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10)化權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3. 化權

斗數中的權星,其性質可理解為權力,因此便亦能引伸為地位。因為一般情況下,只能先有地位而後有權力。

亦喜兩顆權星相遇,例如流年太陽化權,在三方四正與巨門化權同會,則此太陽化權,除了形成另外一種特質之外,權力的程度亦可增加。

然而除了權力之外,化權還有一種性質,即增加化權正曜的積極性與穩定性。例如天機本來不穩定,但化權之後,其動盪即可減輕,而且可以變為靈活性的發揮。

權星亦利於計劃、管理。

與科文諸曜同會,表徵地位與聲望相輔相成;與祿星同會,則表徵為財富與地位相輔相成。若權星與忌星同會,則為因權力而招嫉忌、障礙。

 

16. 破軍化權

破軍的特點,在於開創力,故最擅長突破現狀。當化權之時,突破的力量加強。而且,破軍之突破有時候出於被動,為環境所逼,不得不變。然而凡破軍化權,則突破開創皆出於主動,即使環境安定,依然尋求開創,因此凡破軍化權居命宮的人,必然是個閑不住的人。

破軍居命宮及事業宮,古人認為宜於武職。當破軍化權,見魁鉞、輔弼、天刑、三台八座、天官天貴來會之時,主武職榮身。此項徵驗在現代依然有效。

許多時候,破軍亦主從事工業,此則為破軍與煞曜同度的格局,當化權之時,則管理能力增強,可以指揮若定。故利於以人力為資源之行業。

然而破軍化權卻不主富,故名大於利。

破軍又主冒險性工作,當化權之時,冒險的程度可能增加,尤其是當有煞曜同度時,主從事危險工作。如搭棚、爆石之類。

但如無煞曜同宮,則所謂危險性工作,便可能轉為軍警刑政。唯現代社會行業性質複雜,
故有時亦可成為危險性工業的徵兆。從前已有的爆竹、火柴業,以及近代新興的太空火箭、導彈工業等均應屬於此類。

破軍化權與輔佐吉曜同會之時,從事軍警刑政,主可以由此顯達。若更會廉貞化祿,則富貴無倫。古代重仕宦,因此以為武職榮身比工藝為貴,在現代,工業家的社會地位並不低,因此當見此種星曜組合之時,亦可考慮由工業起家。尤應留意新產品的製造,則亦為發達榮身之一途。

破軍化權守福德宮,主其人喜冒險,或時有新意念。當空劫同度之時更甚。能否把握新的意念付諸實行,影響實際命運甚大。

破軍化權守六親宮垣,時常反而加強破軍在此等宮垣的特質。例如守子女宮時,主子女刑傷,當破軍化權時,更加強刑傷的意味。

又如破軍守夫妻宮,主刑剋分離。當化權之時,每主熱戀中突生變化,則仍有分離的意味所以化權雖屬「吉化」,但卻不等如有此吉化,便能扭轉破軍在六親宮垣的不祥性質。這一點,在推算時相當重要,亦與一般的說法不同。讀者宜加注意。

破軍化權與擎羊、天刑同度,主開刀動手術,此項疾厄宮的徵驗相當準確。

 

17. 天梁化權

天梁乃清貴之星,化權比化祿為佳。當化權之時,更能發揮天梁那種監督、管理的本質,甚為專業人士所喜。

天梁為蔭星,然而亦為刑星,這種性質屬於儒家思想。蓋以刑法蔭庇百姓,政簡刑清則百姓受福。所以天梁化權雖優於化祿,但卻不如化科。因為當天梁化權之時,若有煞耗諸曜同會,便容易流為主觀,甚至變成固執。這種情形在古代社會尚較易適應,現代社會,原則已不值一錢,通街都是醒目人士,因此若命宮天梁有煞,便非從事專業則難通達。

天梁化權最利從事核數、電腦、設計、計劃等行業。若見有疾病性質的雜曜,則亦可從事醫藥工作。若從政,則絕非現代人士所宜,即使屬於清議之職,亦恐不合潮流。

天梁喜入廟的太陽會照,當化為權星之時,尤須借助太陽的聲勢,然後始主能參與大眾的事業。

所以天梁化權,每喜擔任社會工作,或則為傳播、廣告界。此時權星所帶來的利益,為容易得到大眾的信任。因此,天梁化權更喜得輔弼、昌曲、三台八座、恩光天貴諸曜同會或朝拱——若太陽落陷,光熱不足,反不利從事面對大眾的行業。

