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13)推斷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九、談星小結

王亭之談「紫微斗數」的星曜,其目的,在於將十四正曜,以及由十四正曜組成的六十星系,加上輔、佐、煞、化、雜曜,以至流曜的性質,一一予以簡明介紹。

掌握了這些星曜性質之後,可以說,已經掌握了推斷斗數的重要資料,所欠缺者,只是推斷的原則與技巧而已。關於這點,王亭之有一本不公開發行的書籍——《安星法及推斷實例》,應該可以幫助讀者。讀者如欲購買,可電「紫微斗數學會」查詢。這本書,公開了中州學派的推斷原則,偶知一隅者已視為秘傳,今盡量公開,雖然犯忌,但亦可謂金緘度盡。

甲、大限與流年的推斷

初學者不妨由大限及流年開始,學習飛動星盤以及加入流曜之後的推斷方法。

「圖一」為一位女士的星盤。最值得注意的是夫妻宮。天機與右弼、天馬同度。會丑宮的天同與巨門化祿;亥宮的太陰;酉宮無正曜,所以要借卯宮的天梁及太陽化權入宮安星。這樣的星曜組合,看起來很好,化祿、化權,與祿存並照,似可許配偶富貴。

但夫妻宮的天機本已有浮蕩的性質,加上與天馬同度,浮蕩的性質更增加。夫妻宮不喜見左輔、右弼,但此兩曜卻在夫妻宮同會;此外,「太陽天梁」、「天同巨門」都並不是有利夫妻宮的組合,所以命盤中的夫妻宮可謂吉凶並集。是吉是凶,大限的影響很大。

在十四至廿三歲丙申大限時,夫妻宮在午宮,紫微對照貪狼,又見紅鸞、天喜、咸池、天姚等桃花諸曜,但可惜會照戍宮的文昌化忌,而這點忌星卻給大限的廉貞化忌在同宮沖起,文昌為禮樂之星,廉貞主感情,現在同時化忌,故在這大限之中,找不到理想伴侶乃可想而知的事。更何況戌宮的擎羊鈴星,又給午宮的大限流羊沖起,所以必有感情波折。

圖一:()者為丁酉大限的流、化曜

至於丁酉大限(廿四至卅三歲),大限夫妻宮在未宮,宮中無正曜,借對宮「天同巨門」安星,在丁限中巨門化忌,與原來的化祿組成「忌沖祿」的星系,同時與亥宮的太陰化祿、卯宮的太陽化權及天梁會照。陰陽祿權會合,所以為結婚的過程。但夫妻宮有大限的流羊,與巨門化忌同守,所以已暗伏危機;加上「太陽天梁」與天月同度,為神經系統慢性疾病的星系,而亥宮又有地劫,因此這段婚姻實在不敢恭維。

在一九七八年戊午歲次,流年命宮及流年夫妻宮同會貪狼化祿,加上桃花諸曜同度,故主「非禮成親」,我們不妨看一看流年夫妻宮(辰宮)的情況,有流年陀羅同度,與命盤的陀羅沖會,並不值得恭維。

所以於一九七九己未年結婚之後,於八三年癸亥歲次,流年夫妻宮借入「太陽天梁」、天月一組星曜;受丑宮的流年擎羊照會,引動已宮大限流陀,於是夫妻咸情破裂,原因是丈夫吸毒(吸毒應該是屬於神經系統的慢性病)。

再看丁酉大限的福德宮(亥宮),受運羊、運陀會照,原來又有地空、地劫。再加上會照天機、天馬、右弼,以及借入未宮安星的「天同巨門」;和「太陽天梁」,皆為是非口舌的象恰巧丁酉大限命宮所會,亦正是同樣的星系,這就象徵其人的精神困擾特別厲害。

在一九八四甲子年,福德宮(寅宮)的武曲天相,受卯宮的太陽化忌及流年擎羊,與丑宮巨門化忌及流年陀羅相夾,為「刑忌夾印」、「雙忌夾」、「羊陀夾」的三重組合,而且又是「鈴昌陀武」的壞局,故是年曾經自殺。唯幸得流年的祿存同度,會照午宮大限祿存,所以得以不死。

