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12)化忌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5.化忌

斗數中的化忌,性質非常複雜,大致而言,是發揮化忌星曜本質最惡劣的一面。

任何星曜,無全善亦無全惡,正如一隻手,有手掌亦有手背。化忌則為其惡性的表露。

例如太陽的善性,是喜歡照料他人,但惡性則是出鋒頭,當太陽化忌之時,便是因出鋒頭而招妒忌。此僅孤立太陽一星而言,在實際推斷時,則應視整個星系而論。

所以化忌所表現出來的性質,大致上可推定為挫折、障礙、疑忌、是非、亡失,諸如此類的不祥。

有時化忌所表徵的,僅為當局者內心的感受。例如天同化忌,一般為忙碌勞神,在旁人眼中還可能認為是能者多勞。所以化忌並不一定引起際遇上的惡性改變。

 

35. 太陽化忌

太陽主發散,所以就一般情形而言,已嫌光芒奪目,與我國傳統思想之主收斂恰不相侔。

一切術數,基本原則都須以傳統哲學為基礎,所乙太陽坐命,斗數推斷亦並不許為富貴雙全。
化為忌星,性質更變為容易招惹是非尤怨。

因此,凡太陽化忌坐命的人,反宜從事本身即帶有是非性質的行業,如律師、刑法部門之類。若從事普通行業,則無論怎樣周旋,是非尤怨總是惹到身上。

太陽化忌亦有見煞與不見煞之別。若無煞,或且反與輔佐諸曜同會,亦主任勞任怨以成大業,即使在政界服務,謠詠叢生,亦不過名高招謗而已。對實際運程未必有影響。假如見煞,則所惹是非,實足以影響際遇。

由上所述,即知太陽化忌未必不祥。其中應特別注意的,為寅宮的「太陽巨門」而太陽化忌,因為有祿存同度的關係,故最宜從事外交、法律,以及推銷、廣告等競爭性行業。甚至不妨從事傳播,因為傳播行業,本身即帶是非的性質。

唯午宮太陽化忌,雖會祿存,然而日麗中天,光芒太盛,當化為忌星後,必謠謗疑忌叢生,年運稍差即傾跌。

若太陽、天梁的組合,當太陽化忌時,有空曜同度,則宜從事宗教,可表現為辯才無疑且對公眾有特殊的吸引力。

太陽化忌,更見擎羊、天刑,則為官非詞訟,而且所發生的糾紛,往往出於意料之外。

太陽化忌於六親宮垣,無論男女命,皆對六親不利。夜生人情況更為嚴重,若見煞,往往生離死別。

女命,夫妻宮見太陽化忌,有煞,則主戀愛屢生波折,往往受局外人破壞,婚後仍難避免這種情況。若更躔桃花諸曜,則當局者的感情痛苦,可以拖累終身。

父母宮太陽化忌,有煞刑諸曜同會,則主易跟上司不和,或雖兢兢業業,但仍然受上司猜疑,施以壓力。

疾厄宮太陽化忌,一般情形主內分泌失平衡,尤其是甲狀腺。

太陽為陽明之火,化為忌星,陽明火反而更亢,容易引發肝病、眼病。

若女命,有時亦主子宮不正,難以生育。

 

36. 太陰化忌

就一般情形而言,太陰化忌較太陽化忌為佳。太陰主藏,化忌亦不致招惹是非尤怨,於最惡劣的情形下,亦僅為內心痛苦,除當局者本人外,無人加以壓力。一般且僅主麻煩與紛擾,比較容易克服。