天梁一般主名不主利。唯當遷移宮天梁化權、祿馬交馳之時,卻主於異鄉經商可成巨富。

此則因天梁天馬本主離鄉背井,而化權得祿,卻主受異邦推崇,並因而致富。

天梁之受推崇,無非出於誠信,化權之時,誠信的意味增加。

天梁帶孤剋的性質,化權之時,孤剋的意味並不因而減少,故亦不宜居於六親的宮垣。有時更會因化權而加強某些不利的性質。

如夫妻宮見天梁,宜妻子年長三年以上,若天梁化權,則往往主年齡差距更大。此即為化權可加強不利之一例。

又如子女宮見天梁須防小產,若天梁化權,小產的可能性更大。更見火星、鈴星、天馬,流產小產頻仍。

天梁入疾病宮,每多危症,若化權,則常t患慢性一。如腸一、風濕、麻痛、痛風、三叉神經痛之類。雖無生命危險,但往往病況纏綿。

唯天梁主易患感冒,化權後則不易傷風感冒,此即化權不化權之別,宜小心體會。

 

18. 天機化權

天機本質浮動、善變。當化權之時,一般情況下則成為靈活、機巧的表徵,可以說性質有所改善。

從這點意義來說,天機化權比化祿尤佳,因為天機化祿雖主得財,但財來財去的性質卻不改變,也即是說,其浮動性並未因而改變,倒不如化權後,成為機巧靈活,而且財源亦較為穩天機主謀略,當化權時,增加其計劃與謀略的能力。若更與文昌化科相會,則尤主以謀略或計劃成名。當天機與天梁同度時,這種意義尤其明顯。故「機月同梁」格,由於天機化權則天同必同時化祿,更見文昌化科,則宜從事專業,以策劃為主,亦可為僚幕人材。在現代,亦傾向於核數、電腦等行業。

天機本主靈活、機巧,當化權時,亦加強了這種意義。只是不喜火鈴同度,若同度,則其機巧、靈活皆帶有輕浮的意味,化權亦不例外,蓋火鈴容易使天機的性質變為虛浮,則其機巧靈活便亦始終有缺陷或表現為華而不實,或表現為譁眾取寵,宜後天修養,避免這種缺點,若能沉潛處事,則可彌補缺陷。

唯天機化權與空劫同度之時,則其人的手段往往雷霆霹靂,出乎別人意料之外。

凡天機坐財帛宮、事業宮,一般情形下,主頻頻變換工作,或多兼職、兼業。當天機化為權星時,兼職、兼業的機會更大,可是變換工作的性質則減輕。

天機化權即容易兼行兼職。這種情形跟破軍化祿的兼行兼職不同。破軍化祿的兼,可以說是「能者多勞」,而天機化權的兼,則是凡有機會都想插一把手,既然插手插得多,因此便自然有兼行兼職的現象。當兼上職務之後,則往往不再負主要責任。

天機化權的另一特色,是增加了投機色彩。這種投機,通常不僅指金融市場的投機買賣,還包括政治手腕的投機、人事關係的投機在內。當吉曜同度之時,投機往往成功,若煞曜同度,則其投機往往弄巧反拙。如當與火鈴同度時,投機之心更重。由於天機化為權星必見天同化祿,所以往往利於投機,但火鈴二星卻可令投機不利,每因臨時改變初衷,以致投機失敗。

若能將天機化權的特性,轉移為工程技術上的靈活,或計劃的周詳,則屬良好的後天趨避。當煞曜同度之時,尤須如此。

天機對四煞空劫十分敏感,化權後並不能改變其性質,因此天機化權,必須視有無煞曜而定其吉凶。若有煞,則雖化權亦必有波折,宜小心計劃行事。亦不宜經商,否則一生中風波甚大。縱能化險為夷,亦傷元氣。尤其是「祿權科會」的天機,若同時見煞,則究以服務於人,或從事專業為宜,更能減少風險,充其量只是勞心奔波以取富貴。

