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11)化科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4.化科

斗數中的化科,基本性質為名譽及聲望,而名譽聲望的性質,則由化科的星曜本質決定。

從前的社會重功名,所以最喜文昌文曲化科。是為「科文同會」,主登第擢甲。目前為商業社會,因此不必一定要文星化科,且往往喜財星化科,如太陰化科、武曲化科、天府化科之類。且其人的名望,往往還比文星化科者要來得大。這是因為社會本質不同之故。

但有時化科,卻只是心理上的滿足,或產生自豪感。並不代表當局者受別人推崇。這在流年、流月的推斷時,尤須注意此種性質,不可一律視為聲望及名譽。

化科亦可引伸為張揚,所以最畏與忌星沖會,則可能是因為張揚而招阻礙,亦可能是「惡事傳千里」的性質。

 

26. 武曲化科

前已說過,武曲為財星,且主求財的行動,故當化為科星時,其性質便有兩重特點第一,其求財的行動,與知名度有關。例如,在著名的財務機構工作,由於機構本身具有名氣等條件,然後當事人始能藉此生財。

第二,若屬自行經營,或為專業人士,則必須重視知名度的建立。名氣愈大,則收益愈大。所以武曲化科能成良好的星曜結構,當局者往往名利雙收。

然而武曲化科所建立的知名度,範圍不及紫微、太陽、天機化科者彰著,僅局限於本身事業範圍。尤其對從事財經或以金屬工具謀生的人有利。

若武曲化科與廉貞化祿相會,則因知名度常帶來意外的收穫。

凡武曲化科,太陽必同時化忌,前賢釐定此點,可謂含有深意。古人謂「深藏善賈」,即財不喜露白之意。若武曲化為科星,則反以財名彰著,因為是非刑忌尤怨亦必隨之而來,當運行至太陽化忌的大限,便須注意此忌星有無受到激發,若有,則為劣限無疑。

武曲與貪狼同度,而武曲化科,若更成「火貪」、「鈴貪」格,則雖財帛驟發,但卻容易器小易盈,張揚過甚,於劣限時容易暴敗。

因此相對而言,武曲化科較宜專業人士,至少較從商者為有利。尤其現代社會,專業人士的地位提高,雖服務於人,但亦有相當獨立地位,故未必一定要從商始能致富也。

大致而言,財星化科,若以知名度生財則佳,以財彰名則劣,此中消息深微。

六親宮垣,有武曲化科入度,基本性質雖不變,但卻能轉化為較佳的傾向。例如夫妻宮見武曲化科,婦奪夫權的意義雖不變,但卻主妻子能匡扶自己的事業,甚至能主理事業,則自己的權力雖被奪,實際上卻無不良影響。

又如子女宮武曲化科入度,子女較少的性質不變,有些星系,主偏房繼室生子,此性質亦不變,但卻主子女秀發,故雖少亦佳也。

又如父母宮武曲躔度,本主刑剋分離,化為科星之後,不主刑剋,有時反主父母有威權,縱見煞,亦不致死別。

疾厄宮武曲化科,對虛弱性的呼吸器官疾病,有加強作用;但對肺炎、瘤腫等,則有減輕的作用。武曲破軍而武曲化科,主補牙鑲牙。武曲化科,火星同度,主咳咳嗽。

 

