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2)十四主星(6-10)│王亭之

下輯 談星

 

6. 廉貞

廉貞這顆星曜,吉凶無定,當其吉星祥曜會合之時,則主人地位崇高,尤其是利於在政界發展。當會凶星煞曜之時,則主延綿凶禍,尤其是主膿血之災。

在漢代,易學家翼奉便曾提到「貪狼」與「廉貞」的名字,並且說:「貪狼善行,廉貞惡行」,這即是說這兩顆星曜可以變得與其本質相反。廉貞本來主品秩之榮,可是亦可轉變成惡。古代斗數家以廉貞化氣為囚,即與翼奉的說法相似。

廉貞的基本性質是「感情」,當其為善之時,主感情融洽,但其為惡之時,卻主咸情破裂。當廉貞在六親的宮垣時,可以由此推斷其人際關係,究竟是好是壞。

廉貞為「次桃花」,亦由「感情」引伸而來。

由於廉貞的感情色彩濃厚,所以在女命的變化大於男命。當會煞忌刑曜之時,主婚姻兩度至三度破裂。會貪狼、破軍、七殺,則為偏房或繼室之命,或主結婚而無正式婚禮。

但卻有「廉貞清白」格,其結構可分為三種

「廉貞七殺」於未宮同度,而廉貞化祿。

廉貞在寅宮獨坐,祿存同度或相對。

廉貞在申宮獨坐,祿存同度或相對。

然而所謂「廉貞清白」,則只是婚姻的次數不多,當感情挫敗之後,仍然心懷眷戀,是之謂「廉貞清白能相守」。

三種結構,都以得祿為主,可見「相守」亦必須以資財為背景。若刑忌交侵,則可能為了生活而喪志,便成為墮落的格局。

廉貞在男命,亦非常重視與七殺的關係。

當「廉貞七殺」同在未宮,或廉貞在申宮,七殺在午宮之時,只要不見煞曜,有輔佐吉曜相會,便稱為「雄宿乾元格」,主人先歷艱難而後光華吐露,中年以後大器晚成。

但若與七殺在丑未二宮同度時,遇煞忌刑曜,則為「馬革裹屍」:王從事武職者殉於職守。所以見到命宮有此結構,以不從事武職為宜。於巳亥二宮,貪狼同度,若為「遷移宮」,煞忌刑湊會,則主「客死他鄉」。故見到這種結搆,以不出門為宜。這即是吉凶趨避之道。於卯酉二宮,與破軍同度,煞忌刑會,則主「覆車獸傷」。在命宮及遷移宮皆然。

總之,廉貞與殺破狼同度,見煞忌刑曜,皆防有意外之災。

廉貞喜化祿,不喜化忌,這是兩個極端。

當化祿之時,主富貴;化忌卻主血光之災。唯女命逢之,是年生產即可避免。

破軍七殺會照「廉貞貪狼」,而廉貞化忌,又見四煞空劫天刑,主罹不測之災,於古代甚至認為可遭刑戮(即死刑)。

廉貞與破軍同度,或「廉貞天相」在子午宮與破軍相對,而廉貞化忌,又見四煞空劫天刑更見火鈴同度,主人生自殺之心。

廉貞在丑未,或在巳亥宮垣,廉貞化忌者,若更見煞刑空曜,則主有壓傷及獸傷。

在一般情形下,廉貞落陷又化忌星,都主血光之災,須小心交通意外。在「疾厄宮」時,又主為性病,因為性病亦屬「膿血之災」。在此情形下,女命懷孕及生產皆可避免。

廉貞最喜與天府在辰戌二宮同度,主人內心寬厚。尤其是再與文昌、文曲相會之時,則主人幽默、忠厚,而且彬彬有禮。這時候,最能發揮廉貞優厚性質的一面。

此外,廉貞在申宮得祿,或廉貞化祿而「遷移宮」見「祿馬交馳」者,則亦為富貴上格,更見昌曲交會,主其人富貴不少。

又凡有「四旺宮」(即子、午,卯、酉宮)「廉貞破軍」、「廉貞天相」的結構,若廉貞化忌者,主人一生起伏波瀾甚大,暴起暴跌,趨避之道,在於暴起之後注意持盈保泰,戒驕戒躁,又能善於急流勇退,即可吉昌。