若祿權科會而無煞曜空劫,則亦可從事商業,以代理、經紀等行業為宜。此等行業或帶依賴性,或帶服務性。

天機化權坐守六親的宮垣,比較好的現象,是增加了穩定性。

譬如說,天機守子女宮,在一些情況下為小產、流產之兆但當天機化權之後,則小產、流產的可能性大為減少。

又如天機、天梁的星曜組合,於夫妻宮生離或死別,或主初戀終不能結合,以視實際星曜結構而定,若天權化為權星,則有破鏡重圓的可能。

唯天機化權與右弼守夫妻宮,則反而增強第三者侵入的色彩。桃花諸曜同度者尤確。

天機化權守六親宮垣,有時確可以改善天機原來具有的不良性質。例如天機與巨門同度或相對守夫妻宮,本主婚姻難得美滿,縱巨門化祿亦難改變這項性質,唯若天機化權無煞曜,則婚姻仍可有良好結局。

又如天機守子女宮,煞曜重重,本主無子,但若化為權星,則至少可得一子。若同時桃花重重則主得女。

天機化權於交友宮,主時時更換下屬,化為權星,則變動情況減少。

天機化權守父母宮,則遠離父母的性質可變為優良。

天機守疾厄宮,一般情況下主肝火,當化為權星之後,則常轉化為膽病,或因肝火而影響及腸胃,見煞則主動手術。天機又主神經衰弱,怔忡失眠,化權後則能減少此方面的傾向。

 

19. 天同化權

一般情形之下,天同喜化祿,比較上不喜化權。因為化祿比較安逸,而化權則遠為辛勞。

這種情形初學斗數的人常常覺得很難理解,因為一般斗數書刊皆強調天同為福星,與辛勞似乎攀不上關係,誰知天同之所以為福,只是辛勞而後必成,化權之後,性質尤其如此。

最佳的結構,為天同化權與祿存同度,則雖辛勞,但卻得財容易,而且往往財源不只一端,兼且能夠以財求財,屬於富局。

天同化權如果跟巨門化忌同度或對沖,若同時更見煞曜,則其傷神勞心,往往不足為外人道。兼且易惹是非,凡事接近成功,便易為人指責,甚至破壞,必須大費氣力然後始能扭轉局面。故天同化權對煞曜非常之敏感,尤畏地空、地劫。

