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8)將前十二神(1-12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七、將前十二神

 

1. 將星

將星是斗數中「將前十二神」之首。所謂「將前」,即是十二神由將星起,依次順時針方向,排列在它的前面。

將星的基本性質,是代表力量,而且是傾向好的力量。

譬喻說,當天魁天鉞與將星同度時,獲得機會的力量會增加,致不會如廣府話所言,「捉到鹿都唔曉脫角」。當左輔右弼與將星同度時,則代表助力增強,而且來得直接。

但當天刑、大耗與將星同度時,則將星並不增加刑耗的力量,可是亦不能將刑耗的性質化解。所以可以視之為中性反應。

將星最喜與紫微同度,可以幫助紫微發揮其領導力。但若與太陽同度時,則雖增加其光彩,唯卻容易變成喜出鋒頭。

 

2. 攀鞍

攀鞍為斗數「將前十二神」之一。它有兩重基本意義。

第一,攀鞍為「輦輿」之一,主增加聲勢,與三台、八座有同等的意義,只不過攀鞍有流年攀鞍,每年入不同的宮次而三台八座則永遠居於一固定宮垣不動。因此三台八座所增的聲勢屬於終生,流年攀鞍增加的聲勢則僅得一年。

第二,由上述的意義引伸,可以理解為「知名度」。但這知名度卻由於「近貴」而來。譬喻說,陪要人一齊上電視,雖然只屬配角,但知名度卻因此增加。

所以攀鞍最喜與天魁天鉞同會,當命宮無魁鉞時,若有攀鞍同度,在一些情況下亦主得貴人照拂,只不過所得的結果華而不實,僅屬一時的虛榮者較多。

 

3. 歲驛

「歲驛」為「將前十二神」之一。它即是流年的天馬。因此它所表徵的意義,亦跟天馬完全相同。

當流年的祿存或流年的化祿與歲驛同度時,亦成為「祿馬交馳」之局。在命宮,財帛宮、事業宮、遷移宮,皆主進財。

但若流年的歲驛與原局的祿存同度時,則不起「祿馬交馳」的作用。除非在對宮有流祿沖起。大運無歲驛之稱,但卻有大運的流馬,它卻可以跟流年的祿存起「祿馬交馳」之效。

若原局的天馬與大運的天馬同度或相沖,又或大運的天馬與歲驛相沖,則為動象的表徵,主是年有較長時期,或較遠路程的旅行,或遷動頻仍。這種情形,當流年福德宮遇到時,亦主有同樣的克應。

 

4. 息神

息神為斗數「將前十二神」之一。它的意義為缺乏衝勁。

當息神處於福德宮時,往往便表徵為消極,或者喜歡凡事向悲觀、失敗的負面設想,而且由於有這種設想,便容易不肯作任何努力。

息神最不喜與天機同度。無論在命宮或福德宮,都容易發展成「淺嘗輒止」的性格。對任何事業都有興趣,但甫入門,或甚至未入門,便覺得困難而放棄。

唯天梁與息神同度時,卻可以將天梁的原則性減輕,變得隨和。在午未兩宮時尤其如此。

息神與咸池同度,卻表現為隨便,因此很容易接受感情方面的命運安排。女命福德宮見到這種情形,應該注意加強自己的意志。

 

5. 華蓋

「紫微斗數」有據生年年支安星的華蓋,亦有每年按將星順次安星的華蓋,前者可視為生年華蓋,後者可視為流年華蓋。此二星基本性質完全相同,但在實際推算應用上,則尚有一些分別。

譬喻說,命宮與華蓋同度,主其人好宗教、哲理,見煞而無科文諸曜,則可能轉化為愛好神秘事物。但流年命宮見流年華蓋,則不能說其人忽然在這一年愛好宗教哲學,到第二年卻又將這愛好放棄。

因此,流年華蓋在命宮時,所表徵的,主要便是化解災難的力量。這種化解,純屬個人意志的發揮,往往不假外力。但世俗卻常將個人意志發揮的力量視為神秘力量,這即是巫術之類。

 

6. 劫煞

斗數的劫煞有二,一按年支安星,一按流年將星安星。實際上它們的性質完全相同,只是後者可視為流年劫煞而已。

在推算流年運程時,劫煞的作用有時相當重要。火鈴或空劫與劫煞同躔,若在命宮,往往受小人剝剋。這種剝剋且時易令人飽受精神壓力,並不是單純的損失。

舉例來說,失物或被扒竊,不會有精神壓力;但受勒索,便是有精神壓力的損失了。

當在疾厄宮時,所生的病患便亦有精神壓力。在流年,有時僅屬一場虛驚,只是在檢查及診斷過程中,當事人所受的精神壓力卻相當重。在流月、流日推算時,更須注意此項徵驗。因此可以說,流年劫煞與生年劫煞的重要不同表徵,便是在於精神壓力方面。

 