但「四旺宮」的廉貞若化為祿星,卻主其人經歷挫折而後致取富貴,即使有煞曜會合,亦不過一時失敗。

在一般情形下,廉貞除喜與天府同度外,亦喜與天相同度,即躔子午二宮。

「廉貞天相」喜廉貞化祿;祿存同度;「財蔭夾印」。以上三種結構,均主人富貴綿遠,一生無風波周折。

在普通情形下,只須不見煞曜同度,天相亦可調和廉貞的特性,使之能發揮同情心,故主人重友誼、重信諾。古人對此,稱為「天相能化廉貞之惡」。倘如有輔佐諸曜同躔,則宜從事政治,可以發揚蹈屬。

「廉貞天相」與「廉貞天府」不同。前者必須腳踏實地發展,後者則可憑空打出天下,所以創造力較強。

但若無輔佐吉曜同會,反見煞曜侵淩,則主人一生波濤起伏甚大。

古云:「廉貞貪殺破軍逢,文曲遷移作貝戎。」所謂「貝戎」,則是「賊」字的拆字格。

近人有改為「作吏戎」者,大誤。

前面已經說過,廉貞不喜與「殺破狼」同度及會合,唯必須見煞忌刑耗諸曜,再見文曲(尤其是文曲化忌),然後始主其人好小便宜,品行不端。

當流年廉貞在命宮,有煞曜,流年白虎同度,則主牢獄之災。

若「官祿宮」(即事業宮)廉貞擎羊同度,則主官司詞訟而致禍。

廉貞落陷,與文曲化忌同宮,則主其人好貪便宜,無論為商為政必貪。

廉貞與桃花諸曜同度,主婦科病及男性腎病。化忌則甚至陽痿。

 

7. 天府

天府為南斗主星。就「主星」的性質而言,跟北斗主星的紫微一樣,具有獨當一面的特性,亦同樣有領導才能。但是,紫微的領導才能有開創力,天府則只宜在現成的局面下發展。

所以同樣屬於「領導」,具體情形卻大不相同。不過從好的方面來說,天府卻沒有紫微的主觀,較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。

所以古人釐定紫微及天府的分別,為紫微主爵祿,天府主財帛衣祿。蓋古人認為富不如貴;貴者則具威權與立功名之能力,而富者則以善藏為特長。

古人又以為「南斗註生,北斗註死」,所以天府又為生育的象徵。凡天府在兄弟宮,兄弟必多,即取義於此。若在命宮,則為長壽之徵,故稱之為「延壽解厄之星」。

天府在命宮,一般均表現得小心謹慎,溫儉恭良。但天府乃「財庫」,以「藏」為本質,因此便必須見祿,然後始主「府庫充盈」。若譬喻天府為現代的中央銀行,必須銀行有儲備,然後始主信用昭著,否則便為「空庫」,並不吉利。

天府亦不喜見煞,若為火鈴羊陀沖破,或與地空地劫同宮,則稱為「露庫」。財庫暴露,固易引起爭奪,且與天府善藏的性質相反,因此亦不主吉利。

古人說:「天府與火鈴羊陀會合,好詐。」即是由於「露庫」的緣故。有如一家中央銀行,庫藏不足,便自然要對老百姓巧取豪奪。當與天姚、天虛同會之時,更主其人多權術陰謀,好弄手段。

天府為南斗主星。凡主星必喜「百官朝拱」,亦喜化科。這一點,與紫微的性質完全相同。只是紫微喜天府天相會照,稱為「府相朝垣」,屬於「百官朝拱」的一種結構。但天府與紫微、天相相會時,卻無「紫相朝垣」的格局,亦不算「百官朝拱」。

天府主安定,因此天魁天鉞對它來說,並不十分重要。蓋魁鉞僅主機會,對安定保守的人來說,機會的重要性較小。故天府最喜左輔、右弼;文昌、文曲同會,亦喜天府坐丑未宮時,為左右、昌曲所夾。甚至天府在卯酉時,所會的天相,為左右、昌曲所夾,亦為良好的星曜組合。故天府化科,或見左右昌曲,雖無祿,見煞,亦不為「空庫」、「露庫」。

