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5)長生十二神(1-12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四、長生十二神

 

1. 長生

斗數有「長生十二神」,即按生命的發展過程,分成十二個階段。此十二神係依星盤的「命局」而起,分男女陰陽順逆。

長生可以視為人生的開始,但卻不是生命的開始,生命開始於結胎的一刻,但長生卻是主人面世的開端。

因此長生所體現的,便是生命力的開展。它並不是一個人生命力最強的階段,唯卻是生命力蘊藏最厚的階段。所以逢長生所躔的宮垣,便有悠久、積累、豐厚的意味。

當長生躔度命宮之時,代表一個人生命力強,躔度兄弟宮時,象徵一個人手足情深,或易得知己;躔度於父母宮時,意味一個人常易得人提攜照拂;躔度於財帛宮時,則表徵財富的積累。各宮垣的意義可依此而推。

 

2. 沐浴
沐浴為人生的第二個階段,人生出來之後,需要沐浴,洗去從母胎帶來的血穢。所以從生命力而言,亦為積蘊的表徵。

但沐浴在推算斗數時,卻作為桃花諸曜之一,這主要因為沐浴躔度於子、午、卯、酉四個宮度之故。若逆行時,躔於辰、戌、丑、未四個宮垣,則桃花的意味便大為減少。

沐浴並不是正桃花,因此常帶不良的性質。只有當與文昌文曲、化祿、祿存同度之時,桃花才轉化為財祿,可視為因異性而進財;唯若與咸池、大耗、天姚、紅鸞、天喜、天刑、陰煞等同度之時,沐浴只能視為桃花。又若貪狼化忌與沐浴同度,則加強奪愛的意味。假如文昌、文曲化忌,則主因桃花而破財,兼且與異性發生紛擾。

 

3. 冠帶

冠帶為人生的第三個階段,象徵成長至二十歲,可以接受冠禮(在古代,以二十歲為成年,長輩為之行冠禮,表示其人已經成長)。

所以在推算斗數時,便以冠帶代表成長。當躔度於一個宮垣,便意味著這個宮垣有成熟、發越的性質。

因此冠帶最喜躔於事業宮,象徵當局者的事業有發展的希望。亦喜躔度福德宮,往往為思想早熟的表徵,亦象徵其人思想成熟,當與空曜及華蓋同躔時,則主人傾向於哲理。

冠帶躔度於父母宮、子女宮、夫妻宮、財帛宮、交友宮,則無特殊意義,僅能幫助吉星祥曜,將其性質略為加強。

唯冠帶卻喜與文昌、文曲、天才、龍池、鳳閣同度,主增加人的聰明才藝。

 

4. 臨官

臨官為生命過程的第四個階段。當人長至成年之後,便應該出而問世,為社會服務。在古代,出仕為最佳的出路,所以便稱為「臨官」。在推斷斗數時,可將此星曜視之為服務與問世。

所以臨官最喜與天巫同度,有陞遷的意義若與桃花諸曜同度,則主其人喜服務於異性,事業上便亦宜向這方面發展。

七殺與破軍喜與臨官同躔,特別是當破軍化為權星及祿星之時,主人不守一業,喜歡多方面發展。所以多兼行兼業,或多兼職的機會。唯與天同、天機同度時,則僅主其人在事業發展上遊移不定。

臨官與魁鉞同躔,主人宜服務於公共事業或政府機構。見祿,則主因為公眾服務而進財。

 

5. 帝旺

帝旺為生命發展的第五個階段,亦是人的生命力最旺盛的階段。然而亦可以將之視為生命力的頂峰,一過頂峰,便漸走下坡。所以帝旺所躔度的宮垣,雖然可以代表一種氣勢與聲價,可是卻須注意由頂峰下瀉的危險。

當帝旺躔度於事業宮時,往往主突發,尤其與輔佐吉曜同度時,其性質更為確實。

不過當「火貪」、「鈴貪」與帝旺同躔之時,其暴起暴跌、暴發暴敗的性質亦更確切,所以應該加以注意,當事業或財源一走下坡,便應該立刻改轅易轍,避免破敗。

正曜中的主星,如紫微、天府、日生人的太陽、夜生人的太陰,喜與帝旺同度,若得百官朝拱,則主當局者有非常強的領導力,兼且事業上有氣派。

 

6. 衰

「紫微斗數」中有一些星曜,絕不能望文生義,例如「衰」、「病」、「死」等。

「衰」的涵義並不如俗語的所謂衰,它只是代表人生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階段。在這個階段中,人的生機開始由旺轉弱,即所謂「盛極必衰」的衰,十二宮的推斷,皆可以此性質為基礎。

所以在六親的宮垣,衰曜往往代表人際關係由親切變成疏離;在命身宮,則代表當局者的斗志,容易虎頭蛇尾,在財帛宮,便代表對求財缺乏自信心;在事業宮,卻代表其人的事業心不強。