表現為內心痛苦者,通常為太陰、天同的星曜組合,在酉宮較佳,若在卯宮,必同時出現「羊陀夾忌」的情況,則當局者的情緒極難平衡,往往因此導致終生抱慷。

凡太陰化忌於陷宮,若又為財帛宮,則須慎防投資損失。這種投資,往往外界有極大的引誘力,當局者無論如何精明,亦往往會作出錯誤的決定。

唯太陰化忌於亥宮,則反主有不虞之喜,或經過困擾,突逢佳遇良機。

太陰主藏,因此亦往往表現為重視精神生活,與太陽之主物質生活不同。所以當太陰化為忌星,有時便為精神空虛的表現。

所乙太陰化忌最不宜在福德宮,若為女命,更見昌曲桃花,則主意志薄弱,往往難以抵受外界引誘,結果一再失足,抱慷終身。所謂紅顏薄命,即是此類。

太陰又傾向於情緒,在巳宮,已嫌落陷,由於借會「天同巨門」的關係,便表現得情緒很難穩定,由此亦容易表現為朝秦暮楚,當局者往往因一時的衝動,影響一生。

因此與其說太陰化忌能夠影響財帛,倒不如重視其影響感情與情緒的一面。尤其是太陽化忌的壓力來自外界,太陰化忌的際遇卻由當局者自招,這一點更宜加以區別。

太陰守六親宮垣,化為忌星,對日生人更不利,主六親無緣,或甚至生離死別。

古人說,太陰守身宮,落陷,主隨娘出嫁。當化為忌星後,有時即為繈褓喪父之兆。倘見火鈴會照者更確。

若奴僕宮太陰化忌,除亥宮外,無論在何宮垣,皆須防受下屬暗算,此以同時見煞者為確。若太陰化忌為文曲化忌沖會,其年尤須慎防下屬盜竊侵吞,或因下屬拖累而致損失。這種情形,即使在亥宮亦難避免。

太陰屬水,守疾厄宮,主陰虛虧損,化為忌星,更加重這種情況。

太陰化忌又為眼病之兆,但病源與太陽化忌者不同。太陽為陽明之疾,且以先天為多,太陰的目疾,必由虛弱虧損而來。

 

37. 廉貞化忌

廉貞為血,為精神享受,又可以表徵為血緣關係,或足以影響精神享受的物質收入。當化為忌星之時,即代表其所表徵之性質發生不如意事,或有障礙與挫折。

所以最直接的意義,為膿血之災。當「廉貞七殺」化忌,且遇煞曜之時,表徵為交通意外即是由血光的性質引伸而來。其實有時血光並不完全是交通意外,亦可能為手術開刀,甚至為與血有關係的病症。例如疾厄宮有廉貞化忌的人,很容易在年青時期生暗瘡,生得密而且頻,這便亦可以作為廉貞化忌表徵之一。

由於廉貞主精神享受,所以戀愛挫折亦可視為廉貞化忌的表徵。若桃花諸曜同躔,這項性質尤為確實。而當廉貞化忌,與文曲化忌交沖之時,便表徵為傷心落淚矣!

廉貞化忌有時為破財之兆,這需要分兩方面來說明。

性質之一,可能是破歡喜財。例如兒女婚嫁;但與之相反,卻可能是喪病而破財。總而言之,其化錢的性質,必與血緣及感情有關。

性質之二,是近乎功敗垂成的破財。進行一件事,已八八九九,可是內部忽然發生問題,以致不但有破財,且有挫折的感覺,這種性質,則關乎情緒。

所以推斷廉貞化忌,應著眼於感情、血緣與情緒,然後詳其餘的宮垣始能推算出事件的性質。

有時廉貞化忌,卻可進財,但進財的同時,必然有巨額金錢支出,特別是作交際應酬的花費以及回傭回扣之類。

於六親宮垣見廉貞化忌,一般情形下為與六親不和,或發生不如意的事。倘情形更嚴重,則可能為傷病或死亡。

但廉貞化忌若與昌曲同會,又見吉曜,於女命,則可能為生子或婚嫁之年。甚至於六親宮
垣亦可持此驗證。例如兄弟宮逢此星曜,是否姊妹婚嫁或有喜,抑或為不如意的事,切不可
單持廉貞一曜來決定。斗數有許多推斷原則,須靈活運用,若持一義以論天下蒼生之命,便如
持一管以窺天,失驗之時,便又謂必然另有秘笈秘訣矣。

例如廉貞化忌於疾厄宮,許多時候主手術開刀,尤主腎病,或婦科疾病。但有時廉貞化忌卻亦主生子,這便須通盤推斷,然後始能釐定矣,只持一訣,必致茫然。

 

