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2)十四主星(11-14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11. 天相

前人比喻天相為掌印之官,比喻天機為謀臣,即是說,天相與天機都欠缺領導力,但卻有匡扶之力。故無論星曜會合如何之佳,其人都難以取頂峰位置,只能成為佐弍。

然而天相與天機又有本質上的不同。天相可以說是政治性較重,所以多為行政主管人材,天機則以謀略為重,所以多為計劃人材。

由於天相具有政治色彩,而且是佐弍而非領袖,因此天相本身的善惡,便須以會合的星曜而定。如會合的星曜善,則天相亦善,倘會合的星曜惡,則天相亦惡。前人說「天相可善可惡」,正是這樣的意思,並不是說凡天相守命宮的人,其性格可善可惡。因為其性格已可由星盤中的星曜組合顯示出來。絕不能孤立天相一星來論人的品格。

天相為掌印之星,所以亦主權力,其權力大小,只視所會輔佐諸曜及吉利的雜曜多寡而定。因此基本上天相亦喜「百官朝拱」,只是其意義不同紫微、天府、太陽、太陰等星主,星主有無「百官朝拱」是推斷領導力及領導局面大小的依據,而天相有無「百官朝拱」,則是權力大小的依據。權力不同領導力,一位署長,可以說有相當的權力,但其領導力則可能不及「參政團體」的領袖。由此例即可推知其餘。

古人論天相曰••「為司爵之宿」、「化氣曰印,是為官祿文星佐帝之位」;又曰:「帝座合之則爭權」,便即是論天相必注意及其權力之意。

天相喜諸吉,尤喜紫微,亦即此意。

由於天相易受所會星曜影響本質,而天相在星盤分佈中,又與紫微,武曲、廉貞三曜關係甚大,所以凡天相坐命,必須兼視此三曜是否相會,若相會,其性質為優為劣,因為它們的優劣,幾乎即可決定天相的優劣。

若「紫微天相」同度,有「百官朝拱」,便是富貴雙全的格局;若天相在丑未二宮獨坐,對宮為「紫微破軍」,「紫破」會合諸吉,有「百官朝拱」,則此獨坐的天相受其影響,亦可推斷為富貴雙全。但若無諸吉會合,「紫破」又見煞忌刑湊,影響所及,對宮的天相亦性質不佳。

古人說:「天相,貪廉武破羊陀煞湊,巧藝安身」,便亦以「武相」、「廉相」星系是否見煞為推斷依據。

推斷「紫微斗數」有一句口訣,曰:「逢府看相」,即是說,凡推斷天府一曜的吉凶,不應只視天府一曜,應同時兼視天相的吉凶,天相吉,天府亦吉,天相凶,天府亦凶。

其實看天府兼視天相,看天相亦應兼視天府,故亦可曰:「逢相看府」。

若天相所會的天府,有祿同躔,則影響所及,天相亦主富。

若天相所會的天府,無祿,見煞,即所謂「空庫」或「露庫」,則影響所及,此天相亦主困乏。

故「中州學派」論天相,以所會合的紫微,視天相之貴,以其所會合的天府,視天相之富。古人視此為秘傳,不肯輕易滅露。學者當善於體會此意。

天相有「財蔭夾印」,及「刑忌夾印」二局,在推斷上非常之重要。

凡天相所在的宮垣,其兩鄰,必一為巨門,一為天梁,毫無例外。

天梁為「蔭星」,若另一旁的巨門化為祿星之時,則此天相便為化祿及蔭星所夾,稱為「財蔭夾印」,為斗數中重要的格局:王一生得人助力或蔭庇,從而致取富貴。

若夾天相者為天機化祿、天同化祿,而非巨門化祿,亦成此格,唯一般主格局較次。

天梁又為「刑憲之星」,若另一旁的巨門化為忌星,則成「刑忌夾印」之局,主人一生受壓力,且多刑傷剋害。

若夾天相的天機化忌、天同化忌,而非巨門化忌,亦成此格,但剋害較淺。

於四煞,天相不畏擎羊或陀羅同度,但卻畏羊陀相夾,是亦構成「刑忌夾印」。因為擎羊為刑,陀羅為忌。

在此情形下,若與天相同宮的星曜化忌,如「武曲天相」而武曲化忌;「廉貞天相」而廉貞化忌,則不但為「刑忌夾印」,而且為「羊陀夾忌」,星曜組合甚為惡劣,主人易招是非詞訟,受壓力,有刑傷。若命宮見此情形,古人認為僅出家修行可以獲吉;在現代,亦宜提高自身修養,避免競爭,隨遇而安為是。