27. 紫微化科

紫微為帝星,故喜化科,更喜得府相同朝,或百官朝拱,則主得人望。

唯若無府相及諸吉拱會,反之,更見四煞、刑耗等曜會合,或桃花諸曜同度及對拱,則雖化為科星亦不主名譽。

但無論性質如何,若紫微化科守命宮者,皆主多學多能,興趣廣泛,更見文昌,文曲;龍池、鳳閣;天才等曜同會,尤主才藝出眾,在一行一業中得享令名。

然而,凡紫微居命宮者,交友宮大多不吉,尤其是紫微在子宮化科,交友宮太陰在巳必同時化忌,則主下屬不得力,甚且受友人或下屬拖累。

交友宮的星曜影響兄弟宮,故亦多不宜與人合作,須細詳此二宮星曜推斷。

凡紫微化科,太陰必同時化忌,夜生人,太陰入廟,則情形尚可;若日生人,太陰落陷,則太陰所在的宮垣,往往成為人生的缺陷。

唯一的良好結構是,夜生人,紫微在午,太陰在交友宮化忌,則主下屬得力,且以女性者為宜。

紫微化科主寬厚,但更容易變成主觀,由是愛惡隨心的情形更顯著表現出來,便減弱了寬厚的形象。再加上化科則易惹嫉妒,所以往往便易孤立。唯百官朝拱者,可以減輕這種缺點。

故若紫微化科,煞刑重重者,在劣限,時易有懷才不遇的感覺;在吉限,是非嫉忌必隨名譽而來。故此比較上人生便少福澤,有時不化科者,反而容易滿足,人生亦較少波折。

六親宮垣,紫微躔度,一般都喜化為科星。

例如在兄弟宮,紫微化科者,主急難時有兄弟或知交援手。

又如在父母宮,紫微躔度而化為科星,雖主父母主觀,常喜左右兒女的行動,但卻其實能盡力益蔭兒女。

在夫妻宮,紫微化科,常主夫妻年齡有較大的差距,或主配偶好勝,然而卻不輕易言離,稍加遷讓即可配合。

唯紫微化科於交友宮,更見文曜,則主其人智不如下屬。能善加利用固佳,否則容易太阿倒持。

疾厄宮有紫微化科同度,不主腸胃病,反主排洩系統有疾,亦須留意攝護腺、前列腺等分泌系統。

 

28. 文昌化科

文昌屬輔佐諸曜,斗數中,能成四化曜者,除正曜之外,其餘便僅有文昌文曲能化為科星或忌星。有些流派,左輔右弼亦可化科,「中州學派」則無此說。

昌曲主文章,故有化科的道理。若輔弼化科,則何以主功名的天魁、天鉞竟不化科呢?所以「中州學派」力主輔弼不化科之說。其他派系,對此當有解釋,讀者不妨參考,以及由實際徵驗來決定。

古代重視由科舉取功名,不但異途出身者有所不如,即使是兩榜出身的人,亦比三考出身的翰林低一等,故命宮或妻宮最喜見文昌化科,逢昌曲化科的流年守命,亦視為功名的吉兆。

現在已少去這重意義,因此僅將文昌化科視為利讀書的星曜,尤喜「陽梁昌祿」格的文昌化科。

由科舉的意義,又可將文昌引伸為主書及禮樂的星曜,因此便產生如下的徵驗。

文昌主文書契約,當文昌化科時,往往主因文書契約而得名譽。例如發表作品,因一份合同的簽訂而取得聲譽,或發表重要的書面意見,博得董事局的稱讚之類。

因為現代商場重視合同契約的簽訂,所以往往又主簽訂合同順利。倘如與財星及祿存相會,或受化祿的流曜沖動,則主因文書契約進財。受薪者則亦主不次陞遷。

文昌化科,喜與奏書同會,則為文書之喜,這種文書,可以是陞遷的公文,亦可以是官司詞訟的檔,也可以是作品的發表,甚至是一封期待已久的書函。這時候,化科的意義便不限於名譽,或僅主內心的喜悅。

文昌既主禮樂,由此意義引伸,便可視為婚喪二禮的表徵。故當文昌化科於六親的宮位,若有煞忌刑曜會聚,在此流年或小限之內,或主六親的喪禮。故文昌化科不一定代表喜慶,必須視全域星曜組合而定。

然而斗數的發展時代,是封建宗法社會,所以視父母的喪禮,每以長子裔孫的命盤為準;妻宮亦僅視髮妻;子女宮則視長子。

可是妻宮見文昌化科,又見桃花諸曜,則往往主納寵。現代法律雖不承認妾侍的地位然而此僅屬名義而已,斗數所推算者則為現實的情況。

文昌化科於疾厄宮,單獨這星曜並不主疾病,僅有一重意義,即當於火鈴同會時,則主因疾病而起斑痕斑點。

 

29. 天機化科

天機為浮動的星曜,當化科時,不增加它的穩定,可是卻使其浮動變為活躍。故當命宮有天機化科坐守時,其人便為外務人材,雖然亦擅長計劃,但其活動能力更應受到重視。

天機化科守福德宮,則主權變,而且他的權變常令人容易接受,不會覺得虛浮不實。故天機化科,有時比化祿還可貴。

凡天機化科,巨門必同時化為忌星,而且兩星常易會照,若有煞刑虛耗諸曜,則巨門化忌變為是非困擾常須費盡心力然後才能將局面擺平。若無煞刑虛耗,反見輔佐吉曜會合,則巨門化忌的影響,僅為多言,或雖能言善辯,可是卻帶有虛浮的色彩,別人可以接受,然而卻難免仍有不踏實之感。這種予人的印象,亦往往影響人生的際遇。