38. 巨門化忌

巨門主口舌,語言,因此當化為忌星之時,最直接的意義便為是非口舌。煞刑諸曜同度相會,則甚至可發展為官非詞訟。

但有時所謂官非,並不一定非打官司不可。受官府責罵,亦屬官非。因此有時日盤見巨門化忌,煞刑交集,卻可能只是捱官吏的罵,並不意味有嚴重事件發生。

財帛宮見巨門化忌,亦並不一定是因錢財而惹口舌詞訟,有許多時候,僅主其人所從事的職業,須費唇舌,例如經紀人、推銷員,甚至教師,都屬「口水多過茶」的行業。無論巨門化祿或化忌,均有此種性質,只不過化祿者若非從事此類行業,則易招損失,而化忌者若非從事此類行業,則易惹是非耳。

必須如此分別,然後始為細緻。

凡巨門坐命,必須以不出鋒頭為宜,但求實利,不慕虛名,乃是趨吉避凶之道。當巨門化為忌星時,尤須如此。若稍出鋒頭,則必橫逆交加,阻力特大矣。

由此引伸,巨門化忌則不宜從事歌唱、司儀等演藝工作,而巨門化祿者則較佳,唯仍必須重視人際關係,始可避免是非。但於流年不佳時,卻仍必有是非詞訟發生,並非單純人際關係可以解決。

巨門之為暗曜,並不是巨門本身無光,只是它可以遮蔽其他星曜的光芒矣。這一點,非常重要,若謂巨門本身無光,持此原則推斷可謂百無一是。因此當巨門化為忌星時,應由受巨門所暗的星曜,來決定發生什麼事。如天機受掩,即不宜妄動生非,尤不宜策劃。

六親宮垣有巨門化忌坐守,須注意可能表徵為感情的陰暗面。

例如父母宮見巨門化忌,更有羊陀,則可能為父母不和;若火鈴同度,則可能是自己早年離開父母。故所謂感情的陰暗面,實不可一概而論也。

夫妻宮最不宜見巨門化忌,很可能發生親者疏而疏者親的現象。又或者在感情問題上有難言之隱。此以煞曜同躔尤確。

若兄弟宮見巨門化忌,則不宜與人合作,恐生是非口舌,或意見參商。

巨門化忌守疾厄宮,許多情形下為骨髓、神經疾患。

巨門又主食道腸胃化忌時亦表現為此等病徵,若巨門化忌沖會太陰化忌則為喉病。

 

39. 天機化忌

對於天機化忌,最好打一個比方──

打麻將,有意扣著下家一隻七索,可是當牌局近尾聲時,自己若打出七索,便可叫三辣三飛,於是打七索碰碰運氣,結果包牌。

所以凡天機化忌,應該緊記著一句古諺;「機深禍更深」。亦可以用《紅樓夢》中有關王鳳姐的讖語來形容,「機關算盡太聰明,算去了卿卿的命」。

所以天機化忌在命宮、福德宮的人,最不宜經商,否則必然會碰到自己打敗自己的情況,自己愈痛心疾首的人,愈容易成為勝利者。應付之道,在於保持「平常心」,凡事但依道理去做,成敗委諸天命,如此則反而能獲致成功。王亭之見過一位富豪的命盤,天機化忌坐命,其成功之道,即在於做事但求合理。

天機的優點是機變,但缺點亦在於機變,因為過分聰明的機變,有時會變成滑頭,給人靠不住的感覺,當天機化忌時,性質尤其如此。後天的道德修養,這時候便變成很重要,所以同樣是天機化忌坐命,人生的際遇卻可能大為不同,即是這個緣故。

天機化忌的另一缺點,是容易招謗。無論如何立身行事,都容易受到誹謗,以至人身攻擊。若化精神去應付,則將不勝其煩。可是若化忌而又碰到煞曜時,則常常會碰到不能不應付謠謗的情況,此時當局者可謂心神俱勞。

女命天機,於陷宮化忌見火鈴,古人認為有自殺傾向,即是由於在家庭中不斷招謗,古代婦女無事業,家庭即是她們唯一的天地,年深月久,便會覺得人生缺少樂趣。

天機於六親宮垣化忌,直接的意義是關係疏離。但這種疏離,卻往往是先前關係密切,後來才發展到關係惡劣,因此便易令人覺得失望與傷心。

更不幸的是,六親宮垣的天機化忌,常主因小事化大事,終致各走極端,無法轉園,所以當關係變壞時,若追尋根底,常令旁人失笑,可是當事人卻勢同水火,於是關係愈變愈壞,終於無法收拾。