天相不喜與火鈴同度,亦不喜火鈴夾,甚至在三方見火鈴亦不為吉。

古人說:「天相守命,火鈴沖破,殘疾。」所言有點過分,但主人一生勞碌,或功敗垂成,故亦宜加強自我修養。

古訣云:「天相之星女命躔,必當子貴及夫賢。」這句歌訣,有先決條件。必須見化祿或祿存,及化權、化科,然後才主「子貴夫賢」。故以己生人子宮「廉貞天相」;甲生人午宮「廉相」;庚生人辰宮「紫微天相」為合格。

古訣又云:「女命天相右弼福來臨」。此乃因天相為佐弍之星,右弼又為佐弍,所以同氣,因此最喜此二曜同宮。

但這星曜組合,在現代亦有一缺點,即俗語所謂「大婆命」,主丈夫納妾。在古代,丈夫納妾並不視為壞事,反而認為有福,因此「天相右弼」在現代則未能視為佳構。

女命天相,不喜見昌曲,主聰明而命薄,古人認為乃妾侍之命。

 

12. 天梁

古代星家相傳,「南斗註生,北斗註死」,天梁即為南斗司壽之星,貪狼為北斗司災厄死亡之星。所以命宮或疾厄宮見天梁,主逢凶化吉,消災解厄。而貪狼若逢煞忌刑耗會合,更遇流忌流煞沖起,則為死亡、災難之兆(尤忌會廉貞化忌、武曲化忌)。

然而天梁既能消災解厄,從另一方面來說,便亦必有災厄發生,然後始見其消解能力的發揮。所以凡天梁坐命的人,一生災難必重,童年亦必有災厄危症,終能逢凶化吉,危而不危耳。

天梁不喜臨已,午,未三宮。蓋所會的太陽在亥、子、丑三宮落陷,不足以解天梁孤剋刑忌之性。

天梁在已,不必見煞忌刑曜,已主一生多災多難,或多病患,或從事帶危險性質工作。若見煞忌刑曜,更主九死一生,唯一定能逃過大難。此類命例屢見不鮮,準確度甚高。曾有人已綁赴刑場,最後關頭獲救。

天梁在午、未兩垣,皆主易受人排擠。尤其是當天梁與祿存同度,或天梁與化祿會合,皆易招是非尤怨。若與煞曜同度,則口舌是非更重,且易受打擊,唯亦始終能予以化解。

不過,午、未二宮的天梁,比較孤獨,不特少人緣,且六親又無依靠,人生比較艱苦。

天梁在午宮與文曲同度則反為大貴之徵。

若天梁與陰煞同度,更會天機及煞曜,則主人有「陰眼」,能見鬼魅,倘餘星亦同度者,性質尤其嚴重,可因此發展至神經衰弱。唯會吉化及吉曜,則前人認為可令陰物迴避。

但當空耗煞曜亦同度之時,則多傾向於宗教及神秘,在古代即為僧道之流。

古人說:「機梁會合善談兵」,然而《紫微斗數全書》中的「諸星問答」,卻又云:「逢天機耗曜,僧道清閑。」二者的分別,在於「耗曜」。

所謂「耗曜」,一般以為指破軍,可是天梁在三方四正卻無與破軍相會之理,因此又有人指是大耗,大耗在斗數中只屬雜曜,所起的作用不應如此巨大。

在這問題上,可以說是古人故弄玄虛,實際情形是:天機天梁同度於辰戌二宮,主其人嗜好廣泛,尤其喜愛炫耀才華,但浮光掠影,坐言而不能起行。古代文人以能談兵法為文武兼資,即是此類。

天梁為壽星,所以當天梁與天壽同宮之時,往往便象徵人際關係間的年齡差距。

例如,夫妻宮見天梁天壽同度,女命主配夫年長十二年或以上(否則相反,自己比丈夫年長一至三年)。男命則主配少妻,年齡差距可為八年以上(否則相反,反比妻子年輕一兩年)。

又如天梁在子女宮,天壽同度,則主晚年得子,或女兒與兒子的年齡差距頗大。

若在兄弟宮,則主自身為長子或長女,與兄弟姊妹年齡有差距,或有庶母繼母所生的兄弟。

以上的徵驗頗為準確,可供訂定星盤之用。

天梁坐命宮,一般主有壽。或命宮之對宮(即遷移宮)有天梁應度者亦然。

但當煞忌刑耗諸曜與天梁同躔時,所謂有壽卻不等於健康,可能是帶病延年,或服藥以延年(從前的人吸鴉片來治療咯血,即是服藥延年一例)。

因此天梁亦為吸毒服藥的星曜,尤其是當所會的太陽落陷,且有火鈴同度之時,加上一些帶不良性質的雜曜,即主有吸毒的傾向(長期服食安眠藥亦等如吸毒、服毒)。

我國古代,名士每有服食毒藥的習慣,如魏晉名士之服五石散,唐宋名士之服丹汞,以至清代名士之吸鴉片,皆屬此類。所以天梁坐命的人,亦每多名士風度。天梁天同對拱者,會煞曜空劫,即多如此。

