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微斗數:《王亭之談星》(1)雜談(11-20)│王亭之

上輯 雜談

 

11. 文武

儒家雖有禮、樂、射、禦、書、數等「六藝」,其中的射與禦(駕車、騎馬),與「武邊」有關,但實際上卻頗為重文輕武。

重文輕武的原因,是整個社會的基礎建築在禮法之上,負責維持禮法的人,不可能是武官。到了明清兩代,開科取士,由文試科甲出身的人,前途遠較武科士子為遠大,亦正因為朝廷需要文官來維持禮法。

所以在「紫微斗數」中,文昌文曲特別利於科舉,而昌曲卻正是禮法之星。甚至,「夫妻宮」見昌曲的人,亦特別利於典試,粗視之,夫妻跟科舉毫無關係,但在斗數的星盤中,「夫妻宮」既永遠跟「福德宮」相會,這兩個宮度見禮法之星,便象徵身榮及於妻子。由此可見斗數的推斷,充滿儒家色彩。

 

12. 金屬

在推算「斗數」時,武職的星曜,常易與經商的一些星曜混淆,尤其是財經金融業。非有經驗,而且對星曜性質十分熟悉,否則不易分清。

當日發明「斗數」的人,為什麼不注意及此,將星曜性質訂定得有點混淆呢?原因有二。

第一,武職者一生與金屬利器有關;而古代的銀兩銅錢亦是金屬。

第二,做官的人社會地位雖比商人高,但如與文官相比,武官的社會地位卻較低,以軍功起家者,甚至稱為「異路功名」,跟捐班出身的商人一樣。

有了上述兩點原因,武職與商人的命,有時便頗可視為有共通之處。由此亦反映「斗數」的「徵驗」,脫離不了社會背景。

 

13. 追債

曾有一群專業人士隨王亭之習「紫微斗數」,王亭之授以「紫微星訣」此蓋乃「中州學派」口口相傳之秘矣。然而其所以要口口相傳,實在是因為內容太多,要著書立說,最少需十二大卷,而且尚不能完全記錄,因此不如口授一些原則,反而可供靈活運用。

湊巧,王亭之講到一則「交友宮」的「星訣」,談到與友人反目的星曜組合傾向,一位劣徒的星盤就有這樣的組合,也恰巧在組合被沖動期間,他有一位二十餘年交往的朋友,竟出律師信向他追討一千餘元的「手續費」。這件事,大可藉此宣揚「宿命」,唯王亭之仍訓示劣徒,此僅可作為「徵驗」的佐證而已,因為假如能事前慎於處理朋友間的來往數目,依然可以避免有這不愉快事件出現。

 

14. 西洋掌相

宿命與非宿命如何分別?

可以舉一個例——算定你必娶屬虎之妻,這就是宿命。但假如只推算你妻子的性格,並且推斷,何種性格的妻子比較適合閣下,在哪一段期間適合的婚姻對象會出現那就不是宿命論。

宿命論非常之有害於術數。從前西洋的掌相學陷入宿命論的泥沼,經過一百餘年的研究,才有目前的掌相學誕生。新的掌相學重視「徵驗」,因此目前已受醫學界重視,由掌紋及指甲的變化,來幫助疾病的診斷,所以亦無人再視掌相學為迷信,而且漸漸視之為科學矣。這段西洋掌相學的發展過程,大可作為研究中國術數的殷鑑。一味將宿命宣揚,並且加以神化,已不適合二十一世紀的頭腦。

 

15. 神化

其實向「宿命」的術數挑戰,非常之容易。只要請他說明,某年、某月,某日、某時、某刻、某分出生的嬰兒,父親一定屬什麼生肖,母親一定屬什麼生尚,以現代計時工具之準,應該立即可以對這門術數來一次考驗。

只是人類多好奇,多喜歡聽許多奇奇怪怪的神化故事,因此就沒有人想到上述的考驗而已。一想到,立即就會對宿命論加以懷疑,同時也就會懷疑到許多神化故事的背景。

將一門術數神化,對術者本身其實亦無益。因為抱著極大的希望去找人推算,算出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,則反而易生反感。