天同化權,很容易成「祿權科會」的格局,尤以「機月同梁」格為然。但卻必須分別是否巨門化忌亦同時相會。

如無巨門化忌相會,則決主白手取富貴,但若有巨門化忌,則情況相當複雜,見吉曜者尚可,見煞曜者,則不但須注意人際關係,且一生必多隱痛,無十全十美。

天同化權較天同化祿稍優者,在於化祿時,往往是經艱苦挫折而後興家,化權而不見巨門化忌,則所歷挫折不大,若天梁同度,且有祖業繼承。

天同化權對四煞空劫相當敏感,甚至可以說,比不化權的天同更敏感,故若化權而見煞忌則一生是非口舌甚大,甚至容易與人感情破裂。

天同主情緒,當化權之後,常常產生兩方面絕對相反的變化,視所會合的星曜而定。

若與吉曜同會則情緒變為穩定,遇事常能沉著應付,而且遠比不化權的天同為沉潛,所以雖然忙碌費神,但卻不會將精神花在無謂的地方。

但若與煞曜空劫同會,則其情緒卻反而會變得更不穩定,表現為虎頭蛇尾,或遲疑不決,甚或虛而不實,可是卻器小易盈。

上述兩種情形,不但居命宮如此,即居福德宮時亦往往如此。僅天同、太陰的組合,情形可傾向於改善。

若守事業宮或財帛宮,吉則事業穩定,凶則事業時時更張或且有懷才不遇、生不逢辰的感覺,而且容易盲目追求機會。

天同主感情,故有時亦主性格柔弱。唯化權之後,則可變為稍帶剛強,至少不會隨波逐流,亦不易無原則徇私人感情。

可是天同化權若與巨門化忌同度或相會,則由於巨門化忌的影響,反而主感情用事,見煞者尤甚。若同時見桃花昌曲,女命尤其不宜,必因感情困擾而影響人生的際遇。

天同化權若與太陰化祿同度或對拱,可成富格,但仍以從事專業為宜,若經商,則以代理為佳。尤其見魁鉞者,必主發越。

天同化權亦喜見左輔右弼,主得助力而創業興家。

唯最嫌陀羅同度,天同必在已宮,主一生事業多競爭,且婚姻亦多挫折,見煞者且主因婚姻而影響事業。

天同守六親的宮垣,一般都有缺點,化為權星之後,能改良這種缺點,抑或加強這些缺點,端視所會者為輔佐吉曜或煞刑空劫而定。

然而天同化權所帶來的吉凶,往往僅在於情緒。例如對於子女,兩代感情和諧亦便是吉,並不一定主子女能夠有成就。其所謂凶亦如此。例如子女事業有成,但對自己卻漠不關心。對於這些特性,推斷時須特別注意。

天同化權與天馬同度,於六親宮垣,常主情形比較特別的分離。有時父子同居一屋,但卻經常不見面,便是例子之一。

在六親宮垣,天同化權坐守,亦多見巨門同時化忌,故常常比不化權的天同為劣。一般情形下,主六親關係疏離。.

若天同化權於巳亥兩宮,則夫妻宮借入「天機巨門」,女命以偏房繼室為宜,男命亦宜遲娶,否則主口舌分離。

若天同化權與巨門化忌同會於交友宮,則不但與人交易始善終惡,且亦主兄弟參商。於子女宮,則主嚴重代溝。

以上各種情形,均由巨門化忌一曜決定,這亦是天同不宜於六親宮垣化權的主要原因。

天同化權守疾厄宮,亦須詳所會合的星曜而定吉凶。凶則增加神經痛,血酸、尿毒的傾向,吉則傾向減少,但卻可能轉化為腎病,於吉凶交集時尤須注意腎臟。

天同化權,不利於腎臟,但卻對肝膽有利。故「天同天梁」本主肝胃氣痛,化權後卻可能因此改善情況。但若煞曜同躔,則恐心臟仍受影響。天同化權與巨門化忌同度,則主險症。

 

20. 太陰化權

太陰為財星,尤其利於財務計劃或財務管理。當化權之後,便變成是市場計劃、財務計晝,核數監督之類的性質。

換而言之,命宮太陰化權的人,最適宜為人監管財帛,或運用錢財,並不代表本身擁有巨大的財富。比較而言,太陰化科有時比化權更好,化權者較勞,而化科者則較為安逸。

當太陰化權之時,很容易同時與天機化忌相會,若有煞,則以從事較傷腦筋的工作,或工程工藝為佳;若無煞,則或主財帛不聚,終身替人理財,而自己收穫不大,或主一生事業變化多端。這時候可以說,太陰化權的意義,僅在於掌握財權,運用財富。故評定太陰化權,當局者的成就如何,跟大運的情況有很大關係。

凡太陰在命,必須兼視福德宮。這個概念,於《王亭之談斗數》一書,蓋屬最先提出。當太陰化權於命宮時,福德宮尤其重要。

原因在於太陰若化權星,則福德宮的巨門與天機化忌的關係,往往可以影響全域。倘巨門與天機同度或相對,其影響較重,可能凡事不能貫徹始終,以致太陰化權的意義亦變成「擁財自重」,只滿足於權力,而不能客觀處理,由是常常失去機會,或將簡單的事情變成複雜,因此引起麻煩與困擾。

太陰化權若與太陽化科同度,或拱照,則其人的財權(或計劃能力),常視後天努力而定,故必須積極進修,然後才可使事業變得順利,而地位亦因此提高。太陰雖為財星,化權亦不如化祿之能主富也。

太陰化權守六親宮垣,要注意推算其跟女性親屬的關係,如母親、妻子、女兒、姊妹等。此須由輔佐煞曜的會合情形而定。

一般而言,六親宮垣的太陰化權,最不喜空劫同度,亦不喜「羊鈴」、「火陀」的組合同度,往往主蒙受女親之累,或易生誤會,影響感情。

趨避之道,在於如何冰釋一些小是非,或不作實際上的合作。例如夫妻不可合作開店,不宜讓女兒加入自己的機構之類。互相關心而保持距離,即為善處之道。

太陰化權於疾厄宮,有煞,則為虧損之疾,尤主神經性的虧損。通常表現為神經衰弱,神經病症。當與天機化忌同會時尤然。若無煞,則僅可能為過敏性的疾病。

 