不過此曜在星盤中,對全域的影響不大,只對流日流月起相當大的作用。

 

7. 病

「病」曜亦是一顆對其名稱不宜望文生義的星曜。它亦只代表人生發展過程的一個階段,當人的生機開始由旺而衰後,便容易生病。所謂「病」,其實無非是「衰」的極致。

如果「病」入命宮,並不代表其人容易生病,只代表其生命力不夠強,或者意志不夠堅定,若在六親宮位,則代表六親緣分不足;若在財帛宮,便代表求財的欲望不大,而且往往缺乏實際行動,若煞忌同躔,則代表常因病而化錢,在事業宮,若有天梁、天月,同時又見吉曜,則代表其人宜從事與病有關的職業;或代表事業心不強。

「病」曜在星盤中,對全域的影響亦不大,唯對流日流月則起作用。「病」曜入流日命宮,往往有小不適。

 

8. 死

在斗數中,「死」曜最不宜望文生義。許多人見它在六親宮垣或在命身宮時,便以為代表六親或自己死亡,這其實是極大的誤會。「死」亦無非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,「病」的極致便是「死」,所以它代表的涵義只是生命力相當之弱。

當躔度六親的宮垣時,代表跟六親關係相當疏離,尤其是在父母宮,若無吉星祥曜,而有煞忌刑曜齊湊時,往往代表無父母的蔭庇力,或跟上司關係不密切。

在命宮及福德宮,代表容易消極;在事業宮,容易凡事隨緣,不爭取主動;在財帛宮,代表絕不爭取賺錢的機會。

「死」曜對流日、流月發生的影響較大,在命宮,該日便容易懶懶慢慢。

 

9. 墓

「墓」曜在「長生十二神」中,為比較重要的三顆星曜之一。這三顆星曜,即長生、帝旺、墓庫,或簡稱「生旺墓」。它們構成一個「五行局」,如申子辰分別為「水局」的生、旺、墓。

由生而長育至強壯(乘旺),又由強壯而至生機潛藏(入墓),乃人生必經的階段。

因此,「墓」曜並不代表生機斷絕,或生命的消滅,只視為生命力的隱藏與潛伏。

命身宮較不宜入墓,入墓則不夠開揚,但財帛宮卻宜入墓,尤其是化祿與墓曜同應財帛宮時,便為積蓄儲存的表徵。唯祿存永不入四墓宮,因此只能與化祿在三合方相會。尤喜浮動的星曜化祿,如天機化祿,即因入墓而增加其穩定性。.

 

10. 絕

「絕」曜在「長生十二神」中,其實最為不祥,它代表人生發展過程中,一個生機已經斷絕的階段——「死」與「墓」猶有生機,必須見「絕」然後才是徹底的絕滅。

雖然如此,但當絕曜躔度於一個宮垣中時,仍不代表死亡與滅絕。即使在六親的宮垣,所表徵的只是彼此關係非常疏離。因此最不喜入夫妻宮,蓋人生常以夫妻關係最為密切。但仍須視正曜及輔佐煞化諸曜的組合而定,未可單憑一「絕」曜作推斷。

絕曜所影響的宮垣,疾厄宮亦比較重要,坊本認為疾厄宮見絕曜即表示無病,其實恰恰相反,是表示復原比較困難,與別人比較,需較長時間。

在財帛宮與事業宮,則為灰心喪志。

 

11. 胎

「胎」曜在人生發展過程中,乃屬生命的轉機。當生命滅絕之後,重新結胎,於是一個新生命便開始。

所以胎曜所代表的,是生機的開始,可是必須注意,其生機並不強壯,甚至可以說還非常之孱弱。因此當胎曜臨命身宮時,其人的意志力並不堅強。可是這種不堅強,卻跟衰、病、死曜不同,此三曜的不堅強是冷退,可是胎曜的不堅強卻是幼稚。

因此胎曜可以加強天同的情緒化傾向,加強天機的不穩定。但卻不能影響天府,太陽、太陰的特性。

另一方面,胎曜又可代表希望。因此喜與入廟的太陰,太陽、天梁同躔。尤喜入事業宮與財帛宮,主擅長開展性的計劃。

 

12. 養

「養」曜所表徵的意義,是為長養。結胎之後,需要長養,因此可視為與墓曜相對,兩顆星曜都是潛藏隱伏,但墓庫是衰落時的隱藏,而養曜卻是生機發展尚未完全成熟的隱藏。與《周易》乾卦初九的「潛龍勿用」,其涵義完全相同。

所以養曜比胎曜更加積極,在十二宮,皆可以視為俟機發動的潛伏期。

但在疾厄宮,這種意義卻並非吉祥,如果宮垣中的正曜不吉,則須注意患上潛伏性的疾病。

如果在事業宮或財帛宮,則須注意「潛龍勿用」的特性,可以積極計劃,培養元氣,但卻不可以冒昧行動。

「長生十二神」至養曜完畢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