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3)六吉六煞(1-5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二、六吉六煞

 

1. 文昌

文昌主科甲,唯不喜居寅,午、戌三宮。在其餘各宮,皆主聰明,性近文藝。若昌曲齊會,又有天才在命宮者,其人智慧過人。見奏書、博士,大利考試。

但若命宮只見文昌,不見文曲等曜,又不化為科星,則僅主聰明,未必利考試求名。見龍池、鳳閣,則必有巧藝,或具有屬於勞力之專業技能。昌曲在命宮者,亦主人易受異性垂青。

命宮正曜為太陰、天同、天機、紫微者尤甚。

與太陽、天梁、祿存同會,為「陽梁昌祿」格,大利考試及競爭。其發跡之期,必在天同躔度的宮垣。是為「太陽蔭福」天梁為蔭星,天同為福星。

「陽梁昌祿」,以「太陽天梁」在卯酉宮者為正格,太陽在辰戌,會「天同天梁」而見文昌,祿存或化祿者為偏格。偏格者,乙太陽化祿為佳。皆主利考試競爭。在現代,又為學術研究之徵。

但太陽在戍,文昌同度,雖成「陽梁昌祿」的偏格,唯文昌落陷,則格局較低。若更文昌化為忌星,或太陽化為忌星,便為破格,反主懷才不遇,多顛沛流離。

文昌格局,以「鈴昌陀武」為最劣。古人說:「鈴昌陀武,限至投河」,這是指武曲、文昌、齡星、陀羅在辰戌二宮交會而言。凡成格者,以武曲陀羅同度為合,則或武曲化忌,或會廉貞化忌,故為挫敗或意外之兆,不必鐵定為投河溺水之憂。

文昌亦可化為桃花,特別是當文昌單見於命宮,而不會文曲之時,桃花的意味更重。或於桃花諸曜畢集的情形下,昌曲同躔,便亦化為桃花。古人以女命不喜文昌,即是因此。甚至說:「楊妃好色,三合文曲文昌」,意為楊貴妃的命,即受昌曲二曜的影響。

然而亦須視正曜是什麼星系而定。最不喜廉貞、貪狼。《骨髓賦》說:「昌貪居命,粉骨碎屍」,「文昌文曲會廉貞,喪命夭年」,即是嫌桃花過重,轉為單薄之徵。其所指,係巳亥二宮「廉貞貪狼」同度,見煞曜,化忌,及文昌文曲而言。

若破軍在卯酉二宮與文昌同度,見火鈴,或破軍在辰戍二宮與文昌同度,為火鈴夾,皆主六親無緣,不良不莠,而自身亦奔波勞碌。

 

2. 文曲

文曲亦為科名之曜,但與文昌不同。文昌主正途出身,文曲則為異路功名。

在現代而言,文昌主文學藝術,文曲則主數理。現代人以數理出身,本來已不算「異路」,但「紫微斗數」究竟是古代的術數,我們只能將各星曜的徵驗加以推廣。所以便不得不將文曲所表徵的數理、工程、工藝視之為異路功名。

因此,當命宮文曲化科,會文昌化忌之時,其人便只宜研究科學工程,對文學藝術只可能有興趣,不可能精通。

文昌代表文字、文章,文曲則代表口才,此又為二者不同之處。

文曲又為術數,所以古人說:「文曲太陰,九流術士。」

文曲最不宜化為忌星,在許多情況下,比文昌化忌還要更壞。

例如「紫微貪狼」在卯,與文曲化忌同躔.便是因賭破家的格局。有一位對晨操非常有心得的人,每賽馬必大負,便是這個命格。假如文曲不化為忌星,則必不致此。

當「武曲貪狼」在丑未宮垣,與文曲化忌同躔之時,古人云:「防溺水之憂。」故可視為具破敗決折性質的運限。

文曲化忌,古人稱為「暗曜」。這個意義,到明代末年已漸模糊,術者以為「暗曜」專指巨門,因此便將「破軍暗曜共鄉水中作嫁」的「暗曜」誤為巨門,實際上即指文曲化忌而言一其實殺、破,貪躔文曲化忌均不佳,如七殺躔文曲化忌,古人則稱之為詐偽。

文曲亦帶有桃花的性質。當桃花諸曜畢集之時,文曲同度,往往便成為桃花。在現代,由於行業的性質廣泛,所以可從事多與異性接觸的行業,以為化解。筆者見過一個命造,命宮為「天機太陰」躔文曲,見桃花諸曜。這種命局,古人認為不宜經商,但其人卻以賣女裝鞋立業興家。

