」,即是生機之意,亦即生育長養之意。說「雌雄」,便即是說不光看陰陽,還須要看陰陽的生育作用。

因此古代的風水思想是有機的,並不是無機的機械分割而又訂立機械的守則,能明白這點,便可容易分辨術數的層次高低。

 

40. 晉代魏舒「成宅相」

晉代的人重視陽宅,並非迷信,可說是科學,人不能不受環境的影響,住宅旣為人每日寄身最久的環境,食眠作息皆在此地,是故便不能不重視。比較起來,這就比漢人之重墓葬,是進了一步。

世傳有《黃帝宅經》,顯然是後人僞託,在黃帝時代雖然有指南針,但絕對不可能有相宅的風水術。僞託此書或即出於郭璞之後,因為那時的人才把陽宅看得比陰宅還重要。

有一個故事說,魏舒幼年喪父,母親攜他回外家居住,外家姓寧,是當時的大族。後來寧氏建新居入住,宅成之後,有精於相宅的人說:「此宅當出貴甥。」

寧家的人聽聞此語,便着意栽培魏舒。魏舒也頗為自負,說道:「當為舅氏成此宅相。」後來果然魏舒官至司徒,兼且長壽。

說相宅能知出貴子,一點都不奇怪,能相出貴甥,這恐怕便有點人事因素,可能相宅的人見到魏舒的樣貌聰穎,因而便有此論斷,結果成為美談,連正史都收錄這個故事。

由這故事可知,晉人重陽宅風水,陽宅多居於平原,於是稱為「平洋龍」的風水術便應時而興,跟找墓葬的「山龍」不一樣了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