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4)雜曜(13-24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13. 天虛

天虛與天哭固屬雜曜中的「對星」,可是天虛與大耗亦同時屬「對星」,稱為「虛耗」。

唯虛耗二曜永不同宮,亦不相夾、對拱,甚至亦永不居三合宮位,只有相鄰的關係,所以在推斷「虛耗」這對「對星」時,與看其他「對星」不同,所須留意者為相鄰二宮垣的性質。

例如,「虛耗」一落父母宮,一落命宮,則通常主不守父業;一落命宮、一落兄弟宮,通常主兄弟剝削;一落財帛宮、一落疾厄宮,通常主因病破財。當然,最主要的還是看宮垣中星曜組合的本質而定,「虛耗」的性質只是加強其不利。

天虛不喜入財帛宮、田宅宮、事業宮,與煞忌同躔時,主消散。若在命宮,吉則主大度;凶則主悲觀。

 

14. 陰煞

一般書刊論陰煞,多指之為「犯小人」,因而顯得,對這顆雜曜的重要性認識不足。其實陰煞帶來的災害,往往過之。

陰煞只坐寅午戌、申子辰六宮。在午宮入廟,在申子辰宮落陷,所以見到這顆星曜,多數不能藉入廟來減輕它的危害性。

它的危害性,必須與煞曜同躔時始出現,主要在於增加煞曜所具的陰暗面。例如擎羊主競爭,與陰煞同度則變為暗中的打擊,陀羅主阻礙,與陰煞同度則變為暗中的拖延。是故當陰煞與鈴星同度時,暗面的損害很大。

陰煞雖本身不主疾病,但當陰煞與一些星曜同度之時,卻可以帶來危症,甚至絕症。據統計,一些癌症病人的疾厄宮即往往躔度陰煞,雖然見陰煞並非一定生癌症。

 

15. 台座

「台座」即三台、八座,在斗數中為一對雜曜。它們有一個特點,必須同度或會合然後始產生力量,若單獨一顆,則簡直可以視為不存在。甚至兩星會合,力量亦不見得很大,必須與其他的「對星」配合,然後始能發揮其特性。這些「對星」即恩光、天貴,龍池、鳳閣,台輔、封誥等諸雜曜,以及文昌、文曲;天魁、天鉞等輔佐吉曜。

三台八座的力量,是增加人的地位,或使財產、事業變得有名聲或安定。所以它們最適合作為主星的儀仗(古人稱為「鑾輿」),所謂主星,即紫微、天府、日生人的太陽、夜生人的太陰。

與主富主貴的雜曜「對星」比較,「台座」的性質較為平庸。但在流年配合太歲,卻亦主一時的聲勢。

 

16. 龍池

在斗數中,龍池、鳳閣亦屬「對星」,但它們在共通性質之中,卻仍有各自的特點。

龍池、鳳閣都主才藝,但龍池則較偏向於「藝」這方面。在古代,僅主手藝而言。所以武曲躔龍池,古人乃視為「巧匠」的命宮星曜結構。

也許可以這樣理解,龍池的性質偏近於武,而鳳閣則偏近於文。

龍池鳳閣二星,可以在丑、未二宮同度,這時候,便有文武兼資的性質。即使因為正曜星系性質的影響,流為「巧匠」,亦必具有文藝色彩,如裝裱、雕刻之類,不純為工匠之藝。二星在辰戌宮對拱,大致上亦有同樣特性。

七殺躔龍池於疾厄宮,主陰虛耳聾,此則為龍池獨具的徵驗。

 

17. 鳳閣

鳳閣主才,龍池主藝,所以鳳閣喜與天才、昌曲同度,亦喜見化科。這時,鳳閣不必與龍池同拱,亦可發生力量,主人聰明。

龍池鳳閣可以夾丑、未二宮,所夾的宮垣如為命宮,亦主人聰明,易學習才藝。如為事業宮,則主有專業才能:如為財帛宮,亦主憑專業生財;如為田宅宮,主住宅美觀。

龍池左輔、與鳳閣右弼;或龍池文昌、與鳳閣文曲,皆是互相加強力量的星曜組合,所以最宜同宮,對拱或相夾。大致上可以加強聰明才智,同時亦為主貴的組合,可增加社會地位。

即使所從事者為手藝,亦必有相當的知名度。同時亦利於典試。

七殺、破軍與鳳閣同度於疾厄宮,主眼目有疾。

 

18. 天刑

天刑主刑,所以不喜入六親的宮位。當有煞忌同會之時,往往主刑勉。所謂刑勉,不一定是死亡,有時僅主災病或動手術。

擎羊化氣為刑,因此當與天刑同度之時,力量彼此加強,有時亦主是非口舌詞訟。

天刑與天巫同度,見煞忌,則常因遺產的爭奪而興訟。

但天刑亦未必一定帶來不利。若無煞忌影響,則天刑僅主激發或自律。

例如「太陽太梁」與天刑同度,常主其人宜從事法律,或經激發而獲聲譽、商譽。

又如廉貞、貪狼與天刑同度,則可因自律而減少桃花的性質。

天刑不喜與大耗同拱,否則即名「刑耗」,主破敗、損耗、傾破。

 