然而當文曲與巨門或天同同度之時,不會文昌,則每多痛苦的戀情。古代認為女命最為不宜,主水性楊花。

由於文曲主口才舌辯,所以當其帶桃花性質之時,亦主能以口才言詞取悅於異性。

根據這性質弓伸,廉貞文曲便成為口舌便給的能吏。唯必天梁、紫微、天府等星曜見文曲,然後始主聰明。

 

3. 昌曲

文昌文曲二星,在星盤中,因同宮、夾宮的關係,往往形成一些特殊的性質。

昌曲可以在丑未二宮同度,最宜見正曜「太陰太陽」,是為「陰陽昌曲」的格局,只須不逢化忌,煞曜不重,即主富貴綿遠。見輔弼魁鉞更吉。古人說:「陰陽會昌曲,出世榮華。」

天梁在丑未二宮,亦甚宜與昌曲同度,不但聰明,而且主有領袖之才。

此外「武曲貪狼」與昌曲同度,為文武兼資;「紫微破軍」與昌曲同度,則主有相當強的創造力,一般皆視為良好格局。

唯丑未宮的「天同巨門」,不宜與昌曲同度,主人好色喪志,丑未宮的天機就不宜與昌曲同度,主人浮蕩;廉貞七殺則流為虛浮,皆非美格。

文昌文曲夾命宮,一般主聰明。唯仍得視所夾的正曜而定。

文昌能夾的宮垣,必在丑未。亦以「太陰太陽」為昌曲所夾,主人富貴,天梁被夾,則主人聰明睿智,但在未宮時,不宜察察為明,否則即恐招怨。

若天相為昌曲所夾,在命宮,仍、一明,但卻易東搖西擺,見風駛舵,無一定主見。若在子女宮,見吉化、吉曜,特別是更見左輔右弼,紅鸞天喜的情形下,往往主得雙生子女。

「紫微破軍」為昌曲所夾,氣質變為淳和,天府為昌曲所夾,則溫厚而明敏。

唯「天同巨門」為昌曲所夾,則反成桃花,天機為昌曲夾,流為機巧而非內才;「廉貞七殺」為昌曲夾,則主人虛浮。

 

4. 輔弼

前人論命,男喜左輔,女喜右弼。但並不是說男命僅得一顆左輔,女命僅得一顆右弼便成佳構,必須一守命宮,另一在三方會合,然後才顯得出守命宮那一顆輔弼的力量。

左輔跟右弼的性質,基本上相同,但左輔則帶主動,所以命宮見左輔,往往得主動的助力。然而人貴自立,故必須命宮正曜有力,結搆良好,然後助力始能錦上添花。從另一方面的意義來說,輔弼亦不主雪中送炭。這即是它們跟天魁天鉞的最大不同之處。

前人以左輔右弼為官祿之星,以左輔為正,以右弼為副,一如文昌文曲,所釐定左輔主正途出身(由科舉出仕);右弼則為異路功名(例如軍功起家,捐班出身)。但「中州學派」則以左輔主貴,右弼主富。這些推斷準則可以參考。

古人說:「左右同宮,披羅衣紫」,即是取得功名之意。此為四月、十月生人,命宮在丑未二垣者有之。然而其實仍須詳命宮的正曜而定,以天府、「太陰太陽」、天相、天梁在命宮者為佳,但仍須不見煞忌刑耗諸曜,然後始主克應。

在現代,這則是社會地位崇高的象徵。但若福德宮性質不良者,則反而不宜爭取地位,否則反主聲名狼藉。知止則止,野心不可太大,便是趨避之道。

若命宮無正曜,左輔或右弼單守命宮,父母宮又見火鈴,則為過繼給別人的命,否則便是偏房和外室所生。這個徵驗非常的準確。曾經算過這樣的一個命造,他本人不清楚,後來詢問父母,始知乃屬養子。

在六親宮垣內,夫妻宮最不宜單見左輔或右弼。所謂「單見」,即一顆星同度,另一顆星卻不能在三方相會。

這種情形,主第三者侵入,或主戀愛時多發生三角關係。在古代,以為這種隋形僅不利女命,在現代,對男命應亦不宜。

倘如夫妻宮的正曜為巨門,或為巨門的組合,見到輔弼單星而不成對,兼且巨門化忌,則情況更加嚴重,當事人在戀愛方面屢受挫折,可能因此影響到人生觀。

左輔右弼又不喜火星及鈴星。當它們與火鈴同度之時,若居女人的命宮或夫妻宮,古代認為偏房之命。在現代則可能為外室。但仍須參考正曜的本質而定,不可只依輔弼火鈴來推斷。

左輔右弼二星,若一居命宮,一居夫妻宮,同時見煞忌,則無論男女皆主兩次婚姻。

在這種情形下,倘若又見桃花,則女命不貞,男命亦有外遇。

這兩顆星,假如一入命宮,一入福德宮,則必須不同時見煞忌刑曜,否則主福薄。至於在什麼方面表現出福薄的情況,則須詳十二宮星曜性質而定,或多病、或婚姻不良、或無子女依靠、或無享受,或易受排擠。