由以上的分析,相信讀者對推斷命盤的觀察方法,應已有一定的認識。

現在讓我們再多看一個命例,同時學習幾個觀察的法則。

「圖二」亦為一女命,命盤中最壞的宮位是丁巳宮(即交友宮)。這個宮位為擎羊、陀羅所夾,宮中天機化忌坐守,構成了「羊陀夾忌」的壞格局。與天機同度的火星,因同樣受羊陀所夾,剛剋之性亦因而加強——打開命盤,先將最壞或最好的宮位找出,是觀察法則之一。

受丁巳宮影響的宮位有三個即辛酉、癸亥、乙丑三宮。其中以辛酉宮為最壞,因為它亦同時與乙丑宮的鈴星相會,即被火鈴二星以「雙飛蝴蝶」式齊來照射。

這個辛酉宮,是三十四至四十三歲的大限命宮——當找出最壞或最好的宮位之後,再找出受其影響的「三方」,即因其影響而變得壞,或變得好的一宮。這是觀察法則之二。

由於大限命宮有缺點因此就需要繼續找出該大限哪一個宮位比較壞。我們應該可以留意到丙辰宮。宮內原有七殺與陀羅坐守,在辛酉大限時,此陀羅與在申宮的大限流陀相沖,因此剛剋之性發動,而且還與在戍宮的大限流羊對拱,剛剋之性更強。丙辰宮是辛酉大限的疾厄宮,所以我們便要留意到在該限之中有無疾厄方面的壞運——找出好、壞運限之後,再找該限的好壞宮位,以決定該限為什麼好、為什麼壞,是觀察法則之三。

再返回原來所說最壞的丁巳宮,這個宮位應該是壬戌年(一九八二年)的疾厄宮。

壬戌宮恰巧是壬戌流年的命宮,「廉貞天府」與天刑同度,又有大限流羊及流年陀羅飛入,這兩顆流曜則分別與原來命盤的羊陀相照會,力量彼此加強。

更壞的是,在壬戌年武曲化忌,在寅宮來會照。流年命宮整個星系顯示有金屬刀傷,找到大限中最壞的宮位後,接著找尋壞的流年,是觀察方法之四。

再追下去,看翌年癸亥年的流年命宮,受到未宮的文昌流化忌,及巳宮的天機化忌會照。

午宮為流年疾厄宮,紫微、擎羊同度,此擎羊為大限擎羊沖動,會合戌宮的「廉貞天府」與天刑,又為流年的貪狼流化忌相沖,再加上天虛,天哭同度,又會寅宮的地劫,故可以推斷她在癸亥年又需要動一次手術——出事件之後,繼續追查翌年的狀況,是觀察方法之五。

下面我們再分析一個男命的星盤。

如「圖三」,這個星盤最令人注意的是,命宮天機化忌與火星同度,但遷移宮(身宮)卻是太陰化權與祿存同度。因此可以推斷,其人利於賺遠離出生地的錢財。

然而太陰落陷,會酉宮的太陽化科亦落弱地,加上「太陽天梁」與天刑對照;所會的丑宮無正曜,要借未宮的「天同巨門」,鈴星、天鉞入宮安星,因而可以推斷他在外地雖可發財但是非口舌甚至官非亦會同時而來。

最精彩的運程是卅二至四十一歲,行甲寅大限。這個大限的遷移宮武曲化科,命宮則為天馬與大限流祿同度,成為「祿馬交馳」格局,兼且流祿沖動午宮的貪狼化祿,因而在這大限之中,在外地必能發財。

然而於此限中,大限父母宮即卯宮無正曜,借太陽化忌(原為化科)及天梁入宮安星,以致與流羊及天刑同度,所以不但主其父親於此限內去世,而且流年逢卯、酉二宮還恐怕會有官非。

一九八零年庚申年,命宮為武曲(大限化科,流年化權)、天相及流年祿存同度,更加上流年遷移宮又飛入流年天馬,成為兩重「祿馬交馳」,故主是年收穫甚豐。

然而翌年命宮即為酉宮,太陽(大限化忌)及天梁,會丑宮文曲(流年化科)及文昌(流年化忌),又借入未宮的天同及巨門(流年化祿)同會,更會原星盤的太陰化權與祿存。還可以注意到,酉宮有大限流羊、流陀並照,加上天刑、劫煞來會,所以是年雖仍有流年祿存沖起星盤的祿存,但卻仍主是年有官訟及破財。