天機化科的另一重要表徵,為聰慧明敏。這往往表徵於處事,但亦同時表徵其人擅長學習,所謂舉一隅以三隅反即是此類。

然而天機化科的學習,卻仍帶天機的本質,即擅學而不專,因此除非加以後天人事補救,否則便只懂得浮光掠面的知識,終難深入。

大凡天機坐命宮的人,若同時見煞,均應忌浮誇,尤忌自恃機變,化科時對此尤應注意。

蓋若不化科,則一時僥倖得來的聲譽,雖沒落尚不致影響終生,若化科,當其聲譽下跌之時,其前途亦將大受影響也。

天機坐命,不喜天梁坐福德宮,因為兩顆星曜的性質互相衝突,當天機化科時,衝突情形更加嚴重,常易聰明自誤,其權變亦流為虛偽,非小心後天修養不可。

天機守六親宮位,皆易產生缺點,化為科星後,這些缺點未能彌補,若煞忌刑曜交會時,則反而容易變得欲蓋彌彰。

例如,天機化科守兄弟宮,有煞忌刑耗諸曜同會,則主兄弟不和,可是表面卻若無其事,然而各懷機心,盤算對方的情形,實際上卻十分嚴重,終致反目。倒不如不化科,則彼此反少交參,因而亦不致凶終隙末。

其餘六親的情形,可照上述原則類推。尤其是當兄弟宮見此星曜組合時,與人合作事業,尤其有所不宜。

疾厄宮不喜天機化科,因除肝腸火亢之外,還易變為心腎不交,表徵為失眠,由是引起神經衰弱,至老年時,易發生種種病變。此應於推算晚運疾厄宮時,注意及此因素。

 

30. 太陽化科

太陽本質發散,故不甚喜化科。化科則增加其發射力,名譽雖彰,而實際收穫則少,且過分受人注意,亦非美事,《周易》所謂「亢龍有悔」者即是。

故太陽於廟旺宮位化科,反易變為空虛,不如化祿、化權,較有實際收穫。

太陽化科必需有百官朝拱,然後始能成大事,且需無煞忌刑會照,否則徒然成為眾矢之的,或為虛名虛利而為人利用。

有百官朝拱則不同,可以名實相副,則為社會公眾注視之人物,其言行必可發生影響。唯必需得文昌、文曲同會,然後始無俗氣,否則雖成為社會聞人,而言行庸陋,亦徒招笑柄而已。太陽落陷者,無昌曲則庸陋更甚。若有昌曲,則以與祿存同度為高格。

太陽化科,天梁、昌曲、祿存同會,為「陽梁昌祿」中高格。以卯宮者為最佳,化祿、化權,成就均不如化科為大。然所利者僅為學術研究,或易得科名,並不主能成巨富。

太陽化科之富局,為與太陰化權同度或對拱,而事業宮有祿存。若更得天馬、輔弼、昌曲,則決主少年早發。中年前後雖有挫折,而四十以後則必富貴無偷。唯有火鈴空劫同躔者,則大為減色。

太陽化科亦喜與巨門同拱,則利口才,可於外交界成名。若從商,則宜廣告、傳播行業。

天刑同度者,則宜從事法律。此均主易在行業中脫穎而出,成為表表者。

太陽化科在陷宮,則不宜空劫同度,否則反因虛名而招惹競爭疑忌。

一般情形下,太陽守六親的宮垣,喜化為科星,則主六親貴顯,至少亦有相當社會地位。

唯奴僕宮不喜,見太陽化科,反主手下聲名出自己之上。若更見昌曲,則主當局者才智亦不及下屬。

太陽化科於六親宮垣,有時亦為得六親蔭庇扶持之兆。倘命宮見輔弼者,尤主克應。

唯若化科而與空劫同度,或有陀羅同躔,則主六親無力,或反受六親剝削。

太陽守疾厄宮,主陽明病。化為科星,並不能改善此點性質,或反為增強,故須注意推斷。陽明火盛則傷肝,故太陽化科,有時亦為肝病之兆。

太陽亦主目疾,化科則為散光。於陷宮,見煞,為青光眼。

 

