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4)雜曜(1-12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三、雜曜

 

1. 台輔

台輔在「斗數」中,屬於雜曜。它有時亦列為「輔星」,即當與左輔同宮之時,可增強左輔的力量。

若與右弼同宮,有左輔對拱,則台輔的力量便亦不可忽視。

但在其他星系組合情況下,台輔並不視為「輔星」,它的力量不表現為輔佐,只可視為地位的增高。故古人認為台輔主貴。

以主貴的性質而言,台輔亦喜見天魁、天鉞,文昌、文曲,以及化科,則力量彼此加強。

然而台輔究竟並非正曜,它的主貴,只有錦上添花的性質,因而必須跟主貴的正曜會合,然後才能表現它的特性,故台輔喜與紫微、太陽、天梁等正曜同度。

若與主富的正曜同度,如太陰、天府、武曲,則主因富而致有社會地位。

 

2. 封誥

與台輔成為「對星」的,是封誥,亦屬雜曜。當與左輔或右弼同度之時,亦可稱為「輔曜」。古代術家最喜台輔配左輔,封誥配右弼。故此四曜最整齊的結構,為左輔與台輔同度於卯宮,右弼與封誥同度於亥宮,彼此在三方相會。其次一,」為左輔與封誥同宮,右弼與台輔同宮,分居酉、已,在三方相會。這些分佈被認為是輔佐力相當強的結構。

若無左輔、右弼配合,則台輔與封誥必須成「對星」形成影響一個宮位,然後始主可增加其地位。故此宮位最喜恰為命宮、身宮,若為福德宮亦佳,因為最少可顯示其人的思想及精神享受不卑下。

台輔封誥不喜躔桃花諸曜,因為有時僅主增加桃花的力量,此又不以貴論矣。

 

3. 恩光

恩光在「斗數」中屬於雜曜,與它配合的星為天貴。然而恩光卻有它獨特的性質,古人稱為「主受殊榮」。亦即於典章以外的榮譽。

古代科舉,三年一會試,三年一鄉試,屬於正典,可是正典之外又有特別舉行的考試,稱為「恩科」,故清代術家即喜見恩光遇文昌、天魁,會文曲、天鉞、天貴,認為主恩科得利,此推斷且列為秘訣,實際上此亦係由「殊榮」的意義推衍而來。

恩光主貴不主富,所以便亦喜與昌曲、魁鉞同度或會合。然而必須正曜星系配合,然後始產生作用。

可是當天魁與恩光同度,會天鉞,又見祿存,化祿,正曜又為吉化的財星,則主因地位而獲錢財,或主其財由貴人提拔而得。

 

4. 天貴

天貴與恩光雖屬「對星」,但卻不必成對出現然後始發揮作用——當成對同會時,卻往往僅主社會地位的提高。

若天貴單獨出現,則喜躔文昌,其次則為文曲,再其次為魁鉞。這情形出現在命宮或身宮,均可增加人的聰明與文秀之氣。若出現於妻宮,則主因妻得貴。

天貴亦有一特殊的性質,即喜太陰而不喜落陷的太陽,恩光相反,喜太陽而不喜落陷的太陰。但當陰陽昌曲同度或相會之時,恰值天貴及恩光同會,則主富貴而且穩定。更得魁鉞會合,便成奇局,主白手取功名富貴。

天貴與恩光均不喜躔桃花諸曜,天貴尤甚,否則僅主在花街柳巷中有聲名,受異性青睞。尤不喜與天姚同度,主浮誇虛偽。

 

5. 天空

天空屬於雜曜,跟屬於煞曜的地空比較,雖同有「空」的性質,但卻來得柔和。

例如當天空坐命宮時,一般主人有量度,這種「空」的性質,便為地空所無。再說得具體一點,地空之空,可能為目空一切,但天空之空,卻頗有虛懷若穀的氣量。

可是當天空與其他空曜(如地空、旬空、截空)同度之時,天空卻可以加強其他空曜的性質這時又不能以氣量寬宏視之矣。

天空的弊病,最主要是令人偏向於幻想,所作所為不肯踏實。因此當與浮動的星系配合時,如「天機巨門」、「天同天梁」,更見浮動的輔佐煞曜,如火星,天馬之類,則便增強其不切實際的本質。只有當與昌曲、華蓋同踏之時,幻想始能轉化為哲思。

 

6. 截空

截空的全名為「截路空亡」。一星佔二宮位,分正傍二曜。凡出生年為陽干的人,以居於陽宮(子、寅、辰、午、申、戌六宮)的截空為正空,力量最重,居於陰垣(丑、卯、巳、未、酉、亥六宮)者為傍空,力量甚微。陰干年出生者反之。

截空的本質,不但主空虛、幻想,卻同時帶來突然的干擾與障礙,此即所謂「截路」,蓋有如人行路上,忽然受到攔截。

所以「祿馬交馳」的格局,最不喜與截空同躔,否則其財祿的性質大打折扣。

諸空曜皆具幻想的本質,有時可轉化為哲思,唯截空的轉化,卻往往可變為鑽牛角尖。例如天梁會天同化忌,有截空同度,其思想亦往往陷於主觀而不能自拔。

 