天府化科,主人在錢財上有信用,見輔佐吉曜,更主易受人信賴。從另一方面來說,亦為多負責任之兆。

天府在辰戌二宮,都有機會為天魁、天鉞所夾,此亦與天府化科略同:王易受人信賴。因此必易受人推崇,成為領導人材。

在「四化」中,「中州學派」不以左輔、右弼化科,而以天府化科,而且庚干及壬干都是天府化科,此為本派傳授的特色。

照本派的說法,天府為府庫,本身即主財權,因此不化祿,天府的權力大小,受對宮七殺影響,因此不化權,天府為南斗主星,與北斗主星紫微一樣不化忌(「在野孤君」的紫微即等於化忌;「空露」的天府亦等於化忌),但財庫必須有名譽信用,所以天府化科。

天府與七殺相對。七殺為衝擊力,天府則保守,這兩顆星曜永遠居於對宮,即是互相制衡。推斷之時,必須注意哪一種性質較強,然後才能推斷準確。

舉例來說,若天府與祿存同度,則府庫有祿,為安定之兆,這時候,保守的力量便大於衝擊動盪的力量。

若天府無祿,但亦不見煞,則喜對宮七殺的力量加強,人生受到激發,因而可致富貴。所以天府在巳亥兩宮,與「紫微七殺」相對,若紫微見輔佐吉曜,則主對天府能產生良好的激發力因此為富貴之命。這時候,天府的保守力亦相對減弱。

若七殺有激發力,而無輔佐吉曜,則反而影響天府,於事業稍成時,覺得人生空虛。

天府坐命,與七殺相對,前面已經說過,在七殺有激發(與輔佐吉曜同度),而天府反無輔佐吉曜同宮的情形下,主人容易覺得人生空虛,尤其是於事業成功之後,空虛的感覺更油然而生。

倘若上述星系結構,同時見地空或地劫與天府同度(會合者不是),則轉變為另外一種性質,即其人的思想及行為都不易為人瞭解,但卻可以憑一己獨特的想法,白手致功名富貴。

若不是上述情形,而是「空庫」、「露庫」的天府,更與空劫同度,則無思想獨特的性質,反變成空心佬倌,行為往往悖乎人情,容易變成孤立。不過古人卻認為此乃「僧道之命」,以離俗世出家修行為佳。蓋僧道與六親無緣,即是孤立也。

女命天府,在現代應與男命同斷,因為現代女人亦有自己的事業。

不過其中亦有一些特殊情況——

天府在已亥二宮,與「紫微七殺」相對,或在卯酉二宮,與「武曲七殺」相對,如此命宮的女人,一般均宜有自己的事業。若無事業,反主淩駕丈夫,婚姻便難以和諧。

所謂「淩駕丈夫」,亦有兩種性質。若天府與輔佐吉曜會合,則為良性,僅主能為內助,匡扶丈夫的事業,或代丈夫管理業務;若與惡煞空劫同會,則為欺淩爭奪,凡事左右丈夫的意見,而且效果又壞。

趨避之道,在於女人必須建立自己的事業,則不會因「淩駕丈夫」而弄到婚姻不愉快。與祿存同度時,更主事業佳利。

 

8.太陰

「紫微斗數」評斷太陰,要分三方面來斟酌K陰所在宮垣的廟旺利陷;日生人或夜生人值太陰坐命,其人出生的日子,是屬上弦或下弦。

太陰在亥子丑三垣最佳;申酉戍三垣次之,在寅卯辰三垣已屬失輝;在已午未三垣落陷,性質較為不祥。其中又以在亥宮為最吉,稱為「月朗天門」。「天門」即指亥宮而言。

所謂日生人,是指寅卯辰巳午未六個時辰出生的人夜生人,則指申酉戌亥子丑六個時辰出生的人。

上弦,下弦,是指人的出生日子,由初一至十五為上弦,十六至三十為下弦。上弦月漸圓,故吉,下弦月漸缺,故凶。但十五生人為「滿月」,已到顛峰,反而不及十三十四生人。

古人說:「太陰在命身宮,主隨娘改嫁。」這個說法,絕不宜一概而論,因為有許多附加條件^如太陰落陷,尤其是在已宮;其人又在下弦月的日子出生,生時又在日間而且太陰和四煞同度或會照,尤其是火星同躔,然後始主克應。