天梁一曜既帶有名士風範,所以便喜見輔弼、昌曲、魁鉞。古人云:「天梁文昌居廟旺,位至台綱」;「天梁左右昌曲嘉會,出將入相」;「天梁居午文曲同,台省之位」。蓋自宋代以還,重名士而不重門第,所以天梁遇吉便主清貴。在現代,則為專業人士,且多居監核管理計畫之職。

若天梁見煞忌刑耗諸曜,則名士氣質化為浪蕩不覊。古人云:「梁同對居巳亥,男浪蕩,女多淫」(古代女人浪蕩即易為娼妓,故推為「多淫」);「天梁天馬陷,為人飄蕩風流」,「梁酉月巳,卻作飄蓬之客」。最劣的星系結構,為天梁居巳宮,火星、陀羅同度,則不但一
生多災厄,而且六親孤剋,人生亦相當浮蕩無依。

天梁又為傳播之星,其傳播性質,係由天梁帶「文曜」的色彩而來,故與昌曲、天才同度者,若事業宮有巨門躔度或對拱,則必傾向於傳播事業。

但若天梁與桃花諸曜同度,則傾向於表演藝術,更見煞曜,則主因色致禍,凡天梁坐命者,夫妻宮必見巨門,故對於婚姻應加注意。

天梁居子,若多桃花諸曜,尤其喜找尋刺激,以感情困擾為樂事。這時候,若昌曲會合,則昌曲亦化為桃花,並不主人地位崇高。且人生亦多浮蕩無根。

是故天梁一曜,雖有蔭庇之意,且又為壽星,但卻並非全吉,於推斷時宜留意其福德宮,以及所會太陽為廟旺抑落陷。由於天梁在命者,福德宮必與太陰有關,故見天梁必兼視日月。

 

13. 七殺

七殺在「紫微斗數」乃屬惡曜,所以凡七殺坐命的人,無論格局如何良好,且見輔佐吉曜,一生中亦必見過一段時期的凶危。古人云:「二宮逢之,定歷艱辛」是也。所謂「二宮」即指身命二宮而言。

所以七殺守命,必須詳斷其各大限的好壞。好運來得愈早愈須防中晚運的挫敗。這種命局,由於少年得志,故一經挫敗,可能影響終生。若挫敗的運程在二十餘至三十餘歲那一段時期,則反而較好,因為十年磨練,往往反成大器。