7. 旬空

旬空屬於雜曜,全名為「旬中空亡」,它跟截空相同,亦佔兩個宮位,並亦分正空與傍空,仍以正空為主,傍空的力量很微。

旬空跟截空不同的地方,是沒有「截路」的本質,即不會突如其來發生障礙,可是它卻會使一件本來積極進行的事,忽然自行耽擱。障礙是由他人帶來,耽擱卻屬於自發,因此二者的性質完全不同。

與天空比較,雖幻想的性質一致,但當轉化為哲思時,旬空卻有一念忽生,但卻不能把握著這一念頭來繼續思考,故比較起來,天空的哲思便更具邏輯,甚至可以發展成為思想體系,而旬空則不能。

凡財星多不喜躔空曜,截空更較旬空為差,因為截空帶來的失望比較持久,而旬空則主自行耽誤而已。

 

8. 天官

「中州學派」以天官,天福、天壽,天才為雜曜中的「四善曜」。天官主爵祿,故此「四善曜」實主福祿壽以及才華。

天官主貴,因此喜與太陽、天梁、紫微同躔,尤其是當此三顆正曜化科之時,天官發揮的力量最大。倘如在命宮、身宮,其力量直可與魁鉞跟不化科的正曜同躔時的情形相比。

天官與主富的正曜同躔,則主先有財祿後有聲名。在古代,太陰或武曲吉化,與天官同躔,主捐班出身。此意可以體會。譬如在現代,富豪亦可晉身政壇任清議之職,大致上即可同天官若躔昌曲,尤其是文昌化科,即主其人有聲名於世,或所服務的機構有聲譽。

「太陽天梁」見化科與天官,更主因名而得利。倘為「陽梁昌祿」,此意尤顯。

 

9. 天福

天福主福,故最宜坐守福德宮,可令人精神享受以及物質生活皆佳美。人的好命,並不在財帛多寡,有些星盤顯示,其人財帛豐裕,但精神及物質生活皆不美,便稱之為「富屋貧人」,這種命局,恰與天福守福德宮時成反比。

天福最喜與天同同度,唯天同化忌,則僅能藉天福加以補救。當天同化祿之時,天福自能增加其享受,而且一生無驚無險,是為美格。若與貪狼化祿同度,則偏重於物質生活;與廉貞化祿同度,則偏重咸情生活,皆屬美格。

天福亦喜與天壽同躔,守命身宮、福德宮、疾厄宮皆佳。守命身主人物質富裕精神愉快守福德主人一生無是非橫逆,守疾厄主人少病,且必得善終。唯天福本身並不主貴。

 

10. 天壽

天壽喜應辰戌丑未四個宮位,此四宮若為命宮或疾厄宮,均主人長壽,而且一生無災病,且能大病化小,重症亦轉危為安。

唯天梁與天壽同躔,則一生必至少有一次九死一生的災病,只可得及時解救耳。

凡天壽躔六親宮位,主年齡有不相稱的差距。如躔「夫妻宮」,一般主丈夫年齡大妻子六七年或以上。或相反,妻年反比夫年大兩三歲。躔「兄弟宮」,主兄弟年齡差距大,亦主得年齡有差距之友人助力。可詳正曜星系靈活推斷。如天梁同度,差距更大,天同同度,差距縮小。

天壽在辰戍丑未以外的八個宮垣,僅力量較次,亦有同樣性質。唯躔卯宮之時,力量最薄弱。

 

11. 天才

「四善曜」皆有特別喜歡同躔的正曜。如天官喜太陽,天福喜天同,天壽喜天梁,而天才則喜天機。

當天機與天才同躔之時,主其人聰明才智皆高人一等,且多學多成,恰可改善天機的缺點。天才亦喜文昌,文曲;龍池、鳳閣。則能增加人的才能,且主有專門技能。

當命身同宮之時,天才與天壽亦同宮,此時正曜卻必須帶穩重的性質,然後始主吉利。若正曜浮蕩,則天壽大為減色,而天才一曜,卻可能流為聰明而輕薄,雖為才子型人物,但福澤卻不深。

天才不主福,故喜與天福同度,則能聰明福澤皆備矣。

唯於辰戍二宮天才落陷,則未免減色。

 

12. 天哭

天哭與天虛是斗數雜曜中的「對星」,這兩顆星曜,可以在子,午二宮同度,在卯酉二宮對拱,這時候力量便互相增強,發生負面作用——^六親宮度,一般主傷心流淚,在財帛宮、田宅宮,一般主損失,在福德宮,一般主陷於悲觀。

天哭天虛亦能相夾,所夾的亦為子,午二垣。是否發生影響,須視什麼星曜被夾而定。正曜中的天相、化忌的廉貞,天同,巨門、武曲、落陷的太陰、太陽皆不喜被夾。其餘的星曜組合,被夾時影響不大。

天哭不喜入六親的宮度,只能產生「雪中送炭」的作用。亦即宮度中的星曜原來不吉,然後天哭才發生作用。

命身宮見天哭,須注意六親宮位的吉凶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