21. 貪狼化權

貪狼主交際。化為權星之後,交際的意味加重,而且許多時候變為主動。這種性質好不好,不能孤立貪狼化權一星而論,必須參考大運流年作整體觀察。

最好的情況是能跟武曲化祿同會,又不見空劫四煞,則能因主動交際而得進益,若祿星不會,且見煞曜,則無論如何主動,其交際應酬亦無非是浪費金錢與時間。只當大運流年星曜良好時,然後始有收穫。

貪狼化權,若無祿會合,亦主其人貪小,一文錢不落虛空地。但雖然如此,卻仍樂意交際應酬,當祿存同度之時,則表面出手大方,可是內心卻常生計較。然而這往往並不是一個缺點,反而成為進財必需的手段。

故貪狼化權與祿星的關係,非常密切。

成「火貪」或「鈴貪」格者,化權不如化祿。化祿主財帛驟發,事業驟興,然而化權而無祿,則僅主表面風光。往往事業似聲勢浩大,人亦交際應酬忙碌,可是實際收穫卻並不如表面。

而且,當局者常傾向於投機,很希望一舉即足以致富。煞星會合時,尤易進退失據。然而若流年不佳,便易為環境所逼,作孤注一擲,結果因而失敗。

貪狼化權唯一的好處,只是穩定性增加。當未化為權星時,事業上多變化,同時亦易惹來競爭,化權之後,變化減少,競爭亦較易佔優勢。

若化權與桃花同度,則轉化為藝術、娛樂、消費享受的性質,亦由此而進財。

貪狼化權居於六親宮垣,大致上而言,吉則增吉,凶則增凶。有人認為「吉化」當可改變不良性質,實際情形卻並非如此。

例如貪狼會桃花於子女宮,主繼室或偏房生子。化權之後,這種性質尤其明顯。不化權,尚或者不公開,化權則必公開無疑。

又如貪狼陷於羅網,守夫妻宮,主婚前多戀愛波折。若化為權星,則往往主感情愈深厚愈易因種種客觀因素不能結合,而並無人反對或破壞。

僅於守父母宮的情形下,貪狼化權始能轉為祥瑞:王父母無刑。但若見桃花,則仍主自身為偏房繼室所生。

貪狼化權於疾厄宮:王膽病而不主肝病。中醫分臟腑,不化權病在於臟,化權則病在於腑。膽又主風,故往往又表徵為風疾。

 

22. 武曲化權

武曲化權,有一個很直接的意義,那便是以行動來生財,亦即必須親自處理業務,不能靠計劃、管理獲得財富。

所以武曲化權,亦往往代表辛勞,尤其當命宮見武曲化權躔度,而福德宮有煞曜時,尤主當局者必須事無大小,親自處理,或則日夜奔忙,難以安享。

從另一方面來說,武曲化權亦主憑事業以求財。亦即其財富的多寡,全憑其所創的事業局面大小或職位高低而定。

然而武曲化權守命者,卻主易受上司提拔,也即是說,當局者在事業上的努力,不會白費,易得人賞識,成為晉身之階。若武曲化權守垣,而三方有煞,則宜從事軍警治安,以武職榮身。本垣若有吉曜,更易得不次的陞遷。

武曲化權不及化祿,是因為化祿則易成富局,而化權者,雖合局亦僅主能在事業上有所建樹而已。必須更有祿存同度,然後化權的武曲才具有成為富局的條件。

唯若武曲化權與祿存同度,躔守命宮、事業宮或財帛宮時,則整組星曜可能變為有利於從事財經工作,然而卻未必利於自行創業,須詳視各大運的情形,然後才可以決定利於自行開創或受僱。