古人又說,太陰守命的人,一般對女親不利。男命不利母、妻、姊妹、女;女命不利母、姊妹、女及自身。

這個說法又不可一概而論,仍須參考太陰的廟陷,生人在上弦、下弦或日夜而定。

太陰在身宮,性質又比在命宮較為嚴重。若太陰在已宮為身宮,命宮為「太陽天梁」在酉宮,太陰又與煞曜同躔,則性質尤其嚴重。不過在現代社會,隨娘改嫁已不如古代之壞耳。

推算「紫微斗數」有一些不變的原則,譬喻「逢府看相」(即當觀察天府一曜的吉凶時,必須兼看天相。天相吉,則影響天府的性質亦吉;天相不吉,則天府亦蒙不利的影響)。

其實王亭之還可以補充一個原則,逢月看日。當觀察太陰的吉凶休咎時,須兼視其所受太陽的影響。這是因為太陰本身無光,它的光輝須靠太陽照射。

在「斗數星盤」結構中,除了丑未二宮「太陰太陽」同度之外,一般情形下,太陽廟旺,太陰亦廟旺,太陽落陷,太陰亦落陷。但是,若太陽受四煞空劫干擾,影響到它性質不吉,則此太陽的懷性質,亦可以反射給太陰。

推算斗數最重「對星」,「府相」、「日月」即為十四正曜中的兩對「對星」,性質彼此影響。

以「太陰太陽」的相對位置言,彼此有「同度」(丑未宮);拱照(辰戌宮);會照(除上述四宮外,餘八宮皆會照,只是其中有「借宮」會照的情況)。

丑未宮「太陰太陽」同度,以未宮為佳,因為乙太陽為主,在丑宮太陽落陷,太陰雖入廟,亦無力補救太陰失輝的缺點,所以主人起跌無常。在未宮則雖太陰落陷,但卻能藉太陽的光輝加以補救,是故人生亦比較安定。

但由於「日月同宮」必多缺點,所以古人說:「日月守命,不如照會並明。」這即是說「日月」同宮不如拱照會照,尤其不如亥宮的太陰會照卯宮的太陽;戌宮的太陰會照辰宮的太陽。

古人又說:「日月命身居丑未,三方無吉反為凶。」即是「日月」同宮須藉會合吉曜來補太陰入廟生人,一般主聰明俊秀,女命美姿容。見昌曲同會者更佳。但卻又主感情用事,易受感情困擾。此所謂事無兩全,必須藉後天人事來補救。

太陰最嫌巨門。例如,「太陽巨門」在申,借入寅宮,會照「太陰天同」,此「太陰天同」即受巨門的影響,發生屬於陰暗面性質的事端。若「太陰天同」在命宮,主人意志薄弱,見煞忌空劫者尤甚;若「太陰天同」在夫妻宮,煞曜同躔,則婚姻恐生變化。

太陰亦不喜天梁,主孤寡。所以已宮的太陰,會「太陽天梁」,見煞忌刑曜,無論男女命,皆主人生孤獨,六親離散,尤主婚姻不利,易與配偶生離死別,女命尤甚。若「陽梁」又與煞忌同度,主寡。

在「紫微斗數」中,有一個與太陰有關的奇格,稱為「明珠出海」格。

這個格局的結構是──未宮安命,無正曜,亦無輔佐煞曜,會合亥宮的太陰(這太陰為「月朗天門」),及卯宮的「太陽天梁」(這太陽為「日照雷門」)。

古人云:「日卯月亥命未宮,明珠出海位三公」,主人少年即可由正途科舉出身,一路扶榣直上,達致高峰。

但此格局,卻喜有輔佐諸吉與太陰或太陽同度,更無煞曜相侵。若不見吉,反而見煞,則格局平常。

此格局的破格,是太陽化忌或太陰化忌,又見煞曜,則反主人一生多是非起跌,往往因感情困擾而影響終身幸福。

推算斗數,又須留意「日月相夾」的宮垣。

如太陽在子,「天機太陰」在寅,夾丑宮的天府,太陽在午,「天機太陰」在申,夾未宮的天府;「太陽巨門」在寅,「天同太陰」在子,夾丑宮的「武曲貪狼」;「太陽巨門」在申,「天同太陰」在午,夾未宮的「武曲貪狼」。即凡被「日月相夾」的宮垣,必為丑宮或未
宮。