疾厄宮天機化忌,則常主神經系統的疾患,尤其是失眠、神經衰弱、記億衰退之類。

另一意義,則是傾向於肝病。古人說:「憂則傷肝」,此即為天機化忌的特性。

天機化忌與刑煞同躔,則為手足受傷的徵兆,尤其是手尖腳尖。

 

40. 文曲化忌

文曲化忌跟文昌化忌不同:又昌化忌的徵兆,主要在於合同、契約,支票等文書,但文曲化忌,則可能包括口頭契約的失誤。

現代人很喜歡投機,在股市、金市、期市,其成交都只賴口頭契約,當文曲化忌之時,應防此類失誤。例如經紀落錯單,或買賣前一秒鐘,臨時改變主意。

當文曲化忌與天機化忌相沖會時,對投機尤其不利,其表徵為先勝後敗,其初可能節節勝利,但卻不知收割,終於全軍覆沒。因應之道,在於見好收篷。

文曲化忌於福德宮,則主為人有類聰明笨伯,聰明人專做儍事。若有煞或空劫同度,則為賣弄聰明,結果反而招致損失,此則與聰明人做儍事不同,宜仔細區別。

巨門不宜與文曲化忌同度,若同度,則為是非口舌之應。唯於文曲化忌的同時,天梁必化為科星,此時關係則在太陽,若太陽落陷,是非口舌很難化解,若太陽入廟,則雖惹是非口舌,但畢竟能得到多數人的同情,便反能因是非而帶來名譽。

當文昌化忌與文曲化忌沖會之時,則情形比較嚴重,很容易在莫名其妙的情形下受到損失,而損失則必與文書契約有關。倘同時見到太陰,則為失竊、受騙的象徵。

若昌曲夾天相,而文曲化忌,亦很容易構成「刑忌夾印」的格局,則主當事人有不得已的苦衷,明知對自己不利,可是仍然簽訂文書契約,因而受到損失。

文曲化忌的克應,每須與正曜同參。

在六親宮垣文曲化忌,有時性質很嚴重,例如喪服;但有時性質卻很溫和,例如結婚時主婚人不在場。

有過一個很有趣的例子,當局者夫妻宮文曲化忌,結婚那一年的夫妻宮文曲雙化忌,卻是擺喜酒碰到九號風球,不足兩成賓客參加婚宴。

但無論如何,文曲化忌可視為波折、不如意、不愉快。所以當六親宮垣見文曲化忌,便須留意一些儀式、禮節上的缺陷。

於疾厄宮見文曲化忌,有一個很重要的克應,即破軍與文曲化忌同躔時,主重大的意外。然而卻並不一定主水厄。

文曲化忌與廉貞化忌沖會,則主膿瘡癬癩之類。有時文曲化忌亦主破相,以女命尤甚。天梁躔文曲化忌,則為痘症、麻疹。

 

41. 天同化忌

斗數的四化,不同門派有不同的傳授,於庚干尤為混亂,有作太陰化忌,有作天同化忌。

王亭之所得的傳授,則是後者。附帶說一句,中州學派對於四化的觀點是,左輔右弼不化科,天同可化忌。

主張天同不化忌的論點,是認為天同乃福星,有福當然便不會碰到挫折與困擾。中州學派的論點卻是,若天同化為忌星之時,最直接的推斷,便是有福而不得享。若在感情方面而言,更常常是好姻緣翻作惡姻緣的表徵,或則是精神上的空虛與苦悶。

在人生的歷程上,除了一些特別格局,當天同坐命而化為忌星,其困擾往往表現在精神生活,而不在物質生活。若與巨門同度或對拱者,則一生感情困擾更大。

天同之稱為福星,最基本的性質,是由無到有。例如白手興家之類。若化為忌星時,這種性質依然不變,可是過程卻特別多波折,尤多內心的痛苦。

將此性質引伸,則亦可表徵為感情方面的傷害,例如遭好朋友中傷,或知己者反而有所誤會,這種心情,非當局者很難體會。

由於天同化忌的不吉,主要在於精神,因此最不喜居於福德宮。但若地空地劫同會時,天同化忌有時卻變為吉兆,反象徵其人有個人的獨特人生觀,許多想法雖不為人理解,可是當局者卻能自得其樂。