至乙丑年,命宮丑宮無正曜,借對宮「天同巨門」、鈴星、天鉞安星,又有大限的陀羅同度,所會者又為落陷的太陰(流年化忌)與太陽(大限化忌),因而又牽涉入是非糾紛之內。

至丁卯年,改借太陽化忌安星,又會天機化忌、巨門(流年化忌)及流年擎羊,原局且帶大限擎羊又有火星和鈴星併照,更見天刑、大耗、天月等凶曜,是年至宜小心謹慎,必須避免紛爭,且絕不可捲入是非璿渦,否則恐因官非而破大財。

乙、月的推斷

用斗數推算祿命,不宜常常連「流月」吉凶都加以推斷因為太過細微,無論吉凶都反容易影響情緒。但在有些情況下,例如是年可能有交通意外,則不妨用「流月」的推算來加以幫助,看在哪幾個月份有凶險盡量避免出門駕車。因為事實上不可能全年不出門,所以流月的推算便有幫助。

「圖四」為一女命。她於一九七五年(乙卯年)農曆五月駕車失事,且因此斷骨。我們且按命盤來追查一下這宗事實。

一九七五年她的「大限命宮」在戊申,「天同天梁」同度,地空、地劫對拱,會天機(大運化忌,原化科)、火星;及太陰(化祿)、天刑。

遷移宮無正曜,借申宮的星安入,變成地空地劫同宮。會巨門化忌(而且是「羊陀夾忌」);再會戌宮的落陷太陽。

這樣的星系結構,已顯示該大限之中可能有凶險。因此需逐年追查。

圖四()者為丁酉大限的流,化曜

她於一九七一年(辛亥年)及七三年(癸丑年)都曾撞車,但未受傷(讀者不妨自己推斷其故)。可是到了一九七五年(乙卯年),流年命宮在卯垣,恰為流年擎羊及流年陀羅所夾(雖非「夾忌」,但由於天府必無化忌之理,所以亦屬不吉),會亥宮無正曜,借已宮「廉貞貪狼」安星,此二曜又恰為大限的流羊、流陀所夾,此外對宮有武曲七殺;未宮為天相,而此天相具「刑忌夾印」的性質。

最壞的是流年疾厄宮飛至戍垣,太陽落陷守度與太陰(流年化忌,原命盤化祿)、大限陀羅、流年擎羊,以及天刑相照,於寅宮會「天同天梁」、流年陀羅;於午宮會巨門化忌(此化忌給大限的天機化忌沖起)及大限流羊,煞忌均重,所以是年主有疾厄。

然後才看「流月」。

卯年斗君在亥宮,即農曆正月由亥宮起行,至農曆五月,「流月命宮」在卯,即恰與「流年命宮」重疊。計算遁干,乙卯年起戊寅(正月),五月命宮的干支應為壬午,所以遷移宮武曲化忌,命宮再為流年羊陀所夾,而且流月的羊陀將年陀、年羊;運陀、運羊全數沖起,一齊射入流月的疾厄宮(戌宮),戌宮又有月陀與天刑相對,且對拱的正曜為太陰化忌。由是推斷,農曆五月是一個出行兇險的月份——武曲化忌與七殺同度於遷移宮,所顯示的性質為受金屬所傷。

由上例可知,要推斷流月,必須由大限查起,然後查流年,再查流月,才有實際的應用意義,因為推斷流月,目的只是幫助趨避。倘若貿貿然去找一個月份來推斷,則由於漫無目的,過於空泛,有時反而會陷入迷宮而不能自拔。

丙、流日的推斷

筆者不很主張研究斗數的人推斷流日,因為「水太清則無魚,人至察則無徒」,不宜將運程推算得太過仔細。但在個別情形之下,推斷流日又似有必要,例如跟一個彌留狀態的病人推斷死期,以便家人有所準備,又如在可能發生交通意外的月份一定要出門,不得已而思其次,便非要揀日子出門不可。

流日的推斷,是由流月的命宮起初一,至推斷之日所落的宮位,即為「流日命宮」,然後參照日曆(或萬年曆)找出要推算之日的干支來找「流日流曜」。

如「圖五」,假如四月命宮在戌,即在戌宮起初一,順行。如果找尋初四流日的命宮,則順數至丑宮便是。查萬年曆,乙丑年四月初四日的干支是壬戌,因此便以「壬戌」干支來找尋流曜,如天梁化祿、紫微化權,天府化科、武曲化忌,祿存在亥之類。