一般情況下,丑宮被夾優於未宮被夾。

被夾的宮垣是何宮垣,關係甚大。若所夾者為命宮、財帛宮、事業宮,有吉同度則吉,主富而且貴。若在未宮,或更且見煞,則主勞碌艱辛以度日。最不喜夫妻宮在未垣被夾,又見煞,主婚姻生變化。

若天府空露被夾,主人小器欺瞞。

 

9. 貪狼

《紫微斗數全書》稱貪狼為「北斗解厄之神」,但於評釋之時,卻只著重貪狼一曜的酒色浮蕩一面,並無太好的評價,然則何「解厄之神」耶?

殊不知貪狼的「解厄」,正著重於其交際應酬那方面。若有人八面玲瓏,三教九流無所不識,有事發生,出面斡旋便可以擺平一件事,斯乃謂之解厄矣。

另一方面,凡貪狼守命的人,稍見吉星,即主長壽,又喜學神仙修煉之術(在現代為宗教信仰),所以也可以引伸為解厄之義。

至於貪狼火星,或貪狼鈴星於辰戌丑未四墓宮中同躔,或貪狼擎羊躔於午宮皆主由權勢取富貴。從權勢一方面來說,稱之為解厄亦無不可。以上皆貪狼解厄之義。

貪狼喜居辰戌丑未四墓宮,不喜居子午卯酉四旺地。

有一種解釋,謂貪狼化氣為桃花子午卯酉四旺地,同時亦為四沐浴桃花之地,所以貪狼居之,便桃花太重,是故不吉。

照王亭之的見解則不然,貪狼主為人物欲重,居於四旺地,則其物欲更重,是故不吉。凡居子午卯酉的貪狼,或與紫微同宮,或與紫微相對,成為「紫貪」一系星曜組合,不但物欲重,而且情慾亦重,所以古人有男盜女娼的說法,這說法未免過於武斷而且誇大,只需體現其物欲情慾一端可矣。

古訣又雲,「紫貪同宮,須左右昌曲夾制」,所謂「夾制」,並非宮垣的相夾,只是在三合宮照會,因為左右昌曲永不能夾「紫貪」。

貪狼在丑未宮坐命,可以成為「大格」。因為在丑未宮「武曲貪狼」同度,會「紫微七殺」與「廉貞破軍」,殺破狼三躔皆各有正曜同度,星系的性質變得複雜,星辰強烈,故變化甚大。

更加上凡「武貪」必為「太陽巨門」及「天同太陰」所夾,為「日月夾命」,倘如更加左輔右弼,或文昌文曲相夾,便成為「貪武同行」的格局,主富貴威權。倘更與火星或鈴星同度,主富貴無偷,唯必先歷齦辛而後發跡,故所謂「武貪不發少年人」也。

若「武貪」不見左右昌曲夾,亦不見輔佐吉曜來會,又不成「火貪」、「鈴貪」的格局,則少年享受,但必生破敗,然後憑巧藝安身。若更見煞忌,則發展為自私自利的奸貪。

貪狼主桃花,但又可發展為巧藝,古訣云:「貪武四生四墓宮,破軍忌煞百工通」,即是指此而言。

具體的星曜結構是

丑未宮「武貪」見羊陀,不見左右昌曲;辰戌宮貪狼獨坐對武曲,不見左右昌曲。二者若更逢煞忌,即主人賴巧藝以謀生。

或者,寅申宮貪狼獨坐,與廉貞相對,或巳亥宮「廉貞貪狼」同度,見煞忌而不見吉,亦主人巧藝以求財。

大致而言,貪狼、廉貞、武曲三曜同度或相會,即構成巧藝的基本條件,屬於何種巧藝,則須詳其餘星曜組合而定。如見昌曲者精於設計;見火星天廚者宜飲食業或食品業,見陀羅者精於機械之類,林林總總,變化相當複雜。

古訣有一句:「貪月同煞會機梁,貪財無厭作經商。」又云:「機梁貪月同煞會,夜半經商無眠睡。」兩訣實是一訣,即貪狼、「機月同梁」格局、煞曜同躔,如此三者組成一星系,即主人暮夜經商,辛勞為財。