19. 天姚

天姚在斗數中,為桃花諸曜之一。而且其桃花往往帶有偶然相遇,便發生感情的徵兆,所以古人謂為「招手成親」。

因此凡天姚在夫妻宮,其結合,必多少帶點不期而遇的性質。若與昌曲同拱之時,則更加強天姚的力量。唯若見輔弼,天姚又化為「媒星」,性質完全不同。

天姚與輔佐吉曜及吉化同度,在命宮、事業宮、財帛宮,均有「異性生財」的性質。宜從事與異性多接觸的行業。在某種程度下,天姚亦可視為財星。

唯「異性生財」亦可轉化為「異性破財」,所以天姚不喜躔文曲化忌,常為「桃花劫」的表徵。天姚亦不喜見陰煞,常主權術陰謀,倘同時見煞忌,則不宜惹草拈花。

 

20. 解神

解神有二,依生年安者為「年解」,依生月安者為「月解」。月解的力量較年解為重。凡年解,必須被流年的年解沖起,然後始主發生作用。

一般說法,解神為消災解難的星曜,可化解惡煞的力量。但解神其實僅在流月的推算上才有較大的作用。在流年,必須「疊年解」然後始主是年吉祥,主消解糾紛是非煩惱。

解神與天壽同宮,守命宮或疾厄宮,主人終身無重病危症。這比天壽與天梁同躔還要好,因為天梁始終會帶來疾病。

然而解神雖可化凶,卻往往亦能將吉事消解,尤其不利婚姻。命宮或夫妻宮見解神,尤其是「疊年解」,往往為離婚、分居的年份。故當年解與天姚同度時,情況非常複雜。

 

21. 天巫

天巫為貴曜,主貴而不主富,所以喜與天魁、天鉞同度,亦喜與流魁流鉞同度。在這種情形下,主陞遷。至少亦主權力增大。

但天巫主貴的性質,卻與科文諸曜不同,它並不對典試有利,亦不對競爭有利。故喜與科文諸曜同度,然後始主可依正途發展,或有利於學術研究。例如「陽梁昌祿」的格局,即喜在財帛宮見天巫,主因學術地位而得社會地位,並因此進財。

天巫亦喜與天梁同度,可以發揮天梁的蔭庇力量,在田宅宮、父母宮,均主得蔭庇,可有現成事業。

因此天巫亦為表徵遺產的星曜,喜見祿存或化祿,宜在命宮或父母宮、財帛宮。若天巫躔疾厄,則為疾病方面的遺傳。

 

22. 紅鸞

紅鸞與天喜在斗數中為重要的雜曜,且屬「對星」。它們且必在星盤中對拱。若一在命宮,另一必在遷移宮。因此力量能互相加強。

本來紅鸞主婚姻,天喜主生育,.二者亦關係密切。所以變成天喜亦可用來看婚姻,紅鸞亦可以用來看生育。

紅鸞宜得文昌文曲同會,再見流昌流曲會合,往往即為婚姻之年。只是現代人的婚姻與古代不同,所以僅可視為感情發展的成熟階段。且有時由於制度的影響(如候期註冊),常可引起克應期的偏差。

紅鸞為正常的「桃花」。僅當與其他桃花星曜會合時,性質才會改變。在人的晚年,紅鸞卻可由桃花轉化為疾病的徵兆。

 

23. 天喜

天喜本為生育的星曜,所以最喜入子女宮或田宅宮,倘再見吉星祥曜,則主生育子女。

但斗數推子女,往往以懷孕之期為準,因此時有數個月的時間偏差—頭懷孕,則當年便誕育;若年中以後才懷孕,子女當然在次年出生。

由於天喜與紅鸞永遠相針,因此亦可用來推斷婚姻。若落陷,則婚期常應在次年。

紅鸞天喜亦主財,但必須與吉星祥曜會合,尤喜與化祿,祿存同會,然後始主進財。若與煞忌刑耗同會,則為「桃花破財」。

在一般情形下,紅鸞天喜主因婚姻或生育而花錢。若流年田宅宮有天喜躔度,見虛耗而不見輔佐諸曜,則主是年家中有人寄居,不作增添人口論。

 

24. 咸池

咸池為性質不良的杉花,永遠居於子、午、卯、酉四宮,這四個宮垣,亦為桃花之地。若與天姚或沐浴同度,則桃花的性質非常之重。古代謂為「無媒苟合」。

於子午二宮,咸池與大耗每易同度,這時候,大耗往往可加強咸池的桃花性質,並且主發生耗損。

咸池不喜見文昌文曲,因為昌曲易轉化為桃花,加強咸池的力量。若文昌化忌、文曲化忌,則更主糾纏不清的咸情紛擾。假如再見財帛破耗的徵兆,有時可視之為感情的陷阱。

貪狼與廉貞與咸池同度,則桃花的性質彼此加強。當此二正曜化忌之時,亦主感情上的困擾。唯咸池天喜同度,廉貞化忌於夫妻宮,或女命的命宮,則只主生育或懷孕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