若武曲化權,與煞曜同度,則利於技術性工作或專業工作,以與金屬工具有關者為宜。但若同時見空劫者,則僅宜開設工廠,以使用機器為財源。

武曲化為權星之後,性質變化相當大,以上所述僅為一般原則。

武曲化權守六親宮垣,一般情形,可以減少刑剋,但並不能改善感情。

尤其是當武曲化權守夫妻宮時,若男命,婦奪夫權的意味更重,倘更見煞曜,則主夫妻參商。僅當與祿存同度,又無煞曜同會的情況下,始主因妻得財。

武曲化權守子女宮,有煞,主繼室或偏房生子,或需過繼外子,然後髮妻始生子。若無煞,則妻室亦能生子,但較遲得。

兄弟宮見武曲化權躔度,不宜見煞,更不宜見空劫,否則夥伴掣肘。若祿存同度而見空劫情形更甚。

武曲化權守疾厄宮,煞重者主需動手術。無煞而有祿存同度,則可能為糖尿、腎病等。化權的武曲,不能減少疾病傾向。

 

23. 太陽化權

就星曜本質而言,太陽化權比化祿為佳,化祿者常僅表現為生活豪奢,而化為權星時,反能專注於本身事業,由是可憑社會地位或專業地位獲得成就。

若太陽化權與巨門化祿同度或對拱,即有「異性生財」的意義。利從事外交工作,或服務於外國機構,或在外國建立聲譽。

成「陽梁昌祿」格者,太陽化權則可增加學術地位,而且最利於專利發明。若太陽化權與天梁同度或對拱,而不成「陽梁昌祿」格,則利於社會服務行業,見吉曜同會者,亦可成為行業上的權威,但卻易走偏鋒。

太陽化權與文昌化忌同度,不成「陽梁昌祿」格,則反主處事輕浮,未經深思熟慮即妄行決定,以致蒙受損失。

從另一角度來說,太陽化為權星之後,獨立性增加,開創的能力亦因此增加。可是,喜歡別人捧場的性格,卻亦因而增加。所以太陽化權坐命宮者,往往忍受不住寂寞。因而在不宜進取時,亦易不顧客觀環境,妄圖進取,由是增加人生的波折。於推算時,便須注意一些僅宜韜光養晦的年運,以作趨避。只有當太陽入廟,又有祿存同度或對拱的情形下,才比較容易隨意發揮而有利。

太陽落陷化權,可以改善因落陷帶來的不利。許多時候,因此亦為離鄉背井之兆。尤其是當遷移宮吉利時,更宜離開出生地發展。

太陽化權守命宮,易資助別人,若更見文昌化忌,則主親友借債不還。若經商者,亦以零售業或收現款的行業為宜。

太陽化權守六親宮垣,一般性質多為吉利,尤以男命日生人,更主受男性親屬之助力。

在兄弟宮,有時太陽化權的意義,僅主兄弟數目增加。在子女宮者亦然。尤其是當太陽落陷時,化為權星即可改善落陷的缺點。例如本來主兄弟、子女分離異地,化權之後,至少彼此有一段較長時期的相處。

太陽化權守父母宮,主受父母蔭庇,或受上司提拔。唯若有煞,則有時反為受人掣肘的徵兆。於夫妻宮,亦有同樣微妙的變化。

太陽化權於疾厄宮,一般情形下,加強眼睛缺陷的可能性。在命宮時,亦往往如此。於見煞曜重時,眼睛的缺陷更大。

太陽化權亦主高血壓,與文昌化忌同宮或對拱,則為便秘、痔疾之兆。

 

24. 紫微化權

紫微在斗數中譬喻為帝曜,化為權星,則可譬喻為帝王得掌實權。這種情形,有優點也有缺點。

優點是當局者的決斷力增加,領導力亦增加,可以獨當一面,負起責任,但與此同時,其人的自私心亦必較強,而且容易流為主觀,所以他的決定,便很少為人著想。

因此紫微化權必須得輔佐諸曜同會,尤其是左輔右弼,然後才能減少辛勞,否則凡事親力親為,為自己主觀的決定而努力,有時反易徒勞無功。

紫微化權必須見祿存同會,然後始許富貴,因為當命宮得紫微化權躔度,則財帛宮必同時有武曲化忌,如無祿存,則容易困乏,場面雖佳而內在空虛,不足貴也。

如果紫微化為權星,可是卻與煞曜同會,則可譬喻為帝王喜歡親近小人。由於化權的關係,親近小人的後果,比一般情形更為嚴重,當局者可能流為習染癖好,或多疑忌之心,故此更易使人生多了挫折。趨吉避凶之道,在於提高個人修養,並且時時警惕。