但今人研究斗數,對這兩句古訣都有懷疑,因為在星系組合中,「機月同梁」無可能與貪狼相會照。故今人多以為此乃誤刊,又或者企圖將此兩句古訣竄改。

王亭之可以說,這兩句古訣不誤,絕非誤刊,亦不是古人故佈疑陣,將話說錯。在斗數古訣中,看似不可能相會,而古人將之說成彼此相會的星曜甚多,其實同一道理,若讀過《紫微斗數星訣》(宋吳景鸞撰,相傳他是陳希夷的弟子),便當可明白一切。

貪狼守命,最嫌身宮見七殺或破軍。主人一生多浮蕩無根,事業多變。

古人說:「與七殺同守身命,男有穿窬之體,女有偷香之態,諸吉壓不能為福,眾凶聚愈藏其奸。以事藏機,虛花無實,與人交,厚者薄、薄者厚。故雲七殺守身終是夭,貪狼入命必為娼。若身命與破軍同居,更居三合之鄉,生旺之地,男好飲而賭博遊蕩,女無媒而自嫁淫奔。喜見空亡,返主端正。」

古訣言及男盜女娼,亦未免太甚其詞,但若物欲深、情慾重,而又喜歡改變事業,或欠缺經歷艱苦的毅力,則亦易失足而趨下流。

貪狼見煞,便不宜文曲同度,若貪狼守身七殺破軍守命,見煞又同躔文曲,則主一生多意外凶險。

貪狼不喜與文昌文曲同宮。同躔文曲見煞,已主一生多意外,在性格方面,則無論昌曲同躔,皆主為人多虛少實。女命尤主聰明而命薄,若在福德宮者,須慎防失足。

貪狼亦不喜與擎羊、陀羅同度。在亥子宮,名為「泛水桃花」,在其餘宮度,則主為屠宰,大限流年逢之,主動手術。唯在午宮,貪狼擎羊同度,亦名「馬頭帶箭」;在寅宮,陀羅同度,則名為「風流綵杖」。

「泛水桃花」與「風流綵杖」皆主因色致禍,但若見吉星祥曜,則僅主為人詩酒風流,風花雪月,並不主花酒喪身。

貪狼化祿或化權,以見火鈴同度為佳,化祿主富,化權主貴。

以上皆屬於貪狼的格局,吉凶變化甚大。

 

10. 巨門

「紫微斗數」以巨門為暗曜。許多人誤解「暗曜」之意,以為即是指巨門本身無光。實際上卻並非如此。巨門之所以為暗,是此星善於遮蔽其他星曜的光輝,因此「巨門」一名,可以理解為巨大的障礙物。