31. 天梁化科

天梁主貴,故在一般情形下,喜化為科星,則必有清譽。

監察管理乃天梁之責,故前人喻之為禦史。若化科,則主受人信賴,得展所長。尤以天機天梁同度或對拱時,更主長於策劃管理。

若成「機月同梁」格,更喜天梁化科,古人視為可成能吏。在現代,若參加企業機構服務,亦必時受人徵詢意見,且加以尊重。倘為專業人士,亦可自行獨立經營。

太陽天梁同度,而天梁化科者,不主學術研究,僅主在專業中有特殊地位。所謂專業,一般性質為大眾服務行業,必須詳視所會雜曜,然後始可具體釐定。

凡天梁化科,亦主有扶強鋤弱、扶老攜幼之心,縱見煞亦不改變。

天梁化科,文曲必同時化忌,若此兩曜同度或對拱,則天梁化科之力便大為減弱。一般情況下,為明察秋毫而不見輿薪之應。在巳午二宮者尤為不吉,常易因小失大,或但重小節,結果弄成人際關係惡劣。

唯天梁化科則喜與奏書同度,是則為中秘人材,擅長刀筆。若從事撰述,亦可成名。

亦喜與天德同度,亦可在醫學上成名。倘更有華蓋、解神,則主著手成春。此尤乙太陽、天梁的組合為然。

天同、天梁的組合,有化科則不忌天馬,不為浪蕩,反主交遊廣闊。更見吉星祥曜,則主四海揚名。在巳宮者,一生雖多驚險,唯每有驚險反為吉運將來之先兆。得魁鉞扶持者更佳,主一生逢驚險必有援手。

天梁化科於六親宮垣,有時並非美事。蓋於妻宮見此,則可能妻子挑剔,倘更見煞,則通常令人難於忍受。

唯現代婦女有自己事業,則天梁化科,亦可能為妻室乃專業人士的克應。

天梁化科於父母宮,主受父母蔭庇。化科於子女宮,亦主子女成名。唯不宜見火星、天馬,否則關係易疏遠。

天梁守疾厄宮,空劫同度者,主風痛,化科加強風痛的頻度與範圍。

天梁亦主腸胃疾病,羊陀同度者,每為盲腸炎之應,若化科,則須防因未能及時動手術,感染而成腹膜炎。

女命天梁化科,火鈴同度者,主月事不調或主流產。

 

32. 天府化科

天府在兩個天干化科,一為庚干,一為壬干。若微細分別,兩者略有不同。於庚干的化科,掌財權的意味較重,於壬干的化科,則利於在現成局面下發展。

其實天府化科,上述兩種性質均備,最少在金錢上受人信賴,前述的不同,只是輕重的區別而已。

天府以得祿為上,如不得祿,則不宜見煞,否則便為「府庫空露」,唯化為科星,則不得祿,且見煞,亦不為「府庫空露」,由此可知化科的重要。

斗數有一些流派,不主張天府可以化科,認為天府性格保守,不出鋒頭,因此不喜揚名。

殊不知天府化科的最基本意義,其名譽即在於受人信任,與出鋒頭根本不同也。

天府化科的重要,等於銀行的商譽。有些銀行,客戶爭著存錢,有些銀行,廣事招徠亦門堪羅雀,故豈可謂天府主儲蓄、/主收藏,便一定非退藏於密不可耶。

天府化科見煞,則轉化為工程技術,且當局者在行業中,一定有相當的聲望。

天府化科與天姚同度,便成為一個異常複雜的星系結構。若有煞,則最好能將謀略發揮於事業,則將變成一個很好的主帥,能因應環境的變化。若無煞,則性質溫和,仍主事事受人信任,僅自私心較重。

紫微天府同度對拱,亦喜天府化科,則其人既長於領導,亦受人信賴推崇。尤其是壬干,天府居已亥,更喜權祿相濟,尤為高格,此時雖會武曲化忌,亦不過主理想過高耳。

天府於六親宮垣化科,一般情形下,並不主六親的信譽,僅主有可以信賴的六親。至於是哪一種六親,當然可以詳其所在的宮垣而定。

在夫妻宮,情形比較複雜,蓋天府化科躔度,雖主配偶誠厚,唯卻嫌與命宮貪狠的性質不配合,因此往往以年齡有差距者為宜,比較易於因應。

壬干天府化科,不喜會「武曲天相」,在六親宮垣,此為信賴六親,反受六親拖累的徵兆。所謂拖累,往往並非有意。因此便不宜太過在金錢上對六親依賴。

天府守疾厄宮,基本性質主胃病,化為科星,則為肝胃氣痛。如見煞忌併臨,則為腎臟疾病。一般情形下,亦主腸胃突然轉為虛寒,吸收營養不良。

 