所以王亭之很希望談術數的人,但探平實態度,而且對事不對人,必須如此才能使術數不陷入迷信的深淵也。

 

16. 宿命

愈是懂得《周易》道理的人,愈會反對「宿命」。古人云:「善易者不言易」,其理即在於是。

古人論易,重在「變易」,也就是在一段特定時間之內,由陰陽變化所產生的現象,在另一段時間之內,即有不同的現象。每一段時間連續起來,構成一個生、住、異、滅的過程,這段過程的細節,並非一成不變,只有一個可以由「易」預示出來的傾向。

邵康節的「先天易學」最重視這點,因此他在《擊壤集》中明明表示,人的命運不可能前定,因為有「先天」的傾向,還有「後天」的左右。他寫過一首詩,其中有一句,「任人謗我作神仙」,稱之為「神仙」,邵先生尚視為誹謗,有無「宿命」,由是可知。

 

17. 打破十二宮

「紫微斗數」這門推算祿命之術,邏輯性很強。「中州學派」有「紫微星訣」,即是邏輯的闡述,按「星訣」所述,十二宮垣的星系,成為一組組的組合,互相呼應,便可以顯示出許多命運趨勢的性質。

所以當觀察星盤之時,每每須將十二宮的界限打破,只觀察各組星系的呼應,然後才可以推斷出事實。

換而言之,星盤中的「子女宮」其三方四正,固然可以顯示子女的本質但十二宮的星系組合,卻可以顯示子女的成長與發展,或在什麼年月會碰到厄運,其所應用的方法,絕非短文可以詳述,但王亭之卻不會作欺人之談,王亭之有四十個劣徒,他們聽過「星系」的敍述,可以證明這點。

 

18. 三元九運

有人問過王亭之一個問題:如果斗數不依節氣,只依月份來推算,豈不是六十年就會重複一個星盤?

這個問題問得很有理。譬如一個丙寅年正月初一子時出生的人,他的星盤,跟六十年後的丙寅年正月初一子時出生者,兩個星盤是完全相同的。

不過王亭之卻可以答覆:即使兩個星盤完全相同,六十年前與六十年後的人,命運也會絕對不同,蓋社會環境變遷,亦即「地運」完全不同,所以兩個人不可能有相同的際遇。

而且,按照古法,斗數的命盤尚要論「三元九運」,這跟「玄空」相同,分上元一二三運,中元四五六運下元七八九運,星盤有所變化,亦並非絕對雷同。

 

19. 斗數三種運

由本篇起,準備有系統地談談「紫微斗數」的一些問題。

依照「中州學派」的意見,影響人的命運,有三種力量,即所謂「天運」、「地運」與「人運」。「紫微斗數」所能推算的,只屬「天運」,亦即人的運程先天趨向。

然而決定人的實際命運,還有兩種力量。「地運」等於社會環境,「人運」等於人際關係。出生年月日時完全相同的人,同一星盤,實際遭遇亦可能不同,即是由於「天運」雖然一樣,但「地運」與「人運」卻不相同之故。

譬如說一個生在香港,一個生在大陸,即是「地運」不同;一個早結婚,一個遲結婚,即是「人運」不同。

 

20. 人運的影響

「人運」影響人的際遇,亦可以舉一個實例來說明。

有一位銀行界的朋友多年前告訴王亭之,他曾應一位財團首腦的約,上他的寫字樓去商談一筆貸款。該財團當時聲勢顯赫幾乎家家銀行都給他面子。朋友於商談時,私底下已決定做這筆貸款的生意,但卻考慮到頂頭上司是個一板一眼、依規章辦事的人,因此要求財團首腦提供更有力的資料。誰知這要求卻惹得財團首腦不開心,對他說:「你不要嚕囌,太嚕囌,做不成我的生意。」朋友因此一語感到事情不對勁,於是交代幾句場面話後,道歉而退。

後來這個財團倒閉了,朋友可謂「全身而退」。然而若不是他有一個挑剔的上司,連他自己都不敢保證可以無事。

 

發表迴響