七殺坐卯酉宮最為不宜。秘經所謂「七殺居陷地,沉吟福不生」,亦以居卯酉宮最為吃緊。凡卯酉宮「武曲七殺」坐命,則易有凶災之性。且易一生淹滯,以離鄉背井為宜。

七殺最不宜居卯酉二宮,即「武曲七殺」同度。「中州學派」稱之為「殺陷震兌」。

《紫微斗數全書》有「七殺居陷地,沉吟福不生」的說法,然而卻又說七殺無陷宮,二者互相矛盾,實際上卯酉二宮即為陷地,卯居震方,酉居兌方,所以稱為「殺陷震兌」。

「武曲七殺」若與煞忌刑耗諸曜同度,則帶有災禍的性質,若更被流煞流忌沖起,是年主生意外。有時且又帶自我毀滅性質的結構。

以格局言,「殺陷震兌」亦僅宜憑工藝或手藝謀生。七殺本主有相當強的管理能力,可是落陷地後,管理能力大為削弱,只宜個人憑才藝發展。

在這樣情形下.見「火貪」、「鈴貪」,亦往往一起即蹶,橫發橫破。

七殺最喜紫微,所以「紫微七殺」同度,稱為化殺為權,與「紫微天府」對拱,亦主威權,稱為「七殺朝斗」。

然而既已化為權威,便不喜再見文昌、文曲;龍池、鳳閣諸曜,以文武氣質不相投,反而不良不莽。

亦不喜再見紫微化權,權力之星太重,則反見孤剋,而且人際關係易不佳。

更不喜於此時見火星、鈴星,主威權更重,但卻易六親冰炭,自身流離,一生歷經艱危而成事業,可是卻無人匡助,雖有事業亦必辛苦。至晚年反易消極。

化為權威的七殺,最喜見祿,且有輔弼、魁鉞嘉會,所會的貪狼化祿則尤佳,或「火貪」、「鈴貪」,則主歷艱辛而成大器。

古人論七殺坐命,以寅申子午四宮垣為高格,在寅宮為「七殺仰斗」,在申宮為「七殺朝斗」。

在子午宮則為「雄宿乾元格」,此時廉貞在福祿宮,廉貞的陰火鍛煉七殺陰金,主歷艱辛而發越。

依「中州學派」所傳則略有不同,午宮者佳,子宮水垣略為破格,反而未宮的「廉貞七殺」同度,亦成「雄宿乾元格」。

所以七殺坐命者,實在以寅、申、午,未四宮垣易成高格。

唯以上的格局,必須七殺見祿始為佳,又須不與煞刑耗曜同度,及不會忌星,否則即成破格。更不喜臨於「四長生」中的「絕地」(必在寅申宮),否則亦屬破格。

七殺可以入墓不宜臨絕,絕則無生氣。

七殺雖以在寅、申、午、未宮垣為高格,但這些格局卻有一個特點,即主貴而不主富。即是說,其人以社會地位為重,財富收入,耑視其社會地位高低而定。古代重功名,現代人重學歷,因此,必須艱苦求名,然後才能得以富貴,若自暴自棄,則社會地位不高,其富裕程度亦必大打折扣。

故上述格局,以「福德宮」見文昌、文曲、天才、鳳閣諸曜為佳。尤其是「雄宿乾元格」,「福德宮」廉貞獨坐,見科文諸曜則人生減少坎坷——七殺坐命,命宮不喜文曜,而福德宮則喜之,此為推斷時的要點。

七殺在已亥二宮,紫微同度,化為權力的星曜組合,則亦宜福德宮見科文諸曜,因為畢竟仍屬名大於利。

前人論斗數星曜,以天梁為「風憲」之曜,論七殺,又謂「主於風憲,其威作金之靈,其性若清涼之狀」。實際上天梁與七殺的「風憲」,有不同的本質。

天梁之主「風憲」,是監察,有如廉政公署,或古代的禦史台,七殺之主「風憲」,則有如古代的巡街禦史,亦如今日的治安紀律部隊。二者的重要分別,在於前者不親臨崗位,只居於幕後,而後者則親歷其境,面對面執行任務。

所以天梁在一個機構中,必當計劃管理的任務,而七殺則是直接參與管理工作。例如在財經機構,天梁可以成為財務計劃、市場研究人員,而七殺則直接參與財經業務,尤主管理一眾業務人員。

古人最嫌女命七殺。歌云:「女命愁逢七殺星,平生作事果聰明,氣高志大無男女,不免刑夫歷苦辛。」又云:「七殺孤星貪宿逢,火陀湊合非為貴,女人得此性不良,只好偏房為使婢。」又云:「七殺寅申女命逢,惡煞加之淫巧容,更逢吉化終不美,婢妾侍奉主人翁。」聰明而氣高志大,非古代婦女所宜,因此見吉化吉曜亦不為美。現代社會自然不同。

目前論斷女命,只須視其有無煞曜同會,或會照化忌,如有,則人生比較孤獨,只宜全力發展自己的事業。如無,則人生仍然幸福,只須注意與六親的人際關係。見吉化吉曜,則更主有領導能力、管理才能。

唯七殺在命宮或福德宮,見桃花諸曜及火星、陀羅,則主感情不專一,女命自多波折。

 

14. 破軍

前人論破軍,偏多貶詞。《紫微斗數全書》云:「主人暴凶狡詐,其性奸猾,與人寡合,動輒損人,不成人之善,善助人之惡虐。視六親如寇仇,處骨肉無仁義。」可謂一無是處。然而此僅屬一偏之論。

至於說:「逢天府則作奸偽會天機則鼠竊狗盜。」則更另有所指,因為在星盤中,破軍永無與天府、天機相會之理。

其所謂「惟天梁可解其惡,天祿可解其狂」,須注意破軍亦永不與天梁相會,但破軍卻喜見祿,祿存或化祿均可。所以古人說,「六甲六癸生人合格,主富貴」,即由於六甲生人,破軍化權,六癸生人,破軍化祿。

破軍最喜得祿,化權次之,即可將破軍的缺點彌補,成為上格。

破軍喜見祿,唯遇貪狼化祿,或貪狼與祿存同度之時,卻須小心。若此時更見天馬,則反成敗局,與其他星曜之喜「祿馬交馳」不同。古人云:「破軍貪狼逢祿馬,男多浪蕩女多淫」,即是指這種星宿的結構而言。