然而若陰煞、天姚與之同度,則當局者便非養德不可,否則人生必然會碰到重大的打擊,且可能因此一蹶不振。

天同化忌不宜居於六親的宮垣,最直接的影響是感情發生不利的變化,以致關係惡劣。或六親遭逢不幸,以致傷心落淚。

若天同化忌於父母宮,見火鈴,則為棄祖離家之兆,或出祀寄養。

夫妻宮最不宜見天同化忌,見則主有情者不能結合,或一生多痛苦的戀愛,刻骨銘心。而能結禧者,則反多誤會周張。

天同化忌若與祿存同度,於六親宮垣更為不宜,常表現為與六親因利而反目。

於疾厄宮,天同化忌可以加重病情,亦可以使之轉變為慢性疾病,以致影響精神享受。大致而言,凡天同化忌皆主病情增加痛苦,而所患的病,亦偏向於神經系統。火鈐同會時,此傾向尤甚。

 

42. 文昌化忌

斗數的四化,唯文昌文曲的化科、化忌不屬於正曜四化。照王亭之的猜想,古人於正曜外唯重昌曲,乃與古代社會重視科舉有關,所謂正途出身,必須經過國家典試,因而見昌曲化科則喜,化忌則成障礙。

其中辛干的安排很特別,凡文昌化忌,文曲必同時化科,這就是「異途出身」的表徵,或則僅限於兩榜,未能登甲第。

照中州學派的傳授,這又是中式副榜之兆,否則便為異路功名。

由此比較,可知對科甲而言,文昌比文曲更重要。所以斗數家僅有「陽梁昌祿,臚傳第一名」的說法,而不視文曲,但在現代,若命宮見「陽梁曲祿」者,更見科星,即使文昌化忌,亦宜在理工方面發展。

文昌化忌有一基本性質,乃由科名不利引伸而來,即是文書失誤。

所謂文書,包括契約、公文在內,特別是替人擔保,或在銀行建立個人擔保戶口,均在此例。故若財帛宮見文昌化忌,必須小心簽訂契約。

若文昌化忌與空劫同度,極不宜居於財帛宮,在現代社會,常為收到空頭支票,或客戶到期不還貨債的表徵。

有時候,文昌化忌亦可用來看喪禮,或主慶典上的失儀。

在大多數情況下,文昌化忌,則主失約,尤其是於月盤或日盤,尤主克應。將此引伸,則為期待的書信音訊不至。故在遷移宮見文昌化忌,亦主行期遷延。

於六親宮垣見文昌化忌,往往象徵彼此關係的疏離,若於流年見父母宮文昌化忌,為忌星沖起,更見煞刑等曜,則須防孝服。此情形出現於田宅宮,亦非吉兆。

若夫妻宮見文昌化忌,則為婚禮有缺陷的徵兆。倘正曜為「紫微破軍」,「紫微貪狼」,則可能為無婚禮的婚姻。

交友宮見文昌化忌,有煞忌刑耗重重沖起,則為受下屬所累而致損失,或遭困擾。由於此組星曜必與兄弟宮相照,因此有時亦主受兄弟拖累,或爭訟不和。

疾厄宮見文昌化忌,其基本表徵為斑點,如正曜所象徵為眼疾,則須提防為白內障、青光眼,或視網膜脫落等症。有時文昌化忌,亦為白喉之兆。

 

43. 武曲化忌

武曲為財星。財星化忌,最直接的意義,便為在錢財上發生困擾。故經商者每咸周轉困難,而受薪者則有被解僱的危險。情形是否嚴重,須視有無煞忌刑曜沖起。如有,則經商者可能隹閉,而受薪者見可能長期失業。如無,或反有吉星同會,則不過是一時的周折,如經商者因過分擴張,影響資金周轉困難,受薪者則可能是轉換工作時的一段時期停職。

故若命宮、財帛宮見武曲化忌,以自由職業或專業人士為宜。更宜於執利器的專業人士如外科醫生、牙科醫生、髮型業,以至屠宰或廚夫。職業高下,以及其成就如何則須視所會的諸星曜而定,尤須參考雜曜,如見天廚,則必與飲食業有關,是天刑,更可確定「持利器以求財」的性質。