當然,亦應憑命宮及福德宮的正曜而定「福薄」的程度。有時候僅表徵為很瑣碎的事件。

曾見過一個命造,僅終生不能食海產,每食則皮膚痕癢不湛。這個推斷,須同時參考疾厄宮的星曜。

若火鈴亦同時各入一宮,則上述情況較嚴重。

左輔右弼的最佳配置,是一居事業宮,一居財帛宮,與命宮相會。倘如三宮正曜的性質優良,則不但主其人一生多獲助力,而且亦主其人地位崇高,比左右夾命宮的情形還要好。唯「紫微破軍」這組星則屬例外,喜夾甚於喜會。得左右夾的「紫微」,魄力極大,往往能創興新的事業。

倘如左輔右弼恰與文昌文曲同度,同時分居事業、財帛二宮來會命宮,則須命宮的正曜有力,不是浮動的星系,然後始主得助力,而且事業光昌。若命宮星曜浮動,則反而主人生多動盪。女命則為紅顏命薄。

倘如左輔右弼恰與天魁天鉞同度,來會命宮,命宮正曜又吉,則主富貴。一般情形下,主貴多於主富。

在一般情形下,左輔右弼與天魁天鉞同度,優於與昌曲同度。因為昌曲同度僅主聰明秀發,論福澤則不如魁鉞同度。

反而光是左輔右弼二星,一在命宮,一在遷移宮與命宮對拱,論福澤之深厚,亦優於左右昌曲在三方同度來會命宮。

這襄所說的福澤不厚,當然亦包括「能者多勞」的情形在內。

如果單就左輔右弼二星來說,二星對拱,又比二星分居財帛、事業二宮有力。命宮同一正曜組合,輔弼同拱者,領導力及聲望皆優於輔弼同會。

左右夾財帛宮,財帛宮正曜化祿,主富;左右夾事業宮,事業宮正曜化祿、權、科,主貴。其情形當然應該參考正曜組合的本質而定。

古人說:「左右昌曲逢羊陀,當生暗痣。」這是一項判定命盤是否正確的徵驗。其具體情形是,左輔右弼與文昌或文曲同度,有擎羊陀羅在三方四正相會,則身體上當有胎記,或形狀較奇特的瘢痣。

然而這項徵驗,並不代表命運同時出現什麼特定情況。當推斷斗數時,若術者算出這項徵驗,倘如又說這暗痣胎記對什麼不利,則可以說,絕對沒有徵驗的根據,千萬不可因此受愚。

「中州學派」本來還傳有一些徵驗,釐定暗痣胎記所生長的部位,不過王亭之在此則想略而不論,因為這些徵驗既無關命運,讀者不知道並不重要,若公開透露,則反易為心術不正的人利用。

 

5. 魁鉞

天魁、天鉞,稱為「天乙貴人」,亦即「子平家」之所謂「夜貴、畫貴」。魁鉞在古代亦認為主科名,在現代,毋寧視之為機會。

不過所謂機會,則必與典章文物制度有關。例如現代香港實行「政制改革」,官吏銓敍制度隨之改變,由制度帶給一些人好處,便可以由天魁,天鉞顯示出來。

在商業社會,地位及財富不一定由任公職而來,所以一個企業在計劃上的更張,帶挈了一些人的利益,這種情形亦可以由魁鉞二曜表徵。

有機會還需要有助力,所以天魁、天鉞喜見左輔、右弼相會。與昌曲相會,雖然說同是科名之星,但性質其實不同,彼此反而難產生融和配合的力量。

古人認為昌曲主科名,魁鉞亦主科名,於是它們的基本性質便容易混淆。其實古人的意思,是認為昌曲主聰明才智、文章學問,而魁鉞則是在科名上提攜帶挈的力量。所以考試視昌曲,而出仕則視魁鉞。

魁鉞之中,又以天魁主正途出身,天鉞主異路功名,所以從前科舉時代,便有「魁星」的說法。傳說「魁星」持硃砂筆,若在士子的名薄上點了誰人的名字,誰人便可登科出仕。是故從前的士子都於考試前拜魁星,由此可見古人對天魁一曜與科名關係的看法。