如有閏月,則以上半月屬前一個月,下半月屬後一個月。流日則仍順輪。如甲子年閏十月,則由閏十月初一至十五日屬十月;閏十月十六日至廿九日屬十一月。

如「圖六」,若十月命宮在酉,即由該宮起初一,順數至廿五日返回酉宮,至寅宮為三十日,仍應接著順數下去,故閏十月初一以卯宮為命宮。流曜則應檢查「萬年曆」,是日為辛酉日,故以「辛酉」干支找尋流曜。至於閏十月十六日,則於十一月命宮(即戌宮)起順行。流月用十一月的干支(即丙子月),流日當然仍用該日的干支。

現在且舉一個「日盤」為例(已略去一些與例子無關的星曜)——

某女士,正行乙未大限。未宮無正曜,借丑宮星曜入宮安星,於是變成是天刑、天月同度;地劫地空相會。「天同巨門」主神經線疾病,尤其與骨殖的神經有關。所以在這個大限之內她可能患上這種毛病,而且一定是慢性病,因為天刑、天月為疾病纏綿之兆,將病況拖
延,以致患者有如受刑,因會合太陽天梁,更加強了這種性質。(見圖七)

再查流年,至壬戍年,流年命宮在戌,廉貞化忌會武曲流年化忌,相鄰宮又見有火星鈴星,構成火鈐夾忌。流年陀羅飛入戌宮,沖動辰宮的陀羅及大限流羊,又沖動大限流陀。再適逢子宮的流年擎羊及寅宮的大限流陀,又沖起午宮的擎羊,所以可斷定是年必有災厄。

是什麼性質的災厄呢?由武曲化忌沖起廉貞化忌,一般均主血光之災。唯是年遷移宮壬辰為七殺坐守,所以並非在外埠受血光災厄。

血光災厄有多種,女命可以是生育、落胎,也可以是有膿瘡之疾,當然亦可能是受金屬創傷。於是追查流年的疾厄宮。

流年疾厄宮在巳天機守度。為兩顆皆沖動的擎羊所夾;與太陰化忌正照。擎羊主傷,太陰與天機相會主神經系統疾患,又與「天同巨門」及天刑在丑宮相會,更在酉宮與由卯宮借入的「太陽天梁」會合,因此可以推定為受意外傷以致影響骨殖神經線。

現在追查流月了。壬戌年正月起壬寅,戌年斗君恰在寅宮故以寅宮為流月命宮,壬寅月武曲再化一次忌,與年化忌相疊,力量甚大。再與戌宮的年陀,月陀相會;又與午宮的擎羊相會(此星的三方四正,受大限流陀、年陀、月陀、年羊、月羊沖起,所以雖為命盤的擎羊,但對流月命宮依然有作用),故可推定這個月份的運程不妙。

追查流日,至初五日(壬子日),流日命宮在午宮;因日干為壬,寅宮的武曲再化一次忌成為「武曲三化忌」,沖動戍宮的廉貞化忌。在三方四正一共會上八點羊陀,煞曜非常之重。再加上是日疾厄宮為丑宮的「天同巨門」及天刑,又為流日化忌與流日擎羊所夾因此難怪當日(一九八二年壬戌年農曆正月初五日)發生車禍,骨折、流血,醫癒之後,仍然骨病纏綿,蓋乃骨殖神經受傷之故,變成終生疾患,需作物理治療。

該女士愛傷之後,由於性生活受到影響,丈夫因而變心。

讀者不妨由八二年(壬戍年)起追查她的夫妻宮,便會知道婚姻從此豎起紅旗。

倘如是日靜居家中,不駕車外遊,則正月初九丙辰日及正月廿五日壬寅日仍主有災(讀者不妨自行飛星推斷,追查緣故),但筆者相信,災禍應該可以避免,除了那幾天小心之外若能修身立德,做點善事,並以濟物利民為抱負,則身體的創傷固然最少亦可以減輕,同時婚姻生活應該不致如此般惡化。這或許即是推查流日運程的作用了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