若吉凶交集,即既有輔佐諸曜同會,可是同時卻亦見煞曜,須注意吉凶的性質不能抵銷,因此實際的人際關係便十分重要。兩個人,即使有同一的星曜組合在命宮,假如一者慎重交遊而另一者卻濫交朋友,所發生的實際際遇便大有分別。

唯紫微化權而昌曲同會者,由於稟性聰明,情形更加要緊,當局者固可因聰明才智而得益,但亦可能聰明自誤。

紫微化權躔度六親的宮垣,往往即是六親主觀的徵兆。故最不喜落於夫妻宮,除非當局者命宮的星曜柔和,否則夫妻感情每多破裂,尤其是七殺、破軍等星曜坐命宮,必須留意夫妻相處之道。

如果紫微化權躔度子女宮,則每為代溝之兆,倘若更煞曜同會,又見性質凶惡的雜曜,則須防子女傾家,於其童年時必須善於管教,不加溺愛,使其童年及少年時即能認識人生多挫折,然後始為避凶之道也。

紫微化權守兄弟宮,則不宜與人合作,否則將因此受人駕馭。

疾厄宮紫微化權躔度,加強腸胃病的傾向。若有煞曜,又見天刑,則為動手術之兆。見桃花諸曜,則為腎病或婦女暗病。

 

25. 巨門化權

巨門於斗數中為暗曜,故若無入廟的太陽會照,則無論化祿、化權皆有缺點。化祿者重利,常易憎人富貴,化權者亦然,唯化祿者尚肯向現實低頭,而化權者則每每不顧現實,遂易因妒忌之心而致生困擾。

所以巨門化權,尤其是更見煞曜者,最忌走偏鋒、出鋒頭,往往因而致禍。若巨門化權而得吉曜同會,若能沉潛砥礪,不爭名利,則反而名利不求自得。

巨門化權守福德宮,一般情況可視為深沉的象徵,則喜昌曲或天才同度,便能沉潛於一門專業,不起是非爭端。唯若煞曜同度之時,競爭之心往往甚重,而且傾向於不擇手段的競爭。這種情形,亦唯入廟的太陽可解,則變為大方豪爽耳。

巨門化權,太陰必同時化科,倘太陽、太陰同時入廟,則三星會照便成為一個良好的星系結構,更得輔佐諸曜同會,亦可富貴,雖凡事仍喜親力親為,可是只需不出鋒頭,則運程自必唯巨門化權守財帛宮者,則子女宮必為天相,且受巨門及天梁相夾,此時即不宜見煞,否則主有代溝。煞重者,且主子女傾家。可與比較者為巨門化祿守命宮,若子女宮見文昌化忌,亦主子女傾家。此乃一則敗於子女主觀、成見或癖好,一則敗於子女不知節儉。所以凡巨門吉化,必須注意對下一代的教育。

巨門又主口才,化權比化祿為佳,化權者口才佳而不流於甜滑,化祿者若有煞曜同度,則常恃口才,反易因而滋生困擾。

六親宮垣,一般情形下喜見巨門化權。所謂喜見,係比較而言,即化權比不化權要好。例如兄弟宮見巨門躔度,本主不和,可是化權卻是兄弟創業有成的徵兆。

又如夫妻宮巨門躔度,本主是非口舌閑氣,化權之後,卻主妻室能相夫教子。

子女宮巨門躔度,主以遲得為宜,否則易生代溝,然而化為權星後,則反主子女秀發。

尤其是交友宮,巨門不化權,主是非口舌,化為權星,若無煞曜,則主得諍友。

由上所述,可見巨門化權與不化權之別。

巨門主口腔、食道、腸胃,化權則不宜見煞,否則主病。由口腔食道引伸,又為呼吸器官特別是肺支氣管及喉頭,化權見煞者,亦主這方面的疾病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