世間任何障礙物,唯不能障礙陽光,因此僅太陽不畏巨門。然此太陽必須入廟光輝始可。

《紫微斗數全書》稱,「會太陽則吉凶相半」,即是指巨門喜見有光輝的太陽。並不是巨門無光,要靠太陽照射,而是當巨門障礙其他星曜之時,有太陽則減輕其障礙陰暗。

巨門由於有暗蔽力,所以最壞的是人際關係。《紫微斗數全書》說:「其性則面是背非,六親寡合,交人初善終惡。」又稱之為「孤獨之數,剋剝之神」。即指人際關係而言。

巨門化祿,化權,亦化忌,但不化科。此中有深意存焉。

巨門化忌,障礙遮蔽之力最能發揮所以巨門化忌皆主是非口舌,或表徵為情感上的難言之隱或表徵為官司詞訟。

巨門化祿,則口舌生財。將此意義擴大,亦可以合現代社會的傳播界。但另一方面亦可表現為口甜舌滑,內心卻少真實感情。以「天機巨門」而巨門化祿者為甚。

巨門化權,古人稱為「凶為吉兆」,即發生的事視之似凶,但卻實為吉事。此乃障礙力發生作用,由障礙而致成功。

巨門擅長障礙,所以往往表現為滔滔不絕,以口才在社交場合出鋒頭。亦正因其擅長表現所以不必化科。

巨門的遮蔽障礙之力,視與何星同會,所發生的事端往往不同。例如「天機巨門」,天機主權變,與巨門同度,則有可能變成愈施權變而愈生困擾。

「天同巨門」,天同主感情,與巨門同度,則為情緒上的陰暗面,往往表徵為苦衷。

「太陽巨門」,太陽主發散,在人生則為表現,寅宮的太陽尚可,申宮太陽為日落西山,與巨門同度,則餘暉掩沒,往往表徵為毅力不足、魄力不足。

若巨門獨坐,則自生障礙,往往表現為多疑慮、多是非,多學少精,進退兩難。關於這些特性,《紫微斗數全書》已屢言之矣。

子午巨門獨坐為「石中隱玉」,亦必須隱而不宜顯,由是可知其暗蔽的特性。

巨門的暗蔽,人雖多言其不祥的一面,但「紫微斗數」任何星曜,都有吉凶兩面的特性,所以當其表現良好時,亦往往為節烈。不少忠臣烈士即是巨門獨坐命宮。

例如巨門在辰宮坐命,丁年生人,巨門化忌。所會的太陽又在子垣,無光輝足以解巨門之暗但三方卻有天同化權對拱,申宮無正曜借寅宮「太陰天機」安星,而太陰化祿、天機化科,為祿權科忌「四化」全逢。

如此命局結構,表徵為其人是非雖大,然而卻因不肯隨波逐流而成大業。

又或巨門在辰化祿,會太陽在子化權,若對宮戌垣有文昌化忌相照,而辰宮則文曲化科,此亦為大格,主突受提拔而有所表現亦可以取得富貴。只是卻缺乏辰宮化忌的剛毅。

《紫微斗數全書》所載的古訣,關於巨門者,可謂泰半與太陽有交涉——

「巨日寅宮立命申,先馳名而食祿。」及「巨日申宮立命寅,馳名食祿。」

這是說,申宮立命,宮垣無正曜,借對宮(寅宮)之「太陽巨門」安星;或寅宮立命,宮垣無正曜,借對宮(申宮)之「太陽巨門」安星。均主先有名然後有利,或者可以說,其所獲之利多寡,係根據所得之名大小而定。

「巨日命宮寅位,食祿馳名。」「巨日命立申宮亦妙。」這是說申寅兩宮的「太陽巨門」,必須先祿而後得名,剛好與「借星安宮」的情形相反。只是申宮太陽失地,不如寅宮,所以古訣只稱「亦妙」。

凡此皆指「巨陽」會吉而無煞忌者言。

關於巨門與太陽的關係,還有兩句古訣:「巨在亥宮,日命已,食祿馳名。」「巨在巳宮,日命亥,反為不佳。」

這是說命宮在巳,太陽守命,對宮巨門在亥者,主先食祿而後得名。可是若情形相反,命
宮在亥,太陽守命,對宮巨門在已者,反而不主「食祿馳名」,原因即在於亥宮太陽落陷,巳宮太陽廟旺,落陷者則易為巨門所蔽。

此外,「石中隱玉」格其實亦與巨門有關——巨門在子午,祿權科會,皆為合格,主人不取最高峰地位但能富貴。二者又以巨門在子者為佳,因為得會辰宮廟旺的太陽,巨門在午,則太陽在戌宮落陷,所以格局稍次。

「石中隱玉」格,祿存同躔巨門,不如巨門化祿,此又不可不知。

巨門與天機同度必在卯酉二宮,在卯宮者吉。

因為「機巨」主動盪,主人不安一業,興趣過分廣泛,毅力不足,是故格局高低,必須兼視「福德宮」。

「機巨」立命者,「福德宮」必在已亥,天梁獨守。卯宮立命者,天梁在巳,主原則性強;酉宮立命者,天梁在亥,性質亦遊移,有名士風,所以必須已宮的天梁,始能補救卯宮「機巨」的缺點,亥宮的天梁則不能。

其實「機巨」立命,以得祿為主。巨門化祿、天機化祿,或會天同化祿、太陰化祿均可。

不宜太陽化祿,因卯宮「機巨」於太陽化祿時,必同時為羊陀照射,是為破格。

「機巨」最嫌火鈴同躔,古訣云:「巨火鈴星逢惡限,死於外道。」故雖見祿亦為破格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