武曲化忌,不喜與地空、地劫同會,若同會,則必耗損金錢。亦不喜與文曲化忌相沖會若沖會,在斗數中便成為一個很大的敗局。有時主意外,有時主突發性的災禍,然而往往只主欺騙性的破財。

武曲化忌,亦極不喜構成「鈴昌陀武」的格局辰戍兩宮尤甚。此主自己的行為導致自己失敗,故引伸至極端,可以視為自我毀滅的象徵。因此,不但命宮不喜見此組星曜,即是福德宮亦不喜見,見則主有極端思想,可以導致自我毀滅。

由於武曲為金星,所以當化忌時,亦往往主金屬創傷,以見刑煞諸曜沖者為甚。不過有時卻只主很小的手術,例如輸血之類,甚至有時只主針灸或物理治療。

於六親宮垣見武曲化忌,有時很難推斷其具體性質,每須詳查流年,然後始可斷定吉凶。

因為有些時候,武曲化忌僅主其六親的行業。如兄弟宮見之,有時便為兄弟乃外科醫生的克應,倘更見科文諸曜,則甚至可定為名醫。

若於見刑煞諸曜的情形下,特別是大運流年更有忌星沖起,則往往主六親的不幸。可是有許多時候,卻主因六親而破財。如在奴僕宮(今通稱交友宮),則往往為受手下人拖累破財之兆。

於疾厄宮見武曲化忌,通常可釐定為動手術,有些情形下,卻主因意外而致手足傷殘。特別不利是「武曲破軍」這組星系,若化忌,更見煞,以及其他一些不吉的特定雜曜,往往為瘤腫以至癌症。

 

44. 貪狼化忌

貪狼化忌,破軍必同時化祿,而且二星亦必永遠在三方相會,故便必然出現「星曜互涉」的情況。

破軍最喜化祿,主開創,因此貪狼化忌的缺點,便常可因此得到彌補。在許多情形下,僅主因開創而多無謂應酬,故不足為患。若吉曜會集,則且主無心插柳柳成蔭,然則貪狼化忌反以為喜矣。

貪狼化忌與火鈴同度,亦主突發,視會合星曜吉凶而定,吉則更帶無心插柳的性質;若凶,則為暴起暴跌,且起跌過程皆出當局者意料之外。所以碰到這組星系,便不宜投機,雖有一時之喜,然而卻難免最後歸於失敗。

貪狼於子宮化忌,最為女命所不宜,若夫妻宮為此星曜拱照,婚姻必多失意。

就一般意義言,貪狼化忌又主爭奪,所以雖有破軍化祿同會,亦不能改變此種性質。因為破軍化祿所主的開創,本身即具有爭奪的意義。在推斷時,應注意的是主動與被動的分別,一般原則是,見刑煞虛耗諸曜,則主被動,故須留意競爭者的舉措。

若貪狼化為忌星,又見桃花昌曲諸曜,則常常主愛情上的爭奪。女命,若命宮逢此組星曜,便須注意感情問題。因為無論主動與被動,皆易產生不良影響,於人於己兩皆無益。

在「羊陀夾忌」的情形下,貪狼化忌則主受人所制。此時貪狼必在子宮,雖有祿存同度,且會破軍化祿亦不為妙。命宮見此情形固屬不佳,在事業宮,亦主一生事業多變,終無固定的發展目標,星曜雖佳亦僅主虛名。

貪狼化忌於六親宮垣,都象徵著程度不同的缺陷。尤其是於夫妻宮、福德宮,往往表徵著難言之隱,成為當局者的終身痛苦。

貪狼,化忌與火鈴同度,則為分離的徵兆,分離時期的久暫,須細詳流年而定。

若六親宮垣見貪狼化忌躔陀羅,則主感情或思想難以溝通。故子女宮見此,親情每多隔膜。後天人事補救便往往非常重要。

奴僕宮見貪狼化忌,最為不祥,因為每主下屬反叛,或親信突自立門戶,成為自己的競爭者。

防疾厄宮貪狼化忌,若女命,須防婦科疾病,亦主子宮不正,難以生育。

若貪狼化忌與廉貞化忌沖會,則為性病,或生殖器官諸般疾患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