7. 災煞

「將前十二神」的災煞,為比較重要的雜曜,它的基本性質為災難,有時且帶凶險的性質,故必須檢視其同宮星曜,而推斷它的凶險程度。

災煞永遠居於子午卯酉宮。假如沐浴同躔,又見桃花,或見昌曲化忌,當流年、流月、流日的煞忌沖會時,往往主因異性而惹災難。有時這情形頗為間接,例如與女友約會,因而被人「劏死牛」之類。

災煞居於疾厄宮或命宮,與主疾病的星系配合,往往會加深疾病的凶險,例如手術失誤,需再施手術之類。

大致而言,災煞所來的災難,多屬於「雪中送炭」。故原來的星曜吉祥,此星曜便根本不起作用。

 

8. 天煞

「將前十二神」中的天煞,恰與天德有相對的意義。天德指助力或化解的力量來自父執輩,或來自頂頭上司,而天煞則主與父執輩或上司有妨礙以致破損。

所以天煞最不宜入父母宮。當流年父母宮見天煞,又值煞忌刑曜沖會,則此年便應注意與父執輩或上司的關係。不過這種妨礙有時很難憑一己的力量避免,例如一向依為靠山的後台忽然變為冰山,自身難保,這種牽連,便非當事人所能挽回,只能事先有心理準備,盡量減少臨
事周張。

若無煞忌沖會,則天煞的性質亦可以相當溫和。例如在流月、流日,父母宮或命宮見天煞,可能只為要買一件禮物送給上司或父執(或父母),而要張羅款項。

 

9. 指背

指背亦為「將前十二神」之一。它的基本性質,已在名稱上完全顯示出來。所謂「指背」,即是背後遭人議論。

依「中州學派」所傳,若指背與科文諸曜同度之時,則是名高招謗、才高招妒的現象。故與蜚廉有本質的分別。蜚廉所帶來的誹謗,乃屬「蜚短流長」,多屬行事受人誤會。

若指背與蜚廉同度,則由於彼此互相影響,受人背面是非的性質,以及程度都有較壞的傾向,往往避無可避,只能聽其自然。尤以天機化科時,情形更屬如此。唯若天梁化祿,見指背同度,卻為不擇手段以求財的徵兆。

指背出現於命宮時,性質固如上述,其實亦不利出現於交友宮及兄弟宮,主是非謠琢出於下屬或平輩。

 

10. 咸池

「將前十二神」的咸池,與據生年年支起的咸池,其實二而一,一而二,性質上沒有分別。唯一分別,即依將星而起的咸池,可視為流年咸池。

流年咸池與生年咸池相疊,雖然性質略為加強,但當流年咸池疊流年大耗,或二者對拱之時,因色招惹是非困擾的現象更加嚴重。

咸池亦不喜與沐浴同度,亦主因色破損。更嫌與成「泛水桃花」格局的貪狼同度。但這種情形,只有在流年或大運發生,原局星盤則不可能出現。故當此流年大運,務必小心,往往可以避免。

在流年,咸池不喜與武曲化忌同居夫妻宮,稍見煞,尤其是沖會昌曲化忌,即有配偶不忠的可能。唯仍須詳原局夫妻宮的本質而定。

 

11. 月煞

「將前十二神」的月煞,亦恰與月德有相對的意義,一如天煞與天德。

月煞所帶來的災厄,有陰性的本質,故常主與女性親屬有關。此曜入父母宮,主母氏有災難,或為自己帶來嫌妨。入夫妻宮主妻子,入子女宮則為女兒。

但正如天煞一樣,必須見煞忌諸曜沖會,然後性質始覺嚴重,若無煞曜,則其嫌妨常常十分溫和,例如為女兒的學業耽憂,為妻子的家事傷神之類。

唯月煞若在疾厄宮,則亦主有外表難以觀察得到的疾病(此即所謂陰性)。唯若無煞忌,性質亦很溫和,如輕微的風濕,飛蚊症、神經痛之類,並不一定指嚴重疾病。

月煞與文曲化忌同度,見煞忌,亦主色禍。

 

12. 亡神

「將前十二神」的亡神,基本性質為意外的破壞力,或意外的財祿損耗。所謂「意外」,即出乎意料之外,並不指傷亡意外。

例如,事情本來進行得相當順利,突然出現競爭對手,這即是意外的破壞力;又如遺失錢財,這即是意外的財祿損耗。

亡神一定在寅申巳亥四宮垣,因此有可能與天馬同度,倘又見煞,則主凡事奔波費力,多虛少實。即使成「祿馬交馳」之局者,亦受到相當影響。

大致而言,亡神之「亡」,係亡失之意,所以可引伸為浪費。若亡神與刑耗交併,無論在命宮或福德宮,皆主其人作事浮奢。更不宜與空劫同度,則更增加其虛耗浪費的程度。所以流日見亡神,只主有不必要的開支。

「將前十二神」至「亡神」完畢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