至於天鉞,則必須與天魁適度配合,然後始主正途功名。例如「魁鉞夾命」,或魁鉞二曜,一在命宮,一在身宮。否則,天鉞「單星」不但力量不足,而且只主一些小機會。

天魁天鉞二星,若一在命宮,一在夫妻宮,而夫妻宮又恰為身宮,而加上命身二宮的星曜組合良好,則主少年登科,而且得取美妻。但若所躔命身二宮的正曜不吉,則不主功名富貴,而得娶美妻的性質卻不變。

這時候,便得視是否惡煞空劫亦同度相會,或有桃花諸曜同會,若然,古人便認為「雖富貴而不免淫佚」。女命更主私情。

當魁鉞二星,一居丑宮,一居未宮,而且分別為命宮及遷移宮,可是遷移宮恰巧又是身宮之時,則稱為「坐貴向貴」。

「坐貴向貴」是好是壞,應以宮垣中的正曜為主,若組合吉利,則男女皆主富貴,但同時亦主易得異性垂青。所以古代便認為「坐貴向貴」的女命為桃花。

星盤中的天魁天鉞,一定要跟流年或大運的「流魁流鉞」相疊,然後才能顯出較大的力量。這是推斷運限時的基本知識。

例如,甲年生人,天魁在丑、天鉞在未,則於甲、戊、庚大限或流年,流魁流鉞便相疊,詳視魁鉞相疊是何宮垣,往往便主喜慶。如在夫妻宮相疊,往往為婚姻之年,在子女宮相疊,往往為得子之喜。

魁鉞相夾,亦必與流魁流鉞相疊,然後才能發揮力量。如丁年生人,天魁在亥、天鉞在酉,戌宮為魁鉞所夾,於丙戌年,流魁亦在亥、流鉞亦在酉,是則流年命宮在戌垣便為兩重魁鉞所夾,主其年得典章文物制度帶來的機會。

魁鉞二星,須成對然後能發生力量;成對之後,還須相疊,這一點必須注意。

魁鉞所夾的宮垣,最喜「紫微天相」。

「紫微天相」坐命宮的人,本來有不少缺點。一般情形下,福澤必難全美,但在辰戌二宮為魁鉞所夾持,則其人必有相當崇高的社會地位。

魁鉞相對的宮垣最喜「太陰太陽」。

「太陰太陽」坐命宮的人,亦有不少缺點,即人生難以一帆風順,發越之後,即易沉滯。但當為魁鉞二星同度及朝拱之時,主考運大利,亦主易受貴人提拔。

在申子二宮的魁鉞,喜會辰宮的武曲。武曲化祿尤佳,經商亦可富貴。

寅午二宮的魁鉞,喜會戌宮的巨門。因易構成「反背」的奇格。即使不成「反背」之局,亦主一生多幸運的機遇。

天魁天鉞,不入辰戍二宮,因辰為天羅、戌為地網,貴人不入羅網。

但丑未二宮的魁鉞,僅為旺宮,不入廟。在這兩宮垣的魁鉞,古人認為四十歲後遇之,「貴人入墓」,不但不主機會,反而變成陰小傷害。所以有「魁鉞重逢兼煞湊,痼疾尤多」的說法。若四十後大限流年在丑未兩宮,流魁流鉞與原來的魁鉞相疊,再加上有火鈴羊陀同度會照,則主患纏綿不癒的疾病。

上述徵驗,雖有一定程度的準確,但是現代社會的人,中年以後取得功名富貴的機會,比古代為多,因此亦不能一概而論。

但四十以後,魁鉞卻可化為桃花。當與桃花諸曜同會之時,男命往往主中年以後始多外寵。女命是否如此,讀者不妨自行徵驗。

魁鉞主桃花,以在福德宮及夫妻宮為確。在命宮者不是。

例如福德宮在子、夫妻宮在申,乙年或己年生人,天魁在子、天鉞在申,在此兩宮又見沐浴、咸池、大耗、天姚等曜t則魁鉞便亦往往化為桃花。

這時候便須詳察命宮、夫妻宮、福德宮的正曜組合本質而定。假如福德宮為「天同太陰」之類,則主其人易因意志薄弱而惹感情上的困擾。假如為「武曲天府」,則主多為有家室之人追求。

如果宮垣中的正曜穩定,而且見祿,則反主因妻得財。例如福德宮為紫微,夫妻宮為武曲化祿及天相,命宮又會午宮祿存,便屬此例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