33. 文曲化科

文昌文曲,古代視為科名之星,因此皆宜化科。在古代認為文曲不及文昌,則因為文曲帶有「異途出身」的味道。唯文曲化科與恩光、天貴同會,則清代術家認為主「恩科」領鄉薦,由此登科甲。

在現代,文曲化科可視為工程、科學的研究。在斗數中,有一個著名的「陽梁昌祿」格,其實「陽梁曲祿」亦可成格•只不過前者主文、醫等科,後者則主理、工等科而已。

文曲又為主口才的星曜,在這種性質上,與巨門化祿者以口舌便利生財,而文曲化科,亦主善於言詞,且容易以言詞取信於人。

文曲亦主術數,故若文曲化科,與太陰、天機同會,亦許在術數上成名。

文曲化科的徵驗,有時須視與其同度的正曜性質而定。

舉例而言,「紫微七殺」未必喜文曲化科同度,這組基本上主權力的星,文曲化科並不能增加其領導力與決斷力。

武曲亦未必喜與文曲化科同度。二曲同宮,氣質不相侔,其一化科,則反而增加了矛盾。

然而天機,天梁卻喜文曲化科同度。對聲譽皆有助力。然而能坐言卻未必能起行,則為其重要的缺點。

巨門化祿與文曲化科同會,則增加了語言的力量。唯以無煞者沉潛,有煞者則無非口舌便給而已,只能取信人於一時。

舉此數例,讀者可推斷其餘。故文曲化不化科,在星曜組合上,往往為一改變性質的樞鈕。

文曲化科每易與文昌化忌同度,或相會於三方,或彼此相對、相夾,推斷時對此情形須加注意。因為每每主一特殊的性質。

大致而言,文昌主思考,文曲主行動。有些人,在思考上是個聰明人,但在行動上卻異常笨拙,即受此星系的影響。

這種情形,除了命宮之外,對福德宮亦有重大的反應。

如六親宮垣碰著這種情況,則主有微妙的關係。尤不喜夫妻宮見文昌化忌,而命宮見文曲化科。古人認為此乃未娶妻、先納寵之兆。不過這種情形,在現代卻已成普遍現象。唯女命遇此便應小心感情挫折耳。

若於年限,文曲化科變為化忌,又沖起文昌化忌,往往為孝服之應。

 

34. 太陰化科

太陰為財星,化為科星之後,一般均主對財源有利。而且必為由名望帶來金錢,或在金錢範圍有聲望,所以命宮太陰化科,以從事財經工作為宜。若不然,亦應在一行一業中創造名望,即可因之有較高收入。

然而太陰主藏,恰與太陽之主發散不同,所乙太陰化科,其得來名望之性質,亦與太陽化科不同。太陽化科,其名望帶有社會性,或為公眾所知,或其聲望係由利益公眾之事業而來,太陰化科,則甚有範圍局限,其聲望亦僅限於為局內人所知,其利益亦屬私人範圍,與公眾無涉。

因此在一般情況下,太陰化科僅利於貿遷、投資。在現代可在金融機構服務,較容易在機構內確立地位。

太陰化科除了有利財源之外,還有一重性質,即是樂觀。

所以福德宮太陰入廟而且化科的人,必定是個樂天派,很懂得享受人生。反而命宮太陰化科的人,由於福德宮為巨門,則雖有聲望,且有財富,往往耽心亦大,時需費盡心神。前人對太陰坐命的人,重視福德宮的推斷,認為可以影響命宮的性質,即是因此。

若太陰化科於財帛宮,命宮必見天梁。由於天梁的影響,便容易表現為人生觀的灑脫。這時太陰化科的性質,便表徵為先得名而後得利•即其收入,係隨名望而上進,並不代表其人長袖善舞,亦不代表適宜進身財經界。

太陰落陷化科,更與投資無緣,以任職於大機構為宜,僅主擅長計劃。

太陰入廟,守六親宮垣,主女親有利。若太陰落陷,則不利女親,日生人尤其不利,無論男女命宮皆如此。但若化為科星,則可改善這方面的情況。

例如父母宮太陰化科於卯垣,更見火鈴,則主童年時母親主持中饋,父親可能出外謀生,因此僅斷為「母氏掌權」。若不化科,則可能父母異離,或童年離家,不得母氏寵愛。

以此為例,在其餘六親宮垣的性質,可以據此推知。

太陰守疾厄宮,一般情形下主陰虛,在陷宮尤甚。若化為科星,並不減輕疾患,反主虛不受補。

由此引伸,則為對一些營養不能吸收,此可能為內分泌失調之疾患。

 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