考其緣由,乃因破軍本身已有「去舊更新」的性質,當貪狼祿馬來會之時,一方面增加了它的變遷,另一方面則使其人企圖僥倖,於是變成不守一業,不樂現成局面。在古代,婦女無自己的事業,於是不耐守成,便變成見異思遷,由是不安於室,因此才有「男多浪蕩女多淫」的說法。

趨吉避凶之道,在於抑制自己盲動的傾向,若能凡事謀定而後動,在不適當的時刻不可勉強求變動,則能持盈保泰矣。

破軍最忌落陷,故不喜居卯酉兩宮。於此二宮垣,為「廉貞破軍」同度,又以酉宮較為凶險。

凡「廉貞破軍」在酉宮,為命宮或遷移宮,若遇天刑,更見煞曜及化忌,常主人生有重大的挫折或者遭逢意外。廉貞化忌者,更主存自殺之心。唯僅見廉貞化忌而不見煞開耗曜,異為「反格」,主人可以暴發,但卻須防暴發之後暴敗,必須於發財後轉變原來從事之業務,始可避免。此以「廉貞破軍」居卯宮尤然。

破軍本不宜見文昌文曲,古人云:「與文星守命,一生貧士」,唯於卯宮見文昌(尤其是文昌化科),則亦屬「反格」,主突受人提拔而陞遷,但仍須防突然冰山倒去,難以長期倚靠後台。

破軍的暴發暴敗,除「廉貞破軍」之外,尚有丑未宮的「紫微破軍」。

雖然說「喜紫微則有威權」,但仍主發後有大破敗,除非是不見刑煞諸曜,而得「百官朝拱」,始主富貴綿遠。

若是吉凶諸曜交集,在未宮的「紫破」尚可,在丑宮者,每每發於「紫破」守命的流年,亦敗於「紫破」守命的流年,其富貴僅能維持十二年。趨吉避凶之道,在於能夠急流勇退,則富貴可以保持。

凡「紫破」之發跡,若見祿,或會「火貪」、「餘貪」,主突然得意外之財,若化權,或見昌曲化科,且見輔弼、魁鉞,則主突然受人提拔而提高社會地位,但亦突然失去靠山,以致地位不保。

破軍與紫微同度,見吉尚可取富貴,唯須注意持盈保泰,但當破軍與「紫微天相」對拱之時,性質卻完全不同,其破1多於創造力一匕則人解釋,「紫破」同度,有如大將領兵,受命於「禦駕親征」的皇帝,但破軍與「紫相」對拱,卻有如「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」,因此破壞力便較強。

《紫微斗數全書》云:「喜紫微,有威權」,是指「紫破」同宮而言;又云:「逢紫微,失威權」,是指破軍與紫微對拱而言。(今本作「居紫微,失威權」,乃誤刊。)

凡辰戌兩宮的破軍,由於與紫微對拱的緣故,自身常有不幸的遭遇,見煞者更主殘疾或纏綿病患,唯生命力極強,且有藝術氣質,若見祿,則亦可富貴。

在寅申二宮,破軍獨坐,對宮為「武曲天相」。寅申亦為破軍陷地(坊本誤為平宮),所以亦與卯酉破軍相同,主背井離鄉,或且兩重父母。

若以火鈴同度者,一生六親緣薄,奔波勞碌,雖處順境亦難安享,仍須凡事親力親為。

若逢武曲化為忌星,則財帛有失,或主一生因欠缺財力支持而不能達至理想。倘煞曜重者則主一生東傾西倒。

凡破軍與火鈴同度,貪狼來會,亦不作「火貪」、「鈴貪」看,因破軍受火鈴的影響,縱然發跡亦必經歷艱辛,而且當企圖再進一步時,往往反而招致破敗。

當鈴星、擎羊同度之時,尤其主事之功敗垂成,以安分守己,任職受薪為宜。

《太微賦》說,「破軍暗曜共鄉,水中作塚」。由於斗數以巨門為暗曜,所以一般刊本皆謂破軍與巨門同宮,主有水險。

然而在斗數星盤中,破軍永不能與巨門同度。故「破軍巨門」的說法,顯然有誤。知道這句口訣的人,每多視為極大的秘密,不肯洩露。

實際上「中州學派」的口訣是:「與文曲入於水域,殘疾離鄉」,即指亥、子、丑三宮的破軍而言。「亥子丑」為北方,屬水,故稱為「水域」。而《太微賦》的說法,其實應讀作「破軍暗曜共鄉水中,作塚」,「作塚」乃指其人如居於塚墓,每多晦暗。

所謂「暗曜」,實際上是指「文曲化忌」而言。文曲化忌稱為暗曜,一